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127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墨子寒深邃的眸子,掠过一丝慌乱,怜惜的看着她红肿的脸,忍不住抱紧她,连忙问她。
  “我想休息了。”白明月却坚决挣开他的怀抱,也不看他,转身便朝着房间走去。
  “白明月。”墨子寒心下一痛,沉了眸子叫住她,神色复杂:“你有什么事,为什么不告诉我?”
  想起今天早上她接到电话的情形,那时候她就知道,上官映雪找到了她家,打算利用蔡舒雅对付她,可她却没有告诉他,如果她能事先告诉他,事情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他的确因为私心放过了上官映雪,对她感到抱歉。可他同样对白明月的隐瞒,感到愤怒。他本可以保护她,是她自己不说。
  “告诉你什么?”白明月忍不住,掉下眼泪,喃喃着:“就算告诉你,你又能做什么呢?”
  “你……”墨子寒眉头紧蹙,脸色一沉:“你难道不相信,我可以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伤害?”
  白明月轻轻回眸看他,神情凄楚,含泪带怨:“是吗?那,如果伤害我的人是上官映雪呢?”
  墨子寒脸色一僵,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说出来,不禁怔住。
  白明月对他只不过是试探而已,可看到他这样的表情,顿时悲从中来,泪落如雨,苦涩的望着他。
  “我不过是说说而已,你不必当真。我知道,就算她真的伤害了我,你也不会拿她怎么样。所以,你认为我有跟你说的必要吗?请你别再说这种话,真的很可笑。”
  她说完,不再看他,回身便走。心里酸涩的厉害,为什么每一次,当她感觉开始触摸到他的内心,当他们的关系开始好转的时候,就会有意外发生,打碎她所认为的美好。
  墨子寒固然不会再和上官映雪在一起,可在他眼里呢?他依然把上官映雪看得比她更重要,甚至可以纵容她对她的伤害,这让她情何以堪,对他而言,她又算什么?
  “明月。”墨子寒脸色变了变,看到她流泪,终于心痛。忍不住几步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
  “放开。”白明月恨恨的甩开他的手。
  墨子寒眼里掠过一丝痛惜,没有放开,反而用力将她拉到怀里,不顾她的挣扎紧紧的抱着她,在她耳边保证,“明月,我不会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相信我!”
  白明月挣扎着,伸手捶打着他,心里的委屈层层涌上来,再也憋不住。
  一边哭一边摇头:“我不信,或许你可以不允许别人伤害我,但你一定会纵容上官映雪,她对你来说是那么重要,我和她比根本不算什么。”
  上官映雪为了逼她离开墨子寒,对蔡舒雅做的事情彻底激怒了她,更让她想起上次的事情,墨子寒的做法。
  他分明知情,却选择放过她,这让她既悲痛又绝望,就像被抛弃一样。
  “胡说!”墨子寒骤然变了脸色,厉喝一声,松开她紧紧扣住她的肩,定定看着她,“没有人,比你对我更重要。”
  白明月被他骤然加重的语气喝住,呆呆的看着他,眼里都是泪水,还是不相信他的话,却又忍不住问他:“上官映雪呢?她难道不是……”
  “不是。”墨子寒面色发冷,深深看向她的眼睛,郑重的告诉她,“她不是,你才是我最重要的女人。白明月,我向你保证,如果她再伤害到你,我绝对不会放过她。”
  “你……”白明月怔住,不敢置信的望着他。
  “相信我。”墨子寒面沉如水,忍不住出声恳求她,这是他第一次在她面前,这么拉下面子。

  白明月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下意识的想要相信他的话,心里认定他不会欺骗自己,他根本没必要说这样的谎话欺骗她,她又不能拿他怎么样。
  可她还是不敢肯定,或者说不敢肯定他会把她看得这么重,甚至超过上官映雪。他对她的感情,她从来就不敢确定,因为害怕伤心,更怕失望,所以从来都不敢太抱希望。
  “我不知道。”白明月侧眸,不敢看他的眼神,喃喃着,泪流不止。
  墨子寒眼里掠过一丝失望,对她又十分心疼,他知道,因为上官映雪,他伤过她的心,她不能完全信任自己也是情有可原。他会慢慢让她知道,并信任他,不必逼她。
  墨子寒紧紧将她抱在怀里,吻着她泪湿的眼角,安抚她惶恐不安的心情,“没关系,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我会慢慢向你证明。”

  所有紧张、害怕、惶恐不安的心情,瞬间在他面前瓦解,白明月伸手抱紧了他的腰,委屈的大哭。
  在妈妈面前,她必须得坚强起来,不能让她担心,努力装作没事一样。可谁知道,到现在,她心里还在后怕,仍然惊恐不安,却强忍着不敢表露出来。
  那是因为她知道,妈妈还需要她的依靠,而她没有任何依靠。可当她感觉到墨子寒对她的在意和怜惜之后,不由自主的就产生了有人依靠的感觉,可以放心表露软弱的一面。
  “这几天在家休息,公司的事情先放着。”墨子寒看她拿冰块敷脸,盯着她一直看,眼里的心疼丝毫不加掩饰。
  白明月有些不自在,避开他的注视,又很沮丧:“我现在一定很难看。”

  墨子寒轻笑一声,将她拥在怀里,吻了吻她柔软的鬓角。
  “你笑什么。”他这两天,感觉就像变了个人,对她好到几乎让她感觉不真实。
  她哪里知道墨子寒的想法,当得知她才是和自己有婚约的妻子时,墨子寒心里既高兴又怜惜她,更加确定了自己对她的感情,根本不想再掩饰对她的感觉。
  “没必要在意。”墨子寒漫不经心的看她一眼,淡淡开口。
  “怎么可能不在意,我是女人,你不知道对女人来说,脸才是最重要的。顶着这样一张脸,我还要怎么见人?”白明月不满的瞪着他。
  想起上官映雪对她的所作所为,白明月顿时心里不舒服起来,脸色冷了几分,别过脸不再看他。

  她和蔡舒雅受到的伤害,到底都是因他而起,真的没有办法做到不计较。
  墨子寒看她对自己突然有点抵触的样子,神情一凛,眸光微沉,也有几分不满:“见人?你想见什么人?”
  对她和阮启轩之间的事情,他始终耿耿于怀,不免草木皆兵起来。
  白明月听他突然有点生气的口吻,惊奇:“不见人我怎么上班?公司那么多人……”
  墨子寒勾唇,淡淡一笑:“他们算什么,只要我不嫌弃你就行。”
  白明月:“……我才不信你不嫌弃。”
  她很不相信的看着墨子寒,秀眉紧蹙,墨子寒今天吃错药了吧,怎么突然会拿话哄人了。

  这算是变相的安慰她吗?果然人都是犯贱的,他没再毒舌挖苦她她居然还有点不习惯。不过她根本不信他的话。
  墨子寒玩味的看着她,眸光深沉,“需要证明吗?”
  白明月奇怪的看着他:“怎么证明?”
  墨子寒没再废话,直接扣住她的下巴,重重吻了下去,唇舌交缠中,吞没了她所有气息,用行动向她证明,他有没有嫌弃她。

  白明月呜咽了几声,很快淹没在他渐浓的**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