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95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喷泉原本薄夜渊设计的概念是,宝宝的墓。虽然小七夜最终活了下来……
  黎七羽将石盖小心搬起来放回去,顺时针旋转。
  让这些秘密,一辈子沉寂在这里吧。永远不会有人发现的。
  黎七羽回到医院,收拾了简单的几样东西,说要搬出去住。
  北堂枫短时间内不会醒,有凌燃照顾着,她很放心……
  她的病也调养得差不多,薄夜渊住在这里,她怕自己第二个人格觉醒又跑去见他,真的是很打脸。能给自己留最后一丝尊严么?
  凌燃说给她找房子,黎七羽拒绝了,她准备直接搬到公司里去住。LK是最后存亡的时刻,她不能连努力的尝试都没有,眼睁睁看着它垮了,毕竟耗费了她一年的心血!重要的是,她什么都没给小七夜留下,这是她留给他唯一的财产。
  薄夜渊一夜没睡,站在窗前。
  清晨,看到黎七羽坐一台车,保镖提着小小行李箱放进后备箱。
  他暗了眸,心情抑郁,全身散发寒气,周围的温度仿佛降到冰点。
  不久后,雷克扣门进来,拿着刚从医院里调查出来的资料:
  “根据黎小姐的主治医师说,黎小姐精神异常,好像人格分裂了……”
  薄夜渊背脊一僵,下颌冷鸷。性格分裂?
  “她有过两三次人格分裂的记录。”雷克递给资料,怪少爷怎么突然又对黎七羽的事感兴趣了。
  薄夜渊翻阅着资料,是一些专业名词,脑波图。
  他想起昨晚黎七羽的状态有异,不像是装的。思及她曾在地下室时有梦游症状,医生说过……可能是人格分裂的前兆!
  LK公司。

  黎七羽一身干练的女士西装,长发高盘,精致的脸划着职业的淡妆,听到门叩响冷冷地凝声道:“进来。”
  进来的是副董事会长,公司的第二大股东,这次闹事的发起人。
  陈会长眼里含着轻蔑:“董事长,你找我有事?”
  还有十分钟即将召开股东大会,所有人等着讨伐黎七羽,看她给得出满意交代?

  “LK现在臭名昭著,你总不能拖着大家一起死吧?以前是有北堂少爷罩着,可听说你们的婚约解除了,事发到现在,他都没有出来说一句话,我看男人都喜欢原包装的,没有人天生喜欢闻别人穿过的臭袜子。您说呢黎董事长。”他讥笑着,每一句话夹枪带棍地讽刺。
  今天报纸里报道了北堂家族婚约解除的消息,惊爆了整个滨城。
  在LK惹这种官司的时候,北堂枫没有站出来为娇妻说话,反而一脚踹了她,这意味着什么?等着她从高处下来、落井下石的人太多了。
  陈会长按着办公桌面,猥琐的脸啧啧地俯身下来,捏起她的下颌道:“我看你一个女人也别玩什么公司了,趁着还有几分姿色,跟我回去给我洗洗脚倒倒水,我看你伺候不错的份,愿意喂喂你,也不至于以后连个男人都没有被人欺负,是不是?”
  黎七羽食指挡开他的脏手,笑容高傲不可侵犯,手里的资料袋扔在桌:“陈会长不妨看看这个。”
  “除非是你的躶照,其它的我都没兴趣。”陈会长一脸垂涎地说,“要不是看在你被薄大少和北堂少爷都玩过的份,我还不要这种开过苞的二手货。”
  黎七羽嘴角挑着似笑非笑的冷鸷:“不看你会后悔。”
  陈会长狐疑地打开纸袋,只是翻了几张,脸那恶贯满盈的笑僵住了,手指开始发抖,背脊冒出冷汗。

