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86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某人刚刚不是还说不轻易改变主意。”
  白子惠说:“我就改了,不行吗?”
  我笑了笑,说:“行,当然可以了。”
  美女当然是有特权的。况且白子惠不仅仅是美女,还是我喜欢的人。
  “所以,你想吃什么?”

  白子惠想了想,笑着说:“回去吃,你给我做吧。”
  听起来还挺温馨的,我点了点头。
  开车去了超市,买了一大袋子东西,选择的过程需要讨论,听起来无趣,实则不然,还挺有意思的,跟小两口一样。美滋滋。
  回去后,白子惠洗菜,我做饭,炒了两个青菜,做了一大盘子可乐鸡翅,我发觉白子惠也是会干一些家务的,只是平时她忙于工作,没空。
  上桌,没有烛光,没有红酒,可依然有情调,白米饭,木制筷,青菜青的诱人,鸡翅被可乐涂了一层诱人的糖衣。
  吃完了饭,白子惠擦了擦嘴,说:“好饱!”
  我笑笑,说:“家里吃干净,以后我多给你做。”
  白子惠轻轻叹了一口气,说:“董宁,有的时候我觉得亏欠了你。”
  我看着白子惠漂亮的眼睛,想要听听她的心。

  “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白子惠说:“我忙于工作,没有时间陪你,结婚的话。可能让你承担家庭多一些,我是个很有野心的女人,我也很享受跟你在一起的时光,很温馨很放松,但是,我不会一直沉迷。我会一直追逐下去,不知道会到哪一步,可能突然一天,我觉得累了,想要歇歇了,那个时候我会停下来,不过在此之前,你会很辛苦。”
  “你能告诉我这些,我很高兴。”
  “你不生气?”
  “为什么要生气,我已经很幸运了。”

  “董宁,你真好。”
  空气似乎是暖的,呼气也是暖的。一抹红悄悄的爬上了白子惠的脸,美艳不可方物。
  “对了,姗姗怎么样了?”
  “还不错。”
  “我有个提议,不如接你父母过来,姗姗也一起。”
  “真善解人意,我也有这个想法。”
  “隔壁那套房子我已经安排人装修了,你最近抽空看看风格吧,到时候把他们接过来,互相有个照顾。”
  “......”
  “你怎么了?”
  “感动的快要说不出来话了。”

  “那你怎么报答我?”
  “自然是以身相许了,用我强壮的身体好好报答报答你。”
  “下流!”
  “在你面前,要是不下流,那都不是真男人。”
  “你是真男人?”
  “当然。从头到脚,从内到外,百分之二百的真男人。”
  “真能自夸。”
  “可以试试,绝不自夸。”

  白子惠站了起来,向我走来,我一愣。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你干什么?”
  美人微微一笑,说:“我来试试啊!试试你有没有撒谎。”
  顺势坐在我的腿上,双手勾住我的脖子,一切顺其自然,水到渠成。
  星眸初泛潋滟光,檀口轻启吐兰芳。
  一声,“吻我!”
  我已是沉沦。
  醒来,全身酸酸的,跑十公里负重都轻轻松松的我竟然感觉身体很疲惫,仿佛被掏空了一样,现在应该吃点肾宝片。

  身旁的白子惠还熟睡着,昨晚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刺穿那薄膜,到了一方新天地,纵情驰骋。
  白子惠要比我想象的疯狂,初痛之后,她很快缓了过来,非要跟我一较高下,房间各处留下我们痕迹,不知疲惫,合二为一。
  身体碰撞,感情升华。
  仿佛那一刻,我们化身为宇宙,万物生,万物死,生生死死,循环不息。
  金莲颤,青葱缠,享合欢。

  盈盈露滴湿牡丹。
  妙不可言。
  刚坐起。便发现昨晚的荒唐,入目一片狼藉,这时,白子惠悠悠醒来,见我起来,伸出手拧了我一把,此时,也无顾忌,已最坦诚的相见,彼此亲密无间。
  这一拧,拧的我好生疼痛。

  我说:“疼!放手。”
  白子惠轻笑一声,说:“该!”
  我说:“早上哪来的怨气。”
  白子惠说:“你没骗我,你果然很厉害,让我招架不住,不过,你辣手摧花过多少个,如实报来。”

  女人善妒,古人诚不欺我。
  我说:“天地良心,只有两个。”
  一个关珊,一个李依然。
  我不算经验丰富,好在质量上佳,也是极致享受。
  白子惠眯着眼睛,似乎不相信。
  “真的?”
  我说:“真,必须真。我用那方面幸福保证,绝对没骗你。”
  白子惠眼波流转,说:“一个是你老婆,关珊,另一个呢。”
  我说:“要说吗?”
  白子惠打了我一下,说:“不说就不说吧。你转过去,我要起来了,跟你胡闹了一晚,今天还要上班呢。”

  我笑笑说:“为什么要转过去,我不懂。”
  白子惠瞪了我一眼,说:“你怎么不懂,你个色狼。”
  我说:“昨天已经坦诚相见,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白子惠冷哼一声,说:“我是怕你兽性大发,我没时间应对你。”
  “哎呀,还真让你猜中了。”
  白子惠把被子扔了过来,遮住了我的眼,可她太天真了,遮住我眼,遮不住我心,我早就练成眼中有码心中无码,白子惠的诱人身姿早已深深印入我脑海中。
  把被子扯下,白子惠已经穿好了衣服,去洗漱,我也下了床。
  准备出门时,我上下打量白子惠,白子惠问,“你看什么?”

  我说:“看你美艳无双,不过,你这娇媚的样子一定让人知道你得到了爱的灌溉。”
  白子惠牙齿嘎吱嘎吱的响,“董宁,怎么之前我没看出来你这么流氓这么无耻呢。”
  我说:“我这个人本来就不流氓不无耻,可能你的魅力太大了,我不得不流氓不无耻。”
  白子惠冷笑一声,说:“滚!”

  跟白子惠一起去了公司,这么长时间没到公司,不去不太好,指不定在背后怎么议论我,我没打算在公司多呆,今天还要去找齐警官,别误会,找齐警官是正经事,不是风花雪月。
  这样看来,去公司是可去可不去的,但我有一番目的在,我要宣布主权,结伴跟白子惠上班,宣告白子惠是我的这件事情,王承泽还虎视眈眈,不能让他如愿。
  到了公司,白子惠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我没觉得丢人,昨天晚上也是这么个顺序,从后面,挺好。
  “白总!董总!”
  “白总!董总!”
  声音此起彼伏。
  心里还是有点得意的。
  可是心声却不那么好听。
  日期:2016-12-25 07: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