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94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的手骨和脚骨没有一处好的,算一年后骨头长好了,她也很可能一辈子都不能再跳舞。
  薄夜渊小心揭开纱布,牵连着她头皮的肉,隐约看到伤口血色模糊,口子很深!
  本来黎七羽头部的伤快好了,今天被薄绯儿折磨得伤口又裂了开……
  将她放在床,薄夜渊从柜子里找到医药箱,为她的伤口消毒、抹药,贴纱布后再熟练地包扎。

  从浴室里打了水出来,他擦干净了她的脸,正准备解开她纽扣的时候,她翘翘的睫毛有醒来的迹象。
  薄夜渊像忽然被打醒。
  他刚刚做了什么?像不受控制地进入一种状态,习惯去照顾她。他以前被她奴隶得成为自然了?!
  薄夜渊心口充满了恨意,恨他的无能连个女人都治不了,这种恼火的恨意转到黎七羽身,是她一直在利用他的爱,把他牵制得像个傻子。
  黎七羽睁开眼,看到一张可怕的脸。
  她眨了眨眼,以为身处梦……
  可他那咻咻逼人的冷气,真实得她全身都起了汗毛,她猛地坐起来,发现自己身处陌生环境,躺着的也不是那张床。
  “我……”她心口紧紧提着,攥紧了小小的掌心,“怎么会在这里?”
  薄夜渊嗤然笑了:“因为你犯贱。”
  残忍的五个字,让黎七羽彻底清醒,这不是做梦……

  薄夜渊的眼神越发地黑暗浓郁,她活成这样,全是她自找的。
  选了北堂枫,日子过得无凄苦,这都是她自作自受。
  好好的日子不过,一天到晚只会算计迫害别人,这是老天对她的报应。
  薄夜渊从来不知道恨的滋味,是她把仇恨的火种洒在他心口,长出一片荒芜的荆棘。他从那个捧着她怕摔了,含着她怕化了,舍不得她风吹雨淋的薄夜渊,变成一个满心荆棘的恶魔。
  黎七羽,你满意了?

  “男人追着你的时候你高傲拒绝,放弃了你巴巴地缠来,这么犯贱?”薄夜渊幽冷之音。
  黎七羽明白了,是另一个七羽又觉醒了。可怎么会跑来找薄夜渊!
  “你误会了……我可能是又梦游了。”黎七羽嘴巴干涩地张合。
  “梦游会说话?会藏进我的衣柜,趁我睡觉偷窥我?”
  薄夜渊每一声质问打在黎七羽身,让她觉得羞耻……
  她连正视他,面对他的勇气都没有,何况出了这种事,尴尬得满手心都是汗水。
  她从床忙不迭地下去,太过宽大的男士大衣让她不小心踩到下摆,绊了一下。
  薄夜渊更刻薄的嗓音传来:“表演摔跤瘾了?”

  黎七羽现在腿骨不好,是很容易摔跤,膝盖经常处于摔肿摔破的状态。
  她甚至摔多了,已经下意识知道怎么在摔下去到时候保护自己,尽量不受伤害。
  发现自己身穿着薄夜渊替换的大衣,她的眼神又羞耻又黯然。
  手指颤抖着去解衣服的纽扣:“我……最近压力很大,真的不是故意的……”
  “你以为你装一装,我会心软,会放弃撤销投资。”薄夜渊在椅子靠坐着,两条长腿交叠,王者一般的姿态。

  对黎七羽而言,他那么远,那一年里没有见面还远。
  因为薄夜渊之前对她只是冷漠,而现在不一样了,他的眼神里有浓烈的嘲讽、奚落、不齿和鄙夷。
  以前他们站在一条线,现在他站在高处俯看她,她是低等的。
  黎七羽发现自己也变了,变得没有办法在她面前盛气凌人,变得不敢高傲讲话,连眼神都要躲藏,变得不敢锋芒毕露去报复别人,变得懦弱和卑微。