  “这些犯罪资料,刺不刺激?”
  “你……这是从哪里来的?!”
  “这是孙总逃税的印单,这是李总包养情.妇的偷拍……”黎七羽将厚厚的一垒资料砸在桌,“混商政场的,哪有不沾腥儿的猫。你们全都有份。”
  陈会长先前的嚣张全然不见,黎七羽眼神一眯,一把攥住他的领子,将笔筒塞进他嘴里:
  “你的嘴太臭了,下次有口气离我远点,再熏到我了我让你横着死。”
  手狠狠一推,陈会长退后几步摔在地。
  黎七羽擦了擦手,坐回椅子双腿搁放在办公桌,女王气十足。
  “你以为你能控制我?!杀了你没人知道了。”陈会长惊恐不安地撕着他那份罪状。
  黎七羽扬手,一大摞的资料飞扬了出去:“慢慢撕,我有的是留底。”

  “你这个臭表子。”陈会长恼羞成怒,掏出一把匕首朝她捅过来——
  黎七羽动作很快,从抽屉里拿出手枪顶着他的头颅:“携带匕首这种小儿科,你还是三岁孩子?”
  陈会长高高扬在半空的手顿住,怒火冲冠的他准备杀人灭口的:“你……你怎么会有枪!”
  “我还杀过人呢。”黎七羽的手指扣着扳手,阴狠无情。

  陈会长眯了眯眼,不相信她一个女人敢:“别以为你拿把玩具枪能吓唬我!”
  黎七羽眼睛未曾眨一下看着陈会长的脚流出鲜血,痛得他当场跪在地,抱着腿:“我这是消音枪,据说杀人也没有声音的。陈会长,这玩具是不是你那把要厉害得多呢?”
  她红魇的嘴唇挽出瑰丽,眼神看去很恶毒。
  北堂枫告诉她,对付财狼虎豹,她的方式要更狠威震对方才行,否则她会处于弱势。

  她现在既然用了威胁他们的方法,如果不足以让他们忌惮,她接下来是铤而走险,要陷入生命之危了。
  “别以为没有北堂枫给我撑腰,我在这世界没人了。”黎七羽把玩着手枪,“我身后站着谁,你到死那天都不知道。”
  陈会长一听,吓得双腿开始发软了——黎七羽跟过薄夜渊又跟过北堂枫,应该不是等闲之辈……背景也许很有来历!
  他当场跪在地,哀痛地求饶。

  黎七羽扔下枪:“滚。”
  “我滚……马滚。”陈会长一条腿全是血迹,拖得地到处都是。
  黎七羽漫不经心地拿着指甲刀挫着指甲:“别把我的地毯弄脏了,这些罪证都拿出去发一发,让他们好好看看。至于这次的股东大会,我没空参与了,有你主持,该怎么做你知道吧?”
  陈会长被她那犹如碾死一只蚂蚁的轻松淡然吓到了,在商场摸滚打爬这么多年,没想到这次会提到铁板钉,栽倒一个女人手里。
  他慌乱地捡起散落了一地的资料,捂着鲜血淋漓的枪口爬出了办公室。有助理惊叫着问他怎么回事,他说不小心摔倒被玻璃扎到了……

  黎七羽按了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该做的她都做了,在刀尖舔血,接下来这些股东投资商会不会被威震到,看她的运气。毕竟这些老狐狸哪一个不阴险狡诈?
  这把枪,还是当初北堂枫给她的……让她带在身防身,关键时刻也能吓唬坏人。
  她以为永远都用不着的,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每个月保养油,以免锈掉。
  LK每一次合作,这些投资商的底她能摸的清楚,利用她的手腕调查透了资料……
  只是薄夜渊势力大藏得太深,成立了博尔公司还找人顶替他。
  黎七羽的能力怎么可能查得出薄夜渊的底。连北堂枫都查不出来,毕竟薄夜渊有心藏着,深在暗处。
  翻开电脑,每个投资商的罪证是这一年多来她慢慢收集的。
  用北堂枫的话说是,要了解每一个敌人。所有战场的都是敌人。
  他说要帮她,她拒绝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