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91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来他长大后,会长得跟薄夜渊极其相似。
  薄夜渊已经认可了这个孩子,否则照片怎么会刻进怀表里贴身携带。很好啊,不管他以前有没有爱过她,他现在能放下过去开始生活,她该祝福的。
  “起来,还走不走?”保镖粗鲁地拉拽她,“别给我装死!”
  黎七羽像一个被摔碎的零件,身体都散架了,脚骨移了位,剧烈的痛让她根本站不起来。她想起这一个月,她在接受治疗的时候,痛得像拿针在穿骨头。
  “放开她——”
  一只手扣在保镖的肩,下一秒过肩摔,保镖轰然倒地。
  凌燃骨骼纤细,看起来斯斯,力量却很惊人。
  他弯腰扶起黎七羽:“怎么样?还好吗?”

  黎七羽手里攥着怀表,柔软的身躯靠在他的臂弯,吃力地笑了笑:“命贱了,怎么折腾都死不了的,放心呐。”
  凌燃身后跟着来了北堂家族的保镖,跟薄夜渊的保镖打斗起来。
  “好像又骨折了,”黎七羽轻笑,她现在脆弱不堪,剧烈动作很容易让骨头移位,像是被拼凑起来的木偶,随时都可能折回原型,“抱歉啊。”
  凌燃将她打横抱起在怀:“你受伤了,薄家的人干的?”
  黎七羽微抿了唇,听到薄夜渊的名字心如刀割:“其实你大可不必管我。”
  “枫不在的阶段,我会代替他保护你。”
  “为什么?”
  “你受伤了,他你更痛。”
  黎七羽怅然,怎么会呢?北堂枫突然那么爱她了,哪里来的深情她怎么从来都看不出来?她哪一点值得被爱,她是不信的。像从来不信薄夜渊爱她,是骨子里的自卑和缺乏安全感,让她不再相信任何人的爱吗?
  她不是不信别人,是不信自己……也有被爱的权利。

  电梯抵达三楼,凌燃抱着她走出去,长长走廊,尊享病房门口站着个男人,手里燃着雪茄,一身商务西装干练沉稳正在打电话,雷克守在他身旁,汇报着什么。然后,这对主仆同时看到黎七羽。
  呵,孽缘。老天果然是要让黎七羽无限悲惨才可以。
  她闭着眼,不想再看见他,颤抖的睫毛都在疼痛……
  雷克难以置信道:“黎小姐还真是到哪儿都不缺男人,连北堂少爷身边的大总管都拿下了。”
  这短短一个月时间销声匿迹,突然出现又换了个,长得斯柔弱了些,不如少爷和北堂枫,可也是个清秀的帅哥。这黎七羽换口味了啊,喜欢稚嫩小鲜肉了,还是少爷这样健壮英气的有男人味多了。
  黎七羽听到雷克瞟到耳朵里的话,心如死灰……

  凌燃本是豪门少爷,跟北堂枫一起长大,自愿委身任职总管。是北堂枫最信赖得过的左膀右臂。
  雷克知道男人的占有欲,像黎七羽受伤的时候,他断手断脚也不敢抱少爷的女人。
  他相信北堂枫也还没大度到这个地步……
  “凌少,少奶奶。”站在门口的北堂保镖恭敬开门。
  北堂枫特护病房在叶之璐居住的对面——
  当初北堂家族和薄家会一起参股这个医院贵宾大楼的时候,据说两家关系极好,北堂老爷和薄老爷亲如兄弟。
  后来两家决裂,但因渊源太深,变成了最恨的“亲人”,最亲的“仇人”。
  薄夜渊,以后我们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黎七羽咬住布条,还是痛苦到叫出声音,腿骨接好,她浑身汗如雨下。
  护士在她扇肿的脸擦药,她的皮肤太嫩了,那一掌下去嘴角都裂开了……
  摘下她被汗水浸湿的医生帽,她头缠裹的绷带也要换了。
  黎七羽好像已经习惯了疼痛,靠在床头,自觉地伸出胳膊,她白大褂里面穿着病号服,身体纤弱,掀开手臂腕是密密麻麻的针孔。
  当然痛苦的不止她,躺在床不声不息的北堂枫也很痛苦!
  凌燃接过电话,面色凝重走来道:“少主名下的资产,暂时被冻结了。”

