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92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会派人帮你去调查取证。”
  “这不是问题,公司里每个步骤都很严格,而且每一样珠宝售出去之前,我都买了保险,请有关部门鉴定了真伪当场签售,如果珠宝出了问题,鉴定公司和保险公司承担最大责任。”黎七羽冷静地说,她早知道在商业立足不能太单纯,这还是北堂枫提醒她的。
  “那很好,只要你保证你卖出去的珠宝都是货真价实,加工厂栽赃的部分我来处理,抓出内鬼好。只不过,走程序也很麻烦,需要一些时间。眼下最关心的是公司的名誉,那些股东会不会对你失去信任,合资方会不会撤走资金、解约合同。”
  果然,话音才落,黎七羽接到了电话。

  不知道那些股东合资商从哪里得知黎七羽在这所医院,竟在同一时间都赶来了。
  显然是幕后推手在操纵,让他们给黎七羽雪加霜的最后一击。
  走廊挤满了派来的代表人,熙熙攘攘地要一个交代。
  黎七羽心里有了应对的说辞,刚打开门,对面病房门也开了——帝王的男人走出来,浑身泛着冷厉的可怖,雷克扫一眼这些西装革履的男人:“医院是清静之地,谁再喧哗吵闹,扔去湖里喂鱼。”
  一个男人看到薄夜渊,说道:“博尔先生,你是最大投资商,是LK公司的最高执行股东,我们很想听听看……你怎么看待珠宝造假事件?”
  黎七羽浑身一震,眼眸里掠过流光的惊诧,盯着对面的男人。
  薄夜渊单手插兜,凛然而立,没有一丝表情的冷情。
  他是最大投资商?
  薄夜渊淬冰的目光淡淡看去:“什么人?”

  “我们有过一面之缘,当初我是看你投资,我才加入投资的,您忘了?”
  薄夜渊皱起眉,似乎压根记不起有这回事,淡淡看向雷克:“有这笔投资?”
  雷克忙不迭应道:“少爷,是有的……当初……”
  他欲言又止。
  当初黎七羽在北堂枫身边,但她没有利用北堂枫的权势,却像交际花一样在宴会里流连,寻找合作投资商。薄夜渊一眼都忍不了她跟别的男人攀谈、微笑,一个北堂枫已经让他每天吃不好睡不着,他立即化名博尔先生,成立了一家虚构的公司,和黎七羽达成合作协议。只是为了隐秘身份,薄夜渊从来没露面过。

  后来黎七羽的珠宝公司出事,有股东商想撤资,在宴会里说黎七羽的风.骚放浪的坏话,恰巧被薄帝听见。
  结果当然是对方被一顿死揍,薄夜渊当时是以博尔先生,LK公司最高执行股东的身份,当场把这几个股东开除,吞并了他们的股份。
  “X月X号那场宴会,我目睹你……”男人想要说什么,被薄夜渊地狱的目光盯得闭了嘴。谁不认识薄夜渊是谁,他说他是博尔先生,聪明的人闻到商业之机,当然削尖了头往里钻。
  “薄少是那个博尔公司的BOSS?”
  “他是最大投资人?”
  一时间走廊里感叹一片,薄夜渊的脸很少在媒体曝光,可商政场,谁不关注他的一切?他经常参加商业宴会、活动,在圈子里是神话一样的人物,顶礼膜拜,有点见识的人都远远见过他……至少也看过他的照片。
  “不知道博尔先生怎么看待这起珠宝造假事件?”
  “听说薄氏最讨厌麻烦,从不和惹官司、名誉受损的公司进行投资合作……”
  “LK现在被司法查封了,您打算撤资吗?”
  蜂拥的问题都对着了薄夜渊,黎七羽僵站在那里,她准备应对的话,根本没有人想要听。她处在一种震惊,更大的是茫然的挫败!
  薄夜渊是她的第一合伙人,一直在暗暗帮她,她从来以为靠自己便能成的商业帝国,现在被人轻轻一击变成了泡影不说,她发现她竟连起步都没能靠自己。
  薄夜渊当初知道她自尊心强,连北堂枫的橄榄枝也不愿攀附,所以投资后,一直深藏不露没让她发现。
  “为什么……”黎七羽嘴唇动了动,心里很痛,可是他们都已经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了。
  薄夜渊冷笑挽唇:“我竟也有这么看走眼的时候?雷克。”
  “是少爷,我会处理好。”雷克狗腿地应道。
  黎七羽宛如被最锋利的剑刺。他何止是这一次看走眼。
  听到薄夜渊这么说,这些投资商更是熙熙攘攘着要撤资。
  黎七羽身体晃了一下,不知道是谁朝她推了一掌,凌燃伸手扶住她,合病房的门,落锁。
  黎七羽虚脱的身体抵着门,无力地滑落而下。

  薄夜渊什么都没有做错,他们是不相干的人了,他本应该走出她的生命,这些融资是他以前暗暗帮她的,他从来没有对她说过。
  眼睛好酸疼,因为哭得太久了。
  天使七羽睁开眼,转了转,打量了一圈病房,侧过脸看到英俊躺在床的北堂枫,唔,又是这个医院,每次醒来都在医院,她是个重度病人吗?
  狡黠的目光又落到清秀少年身,凌燃正为北堂枫做着全身按摩。
  怎么还是那个家伙——
  天使七羽醒来两次,都是被凌燃抓个现行,注射了镇定经又睡着了。

  她打这次沉住气,不吭声地躺着,直到凌燃结束按摩走进卫浴间。
  浑身好疼啊,像被人痛扁过呢。七羽坐起来伸了个懒腰,没有穿鞋,悄无声息地走拉开露台门,悄悄关。
  前两次她走正门口,外面站着保镖,才出去被抓回来了好么。
  看了看楼下,这里是三楼,隔壁病房的露台倒是靠得不远。天使七羽皱起眉,小脸愁得啊,她为什么每次醒来都得在这个怪的医院。
  “黎小姐?”凌燃从浴室里打了温水回来,这么一眨眼时间,黎七羽不见了。
  天使七羽听到声音,完了,又要被逮回去打镇定剂,下次醒来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她也顾不危险,爬高高露台,像只壁虎移动着,踩着脚下半个手掌宽的凸台移动到隔壁。

  落地的时候她脚骨脆的,差点折了一下,这幅小身板到处是伤,脸怎么还肿了,没有好好的时候?
  她摸进房间,乌漆嘛黑的,摸索着打开台灯。这是个尊贵的休息室,一般作为贵宾家属住的。
  房间里应该住了人,一股纯男性的阳刚气味。
  天使七羽听到外面走廊已经响起保镖们寻找人的声音,她从猫眼偷偷看去,凌燃调遣了几十号保镖到处搜索。
  看来暂时出不去了。
  天使七羽抱着小肚肚,好饿啊,她知道有另一个自己的存在,她几次挣扎要苏醒,都被另一股意识力压了下去。那个笨蛋不能好好照顾她么?每次弄得都一身伤,为什么不把身体让给她。

  日期:2017-12-17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