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85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直强忍着的表姐终究承受不住,当场崩溃了,站在人来人往的医院里。放声大哭。
  鉴于表姐的精神状态,我让我妈看紧她,回头我又找表姐谈了一次,表姐夫入狱并不是天塌下来的大事,人生总会遇到挫折,如果有什么困难。我们不会坐视不理的。
  表姐似乎被我说通,只不过人迅速衰老,一夜之隔,好似老了三岁。
  这是心病,也是愁绪,缓解只能靠她自己。
  我没时间去警局,便在医院录的口供,丨警丨察询问的很详细,我的回答却没办法让他们满意。
  有很多地方我解释不清,比如,我怎么判断出表姐夫与外人勾结,说实话。如果不是读心,我真的猜不到。
  还有,特勤被我隐瞒未说,又有不少的漏洞,还好,表姐夫的手机在我手里,上面的对话可以当成证据,算是铁证。
  丨警丨察苦口婆心的劝我,让我别有什么顾虑,把事实全部说出来,后来,他们接到一通电话。便不问了,只不过,目光怪异的看着我。
  对于那个变态,我说了很多,我觉得他很危险,丨警丨察都记录下来。可感觉没有把变态放在眼里。

  丨警丨察走后,我给齐语兰打了电话,电话之中,我问是不是齐语兰知会了警方,齐语兰告诉我是上边的意思,因为那个变态的身份有些问题,我问是什么问题,齐语兰犹豫了一下,说等我回去再告诉我。
  心里有不太好的感觉,似乎这个变态是个不得了的人。
  齐语兰这样说,我也不好追问,也好,一切回去再说。
  接下来的两天,陪着姗姗在医院,顺便把之前的钱退了回去,丨警丨察又来找了我两次,询问了一些状况。

  事情渐渐平息,一切安好,我便买了回程的车票,心里有一个念头越来越急迫,那便是父母和姗姗接到我所居住的城市,有我在,有关系在,出了事好照应。
  这件事回去我便开始着手处理。
  换一个城市生活,听上去挺简单,拖着行李箱抬腿走人便可,但实际上要考虑的很多,要给老人找个宜居的住所,附近要有超市,市场。方便生活,精神娱乐也同样重要,姗姗上学的问题也要考虑。
  只不过,我不知道这个决定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因为姗姗。
  姗姗的恢复很好,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医生都说不错,可是,姗姗恢复的太好了,一般的小孩子遭遇这样的事,多少都会有些心理阴影,但姗姗没有,她这样可以理解为怕我们担心,也可以理解为她童年遭遇早已适应。
  但是,姗姗有一个笑容让我看到,让我觉得这里面似乎有我不知道的状况。

  她笑的有些得意,完全不像是一个小孩子应该有的表情,倒像是一个老谋深算的谋士,说起来也挺巧的,当时我给姗姗倒牛奶,我蹲下去拿盒子里的奶,突然有所感应,回头这才发现。姗姗立马眨着眼睛,很天真的样子,问我:“叔叔,怎么了?”
  当时我说没事,问她想喝哪一种奶,回头想想却觉得身体有些发寒。姗姗千万不要有什么问题,更让我担心的是我妈因为姗姗受尽了苦,对她特别特别的好,姗姗也懂事,倒也没恃宠而骄,可是,那是之前的事,在我察觉那诡异的笑容之后,我便多了一丝疑惑。
  这事急也急不得,我也没有什么证据,还是先保持原样吧。
  列车到达,看了看时间,晚七点,心里有很强烈的冲动,在这种冲动的驱使下,我打车到了公司楼下,在下面遥望,仿佛视线可以穿透阻碍,直达白子惠办公室。
  电话打过去,我说:“还在上班呢?”
  白子惠的声音有些疲惫,她说:“准备去吃饭了。”
  我说:“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白子惠笑骂一声,说:“说的你好像能给我送过来一样。”
  我笑笑,听到白子惠的声音真好,有点想她了,想她黑乌乌的发,想她时而锐利时而内敛的眼。

  我说:“不如选一个试试。”
  白子惠沉默了一会,笑了,“又给我外卖送过来啊!好吧,给你一个机会,简单一点的,日料吧。”
  我的目光依旧凝视着白子惠办公室的那扇窗,想必那目光一定是温柔的。
  “选好了?”
  白子惠说:“选好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决定的事不轻易换。”

  我笑笑,说:“比如我,你选好了,就不轻易换,对吧。”
  白子惠叹气说:“所以说这不是一个好习惯。”
  我轻笑了一下,斗嘴也挺有意思的。
  呼出一口气,心里有一丝丝的雀跃,隐藏着小秘密就要揭晓了,好似我缓缓的向白子惠走去,突然手中多出一束花那般。
  声音不知不觉变得轻柔,迎着呼啸而来的寒风,我说:“下来吧,我们去吃日料。”
  “你...你回来啦!”
  果不其然,女人都喜欢小惊喜小浪漫,会为你精心准备礼物而感动,远胜过一沓钱,当然,前提是真心相爱,那些绿茶婊只要钱。
  我说:“刚下车。”
  白子惠说:“你等我。”
  白子惠的风格,简单,直接。
  六分钟后,白子惠出现在我面前,她穿着灰色的呢子大衣,围着蓝色的围巾,上面的花纹很别致,不是具象的图案,却很漂亮。
  白子惠喘着气,可能是着急的缘故,一路小跑下来。

  那些呼出来的白气,似乎萦绕在白子惠的周围,好似仙气。
  路上的行人,走路的,骑车的,开车的,好多目光射了过来,没办法,白总就是这样的夺目,比大明星都不差。
  那些人的声音一一出现。
  “真漂亮啊!”
  “睡一晚让我死也知足了!”
  “好像生的跟那个姐姐一样漂亮!”
  “便宜那个狗日的!”
  “好想舔舔她的脸!”
  满足?

  不。
  我觉得幸运,可以遇到白子惠,心脏持续有力的跳动着,我微微一笑,看着白子惠一步步向我走来。
  手臂张开,嘴角带着弧度,我都快认不出来了,人前严肃的白子惠笑得如此灿烂,双手搂住,环绕,用力,抱住了我,心脏都停止跳动了。
  好像是在嗅我身上的味道,白子惠用力的吸了一口气。
  拥抱持续了好久,很奇怪的感觉,周围寒风刺骨,可这个拥抱却有着让人意想不到的温度,让人如浴春风。
  良久,分开。
  我问,“饿了吧!”
  白子惠不矫情的点点头。
  饿就是饿,没什么难为情的,有的女人非要活受罪。约会不吃东西,回去之后猛吃,何苦。
  我说:“走吧。”
  白子惠却不走,站在原地,目光轻柔,她说:“董宁。我改主意了。”

  “啊?”
  白子惠笑笑,明媚如花,她说:“不想吃日料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