  呵……
  因为她内心开始否定了自我,所以她变得什么都不敢做,所以才会有另一个人格的觉醒。而那个人格,大概会是跟她相反的吧。
  “哑巴了?装什么弱小。”薄夜渊眼眸冷厉,“我认识的黎小姐,阴险歹毒伶牙俐齿。”
  他还认识她吗?不是装了陌生人吗……
  她能感觉到他浓郁的怨恨,他……恨她!
  原来被爱的人憎恨是这样万箭穿心的滋味……
  “没有,薄先生想要撤资是很正确的决定,毕竟LK现在缠着大把的官司,而且薄家的佛太大了,我的小庙真的容不下。”她低声说着,尽量让自己不卑不亢。
  薄夜渊转着手的戒指:“毒是你放的?”

  “薄先生应该调查过,北堂枫在这家医院住院,我们出了场车祸……真不是我。”
  黎七羽脱下大衣小心放在床:“今晚打扰了,我保证不会有下次。”
  薄夜渊厌弃地说:“被弄脏的垃圾,出去带走扔掉。”
  被她穿过碰过的是垃圾……
  黎七羽微笑,拿起大衣勾在手臂:“早点休息。”
  这件大衣,是以前黎七羽和薄夜渊一起逛商场的时候,她随便挑的。她当然已经忘了,以前从来没有对薄夜渊任何事心过,没有正眼看过他。

  走出房间的那一刻,她听到身后有茶杯重重掼在地的声音,像是在发泄怒气。
  薄夜渊的脾气……变得更差了。
  黎七羽轻声关门,倒是她的性格收敛磨合了很多。她把薄夜渊好好的一个人折磨成了恶魔。
  现在回想以前的事,那两年她嫁到薄家的时候,薄夜渊还不爱她,会对她冷眼旁观很正常。后来她新的人格出生后,不管他是出于兴趣,征服欲,还是真的喜欢她,他对她不错。
  只是,那时候她满心都是仇恨,又怎么会理智看得见呢?
  虽然薄夜渊当初不爱她没有错,可黎七羽被迫嫁到薄家,被欺负、践踏,到了自杀的程度,难道她也错了吗?
  黎七羽苍白地往前一直走,他们谁都没错,是相遇错了……
  那件大衣她没舍得扔,充满了他的味道,当做一件纪念品吧。
  很晚了,她要一个人出去走走。凌燃不放心,坚持派了保镖跟着她。

  “凌少爷,你其实大可不必管我的。”得知她消失后,凌燃派了无数的保镖找她。
  “你要是走丢了,枫丢了整个世界。”
  黎七羽苍白地笑,差点笑出泪,她怎么可能成为别人的世界?!
  黎七羽一个人去了广场,喷泉静立着还在,细细地喷着水花。水池里的水还是很干净,看来常常有换水,有人打理。
  夜很深,广场一个人都没有,黎七羽背靠着一脚缓缓蹲下,拿出写字板。
  她每次来了这里,都会写一篇长长的日记,记录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她的心情,纸张背后附画。
  夜晚的风很冷,她认真地写着,泪水有时候会不自禁地滑落,滴在纸张,她也浑然不觉。
  写到最后一个字,天际开始泛白,黎七羽脸颊的泪痕已干,看了看四周还是没人,她小心地敲了敲喷泉池边一个空心的罗马立柱,将盖子逆时针旋开,再搬开。
  里面是个空心的像个抽屉一样的储存空间。
  有她之前写的日记,用小发夹整理夹到了一起……黎七羽将今天的日记一起放进去。她从小有写日记的习惯,现在也一样。

  除此以外,里面还有薄夜渊送他的结婚戒指,她去医院看望他的时候,被他塞进了她手里。一本小七夜的成长册。记录了小七夜出生后每个时段的生长情况,那是北堂枫给她看的,她挑拣了一些装订成册;小七夜几盘录像带;几幅薄夜渊的油画,都是黎七羽亲手画的……
  另外呢,有几份黎七羽准备好送他的礼物,只是永远没有打算送给他。
  未来……如果她死了,她的骨灰盒也要放在这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