《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96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黎七羽不知道的是,凭她的能力根本拿不到这些人的短……是北堂枫用黑势力查出来,再一点点放水给她。她心地太单纯善良,根本不明白社会的黑暗面,如果不是北堂枫一直在暗处帮她,她算有才华也无以施展。像现在,失去了庇佑,有人想暗算她,有层出不穷的手段。
  一周后,滨海顶级酒店。
  “如果能主动让尚小姐放弃起诉,公开澄清是场误会,是最有效的捷径。”凌燃磁声从电话那头传来。
  “想法一致。”黎七羽凝视着笔记本电脑,她收集到的尚小姐的资料。是她从LK买走一窜“女王之冠”的珠宝链,主宝石被换了一颗假的。刚好今天是她的生日宴,她将在滨城最奢华的酒店设宴。
  名门豪车停满了酒店门口,黎七羽想了点办法拿到了宴会邀请函。
  这一个星期,她生杀狠戾镇压了公司里的内部矛盾,加有保险公司、鉴定公司托底,官司都丢给他们去走司法程序,凌燃也调动人手帮她取证。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举报人大肆宣扬LK的造假珠宝,买通媒体夸大其词、诋毁LK的名誉。而偏偏举报人是薄氏的表亲,尚家人。
  但凡跟薄氏集团有裙带关系的家族,都没人敢得罪的起。
  这尚家本属于薄氏家族的嫡亲,更是无人敢招惹。一定是薄夫人窜通的。
  她和北堂枫取消的婚约也是薄夫人从作梗,趁北堂枫昏迷没有意识,擅自做主。北堂枫因她昏倒在病床,她去医院探监的权利都没有了,凌燃说医院都是北堂家的人。
  雷克把钥匙丢给小厮泊车,忽然看到一台的士耀武扬威地冲过去,在豪华名车里极其打眼。
  更打眼的是,从车里走出来的女人。

  黎七羽穿着简单的礼服长裙,珠光色仿佛闪着鳞片,像海的女儿妖娆清丽,窄腰****,裙子的剪裁每一分贴裹得很好,美人鱼下摆却有海浪般的裙托,来赴宴的名媛淑女何其多,全都打扮得贵气丽人,却没有一个有她夺目。
  从的士里还下来个保镖,小心地跟随着为她提裙托……
  她仿佛女王一般,握着手拿包款款前行,收集着每个人的视线。
  黎七羽身伤口太多,所以手臂戴着长长蕾丝黑手套,头部有伤,她戴着一顶七片羽毛装饰的帽子。
  女人们纷纷好她这一身是出自哪个名家大师,还是最新季的大牌高定……男人则被她独一无二的气质吸引得神魂颠倒。
  雷克眉头抽了抽,这个黎小姐十天前还是一副病怏怏的惨样,才多久,又出来祸害男人了!

  薄夜渊神色深谙,坐在后座眸光潋滟。
  雷克下车,白手套替主人打开车门:“少爷,你说这叶小姐来这里做什么?难道她跟尚小姐是朋友?”
  “……”
  “是我多嘴。”他狠狠地朝自己打了一巴掌。
  一个月前,黎七羽走了以后,薄夜渊下了禁令,“黎七羽”三个字从此是禁忌,任何人不能提她零星半点的消息。
  “什么世界名牌,我看是连牌子都没有的地摊货吧……”
  “那寒碜劲儿的,做的士来参加尚小姐的生日宴,她也好意思活着!”
  “看着有点眼熟啊,不会是……那个黎七羽吧?”
  “我去,我说谁的脸皮八尺厚原来是她,到处玩男人被甩,那黑暗史都可以出一本八卦周了!”

