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510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面色微带着阴沉走了过去,小心把茶桌移开,抬眼一看,茶桌内的墙壁倒是看不出什么端倪,但我伸手摸索几下之后,稍微用力的往里面一推,只听到“吱扭”一声响,墙壁上一道伪装的极为精妙的石门顿时被推开了。
  一瞬间我心里便惶恐了起来,蒋东成真的也知道这个阴气通道,而且他还进去了!
  那么,我之前在阴气通道内的活动有没有被他发现?他是不是对我的底细也一清二楚?
  被人暗中窥视,自己却一无所知,这是一种极为恐怖的感觉。

  几乎在想到这件事的同时,我便出了一身冷汗。
  亏得我之前还一直觉得自己行事隐秘,却不曾想,这偌大的尸阴宗内,隐藏在暗夜里的人绝非只有我一个。
  看着面前黑黝黝的洞口,我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冷静的思索起来。
  蒋东成潜伏在尸阴宗内的时间远比我要长,对尸阴宗的了解也比我深的多,我知道的事,他肯定也知道,我不知道的事,他多半也知道。

  原本我还以为是我率先发现了他的秘密,可以占据主导地位。所以今夜来他的洞府,本来的打算是直接揭穿他的身份,然后再沟通试探,看能不能找到合作的可能性。但现在看来,这种想法根本是错误的。
  所以。我的策略必须改变。
  没有过多的思索,我便拿定了主意。
  想占据主动的方法有很多,但最简单也最有效的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制服他。等他性命掌握在我手里的时候,主动权自然也就落到了我的手里。
  此时蒋东成肯定还在那阴气通道之内。那里面空间极大,若我跟进去,能不能找到他都是两说,更不用说擒住他,几乎是天方夜谭。

  所以。我直接把他墙壁上那制作精巧的石门给关上了,甚至还把那木质茶桌放回了原位。
  一切复原之后,我开始在茶桌四周布置阵法。
  我一身所学大多来源于《死人经》中,里面记载的阵法有许多,但我却没有涉猎太多。唯独对当初第一次跟燕南天交手之时所使用的地载阵掌握的最为纯熟。
  这种阵法原本是保命所用的防御阵法,但稍经改造,也能变成困敌之阵。
  随着修为的增长,我布置的阵法自然也愈发凌厉,当初还在点穴修为,我一道地载阵便能将身为阳神之身的燕南天阻在外面片刻,而以我此时的修为,只需一道地载阵,足以保证将蒋东成困在里面无法动弹,即便他有天师修为。
  有体内巫道二炁的支撑,很快,我就将一道地载阵完整的摆到了那个茶桌的四周,因为这地载阵需要道炁支撑,在阴气弥漫的尸阴宗内显得很是显眼,所以布置完之后,我还特意加了一层巫炁于其上。

  因为巫炁与阴气通道内的气息非常相似,所以被巫炁遮掩之后,地载阵几乎完美的掩藏起来,半分气息没有外泄。
  一切准备妥当,接下来便是请君入瓮了。
  我在地载阵旁盘坐下来。同时把瞳瞳也叫了出来。
  瞳瞳此时的修为,距离天师境界仅有一线之隔,而且因为那天雷与阴气相结合的特殊法门,即便还未到达天师境界,她也能与一般天师相较高下。实力并不逊于此时的我。
  有瞳瞳的帮忙,一切更加稳妥,我小心将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告诉瞳瞳之后,然后便开始静静的等待。
  大约过了一刻钟,石壁旁传来了轻微的声音,我按兵不动,继续等待着。
  这蒋东成倒是沉稳,发出声音显然是在试探,一直又过了两分钟之后,墙壁上那石门才终于被推开。一双手悄然伸了出来,小心翼翼的将那茶桌移开,然后一个人影猛地从山壁里面窜了出来。
  我微微一个吸气,正要发动地载阵,但就在此时。一道白色剑气忽然朝我当头袭来,带着一股无比凌厉的气势,几乎是一瞬间,就让我感觉满身刺痛,准备发动地载阵的法诀也为之一阻。
  蒋东成竟是发现了我!
  因为分心发动地载阵,我的反应略微慢了一拍,眼看着那道剑气就要击中我之时,忽然一道闪烁着银光的黑色鞭影后发先至,一下卷起了那道剑气,尽管很快被剑气击散,但已经将其阻挡了一瞬。
  只要这一瞬便足够我发动地载阵,我手中捏出法诀,朝着那茶桌周围凌空弹去,几乎是一瞬间,一道土黄色的圆环凭空从地上升腾而起。将那茶桌以及茶桌中的人牢牢的包裹在其内。

  下一秒钟,接连无数道泛着寒光的白色剑气在那土黄色的圆环中不断闪烁,但除了一些凌乱的劈砍声音之外,那土黄色圆环并未有一丝消散的意思。
  直到那劈砍声音停下来之后,我笑吟吟的盯着站在其内的蒋东成,开口赞道,“蒋师侄,好俊的剑法!”
  蒋东成的脸上微微带着几分震惊,枯瘦的身子还带着几分佝偻,看起来就跟之前的他没什么两样。不过很快他便站直了身体。对着我笑了起来。
  “周易,你这阵法也不赖。”
  我脸上的笑容瞬间便消失了,从他口中听到我真实名字的一瞬间,我便知道,早先我那些推测一点没错。这家伙,果然摸清了我的一切底细。
  我冷冷对他问道,“你认识我?”
  蒋东成此时早已没有了那种唯唯诺诺的感觉,摇了摇头,嘴角微微带着笑容。回答道,“算不上认识,只能说听过你的名字……你也莫要太过惊讶,一个多月前龙虎山前来尸阴宗要人那件事我是知道的,再加上你这段时间的怪异表现。我能猜到你的身份,再寻常不过。”

  我心里微微有些惊疑,他一口道破我的名字,本来让我极为震惊,但甚至还不等我问,他便如此坦诚的把其中缘由告知给我,这到底什么意思?
  不等我再开口,蒋东成自己却又叹了口气,开口道,“我今日在这天阴洞内,早就发现了你离开洞府,当时还以为你要去查证徐威之事,却不曾想,你竟是直接来找我了。奇怪……你是怎么发现不对的?说来听听?”
  他语调极为轻松,看起来浑然不觉危险。他越是这样,我内心越是不安,干脆不理会他的问询,脸上不露端倪的又对他问道,“你是谁?”
  蒋东成一点也不恼,脸上的笑容反而愈发明显了起来。
  “呵呵。你不必紧张,你我是友非敌。”
  是友非敌?我对他的话嗤之以鼻,现在整个玄学界内,除了一个张坎文之外,我还能有什么朋友?

  见我不信。蒋东成继续道,“不光是朋友,你我还是同门。”
  同门?我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脱口而道,“你是玄学会之人?”
  蒋东成哈哈笑了起来。点点头道,“没错,你虽然跟玄学会有所龃龉,但此时还能一口说出玄学会这三个字……哈哈,看来你对玄学会还有那么一丝归属感。不错,很不错。我师父若是知道了,肯定心中甚是欣慰。”
  他的话愈发让我好奇,沉默了片刻之后,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你师父是谁?”
  蒋东成一脸玩味的看着我,微微抬了抬头,这才傲然说道,“我乃是正经的天师修为,而且今年尚还不满三十。整个玄学会之中,能当我师父的,还能有谁?你莫非猜不到?”
  日期:2016-12-25 07:2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