  黎七羽喘了口气,诧异问:“怎么可能?”
  有谁敢冻结北堂枫的资产!
  “是少主的生母——现任的薄太太,向仲裁递交的申请书,含有少爷的病例报告书。”凌燃垂下手,“理由是少主重病,无法自理,所有的资产在他清醒过来以前处于冻结状态,以防止外人趁机掠夺财产。”
  凌燃是北堂企业的最大管家,所有流动资金他全权过问。
  现在冻结资产,明摆着是冲他来的——

  “刚刚法院已经来过人在医院进行调查,与医生取证了少爷的病况。”
  黎七羽手心发冷问:“那北堂枫要是一直不醒,这么大的家族谁来管?”
  “北堂家族结构严谨,各部门各企业都有层层管事,正常运转没有问题。只是这么大的家族内部斗争本来乱,派分严重,平时嫉恨我的人多,恐怕少爷未清醒前,我掌握不了实权。”凌燃皱眉道,他是北堂枫的贴身管家,专为少主办事,凌驾于所有人的权利,可这也代表的他是少主影子。现在北堂枫出事,他在北堂家族的作用也不大了。其他各管家各执事等依然各司其职。
  “北堂枫的医药费呢?”
  “自然是有北堂家族处理……”

  但是她黎七羽的医药费,要自己支付,是这个意思吧?
  黎七羽很快明白了:“这是针对我的——撤了你的实权,我失去庇护了。”
  薄夫人好快的手脚啊,前后黎七羽遇到薄绯儿到现在不过一个小时,她这么快处理好一切。她的手腕强硬,背后的人际关系也不容小觑。
  想一想她曾是北堂太太,现在是薄太太,不是个厉害角色怎么站得住脚。
  黎七羽不明白的是,薄夫人仅仅是为了薄绯儿,这样处心积虑地置她于死地?
  她以前嫁去薄家,薄夫人深在暗处却从来没有出手……

  反而是从她跟北堂枫订婚,传出婚讯以后!
  北堂枫明知道是薄太太在暗算她,为什么不揭穿?还差点搭他自己的性命。
  她隐隐感觉事情不简单……
  “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黎七羽涩然问,“你一直在北堂枫身边,你应该知道的?”
  “你们的事我不清楚。”凌燃眼眸有着幽深,别开脸,“你放心,少主醒来以前,我会保护好你的安全。”

  “北堂枫,他还会醒吗……”
  “会,少主只是神经损伤,修复好了一定会醒。”凌燃偏执地道。
  黎七羽沉默,从枕头底下拿出画板,在医院里疼痛无聊的时光,她不知道靠什么信念支撑,北堂枫一定要醒,只有他才知道小七夜在哪。
  不知道她这个人格,还能不能撑得到跟宝宝相见的时候。
  笔在纸浅浅地勾勒,她本来想设计最新款的珠宝,可等她回过神,男人冷漠深邃的脸部线条勾勒在纸张……

  傍晚,黎七羽接到公司打来的电话,说她最新绘制售出的一款“女王之冠”,被举报镶嵌了假的宝石,司法部门去检查时,在珠宝加工厂发现人工伪造的宝石原石,当场取证查封。
  合电话,黎七羽笑了,暴风雨终于来了。
  很快医院来人了,丨警丨察包围了走廊,要带黎七羽去接受调查。
  凌燃虽然撤销了管家的实权,可他是凌家少爷,加多年累积的人脉,把丨警丨察都挡了回去——
  但他们都知道,这只是开始。
  “公司里出现了内鬼……”黎七羽惨笑,“你斗不过她的,她是要我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