  黎七羽公司周转有点困难,她的超跑拿去抵押了,现在确实是负债的情况,其实也可以租一台拉风的车,凌燃还说可以给她赞助,但黎七羽觉得不需要,她能来参加宴会已经是给尚小姐赏脸了。
  至于礼服,她自己买了布料让裁缝做的,她自己也会一些设计,根据她的体型再做了修改装饰,身材好没办法,算真的穿块抹布出来,也像大腕儿走秀,不像这些名媛穿着高定礼服,却像烂抹布。
  黎七羽微笑从容朝几个女孩走过去,她们立即竖起敌意进入战斗状态。
  黎七羽淡淡地下打量着她们道:“放弃吧,脸是爸妈给的天生的。诋毁也不会变漂亮。”
  几个女孩气得面部纠结,气势汹汹要揍她。
  黎七羽看了一圈宴会场:“据说今晚薄夜渊会来。”
  薄夜渊这个名字跟大号创可贴一样,立即粘住了这些女孩的嘴。她们惊异地四处看着,忍不住搔首弄姿了起来。薄夜渊会来这种宴会?他平时极少出席家宴的,这种生日派对更是妄想了……
  “你们几个今天的品味还不错,他会喜欢的……”黎七羽笑了起来。
  “你怎么知道?”
  “你们知道的多……”黎七羽随手端起侍应生手里的香槟,“我还知道他喜欢什么类型的,毕竟当过他的前妻么。”
  几个女孩不情愿地看着她,想要她帮忙又放不下小姐架子。

  “听说你们是尚小姐玩的最要好的闺蜜团?”黎七羽微笑,“我们可以交换消息。”
  尚如洁打扮得像个小公主,她的母亲流淌着薄氏的血脉,她也遗传了所有优点,长得高鼻子大眼睛,笑起来的样子有点儿像薄野薰(薄夜渊不爱笑),果然是一家人。薄家的人基因优良,一个一个英俊美丽,每个看起来都赏心悦目,这个尚如洁长得有点像薄夜渊兄弟,更精致可人,是薄家的天之娇女。
  单相貌而言,她长得美丽高贵,让人讨厌不起来……
  此时,尚小姐坐在众星拱月,那条“女王之冠”的链子原本为她生日准备,黎七羽为她倾心打造设计构想了两个月,没想到早早有陷阱等着她。
  二楼贵宾室,男人坐在巴洛克沙发,水晶杯晃着冰块,听到对讲机里发出黎七羽的每一句对话。从她进了宴会厅,有佣人走在她附近,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据说今晚薄夜渊回来……】
  薄夜渊长腿交叠,扯开绣鸟尾花边的领口,想知道这个女人还想做什么——
  【我还知道他喜欢什么类型的,毕竟当过他的前妻么……】
  薄夜渊冷笑了起来,事到如今,她还要榨干他最后一丝价值,用他去交换信息。
  一杯白兰地狠狠地灌下去,他的胃像穿了孔,倒多少东西下去都会漏掉,变成恐慌的无底深渊。
  【你想要尚尚的黑料?】女孩闻到了黎七羽的企图。
  【只要你们提供尚小姐的黑料史,我可以告诉你们怎么变成薄夜渊最喜欢的那类女人啊。这样的捷径你们不想吗?】黎七羽只是说说而已,她都不知道薄夜渊喜欢哪类型的。

  【呵呵,谁知道你是不是蒙我们。】
  【我还有薄夜渊的照片……如果你们有等价的照片跟我交换。】黎七羽施以重诱,她也是没办法了,短短时间只能收买这些女孩,而她们都不缺钱倒是由同一个爱好,狂迷薄夜渊。
  薄夜渊捏紧了玻璃杯,眼神流转着阴暗之光。照片?
  他们以前倒是合照过不少,可黎七羽都当臭****一样嫌弃,他给她设置了屏保的手机,她索性连手机都扔了。在她钱夹里也放过他的照片,她果断换了钱包,仿佛被他的照片碰过的都脏了。

  薄夜渊也不强求,毕竟强行换来的只会让她反感,没意思。
  后来照了相片,他让下人转订成册留作纪念,没有再去污染她的眼睛……
  黎七羽手里怎么可能有他照片?
  【还有半.躶照,那得看你们提供的照片多有价值了。】黎七羽淡声传来,【想不想要?】
  【想……】那些女孩兴奋地点头,薄夜渊的躶照耶,做梦都想看看他多有料!
  雷克站在一旁,嘴角冷抽:“少爷,这太胡来了,要不要我派人去把她抓过来?”
  宴会大厅里,黎七羽的出现,立即让尚如洁的光环黯然失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