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90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夜渊哥哥,你看她扮演医生、还鬼鬼祟祟不敢真面目示人,该不会是又来害之璐姐姐的吧?”薄绯儿这泼脏水的功力也还是非同一般,“我才带之璐姐姐来这里诊,只是下去接夜渊哥哥你,回来医生和之璐姐姐都不见了!”
  按照这个说法,突然出现在办公室里的黎七羽,变得很可疑了。
  黎七羽皱起眉,暗笑她自己怎么永远都在枪口出现。

  明摆了薄绯儿又想害人,好死不死被黎七羽撞了。正好顺手推舟,还妄想栽赃所有给她。
  “我们逛街好好的,她怎么会突然肚子疼还晕倒,黎七羽又怎么知道我们来了这家医院,面诊了这个医生。除非所有的一切都是你计划的!”叶之璐忍着脸的烫伤,恶人先告状。
  薄夜渊站在窗前,深色阴暗深沉,不变喜怒,一句话也没说。
  黎七羽揉着膝盖站起来:“一面之词,说我害叶小姐拿出证据。靠嘴说说能成立的话,你和你那个见不得光的妈妈,才是罪魁祸首。”
  提到薄母,薄绯儿眼神变色:“夜渊哥哥,她以前害之璐姐姐的证据多了,每次之璐姐姐遇害她黎七羽一定在,不是她是谁?她扮演医生,为了不暴露身份宁愿给我端茶送水,连鞋都肯给我擦,行踪不是很可疑嘛?这些都要怎么解释?”
  黎七羽几个大步走过去,明目张胆一耳光打得薄绯儿摔到沙发:“这是解释。”
  薄绯儿疼得眼泪都出来了,刚想反击,黎七羽抓起一个烟火缸朝她的脑袋砸下。既然身份暴露,她不介意再做恶人。
  “啊……”薄绯儿失去反抗的机会,柔弱地哭了起来,“夜渊哥哥救我……她想杀人灭口……”
  “我真要杀你们,用不着亲自动手。薄绯儿,我不会放过你的。”黎七羽扔掉带血的烟火缸,转身往外走,几个保镖听到争执都冲了进来,朝她举起枪。
  黎七羽冷笑看向薄夜渊:“放我走。”
  那个沉默幽冷的男人,终于掀起猩红的唇瓣,冷凝问:“我们认识?”
  几把枪口同时对着她,都没有薄夜渊这一句话伤人。
  他竟然问,我们认识?
  黎七羽身形微微晃了一下,苍白的唇竭力勾起一抹笑,她全身受伤但脸没有毁容,他认不出她了?把她忘了?
  是故意装作不认识,还是他真的失忆忘了她!
  “薄大少贵人事忙,我这样的小角色你哪记得住。”黎七羽讽刺而笑,垂在身侧的手握了握,“我们不认识,所以可以放我走了?”
  “夜渊哥哥,她是杀人凶手,不能放她这样走了。”薄绯儿梨花带雨地哭泣,“我的脸被她泼了热茶,都烫出泡了……”
  佣人已经拿了烫伤药过来给她涂抹,但她依然怕留疤。
  “杀人凶手?”薄夜渊蹩起眉,冷漠的眼扫了一眼黎七羽,无情地道,“带下去,好好查查这个女人的可疑身份。”
  黎七羽看着他俊朗的侧脸,他不带一丝波动的情感,仿佛她真是个从来没见过的陌生人。
  一个月没见,他看起英伦贵气,左胸被她刺的伤已经痊愈了吧,他当初在地下室的时候看起来要精神得多。那几天他睡不好,憔悴不堪,又瘦又狼狈,像一个月没找到食物的吸血鬼王子。
  可现在不一样了,他终于脱离了那种死气的阴霾……他看起来过得还不错。
  神思间,几个保镖立即扣住了黎七羽的手臂,带了出去。
  薄绯儿惊喜极了,以前薄夜渊从不舍得伤害黎七羽,她前后“杀”了叶之璐那么多次,把薄家闹得鸡犬不宁,也没碰她一根头发丝。

  黎七羽被单独带进一个小房间,手脚全都绑了,压在椅子像审问犯人。
  她一片空白,满脑子都是刚刚薄夜渊冷清盯着她的样子,冷冷地问“我们认识”?
  这四个字在黎七羽的心里密密麻麻地滋生,排列成无数的形状,让她感觉心脏勒疼,潜藏在身体深处沉眠的人格似乎被悲伤唤醒,蠢蠢欲动。
  医生说,她另一个人格尚未有顽强的意志力,所以能被她压制。
  一旦她悲伤的时候,自我厌弃的时候,生存念想不坚定的时候,都可能唤醒她。
  而那个人格醒来的次数越多,她的意志力也越坚强……肉弱强食,越想在这个世界活下来的才能胜者为王,被打败的那个堕入沉眠,直到永远醒不过来被黑暗消化、吞噬。
  黎七羽只是一晃神,感觉意识在模糊,她晃了晃头,阻止心脏刺痛的感觉。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伪装医生潜进来?”保镖总管还在拷问她,“再不好好配合,我不客气了。”
  黎七羽笑容异,这些保镖全都换了新面孔,全都没见过她?也没听说过她么?
  看来薄夜渊是真的想把过去连根拔起地忘掉啊……
  “我是北堂枫的未婚妻,北堂太太。报道你们总见过吧?”

  听到北堂枫的名字,保镖们皱起眉,他们不敢私下处置北堂的人,这个烫手山芋送给警署去调查吧。
  她看到保镖拨打电话报备,说黎七羽的身份在医院里并没有录入,行踪可疑,她自称是北堂枫的未婚妻,要不要送去丨警丨察局处理。
  黎七羽在听到那一句称呼“少爷……”,背脊不自觉地挺了起来。
  保镖合手机,朝几个同伴道:“少爷说不必对她费心,送去警署调查。”
  黎七羽眼眸瞠然睁大,薄夜渊……要送她去丨警丨察局?
  他分明知道她以前被盛十年冤枉送过丨警丨察局,知道被关押在监狱是她逃不开的噩梦,他也说过再不会伤害她,可是现在他要亲手送她去!
  即便他们不在一起了,他要把她当做陌生人,也不该这样对她?
  黎七羽被架起肩臂,她脸被薄绯儿打的耳光还在火辣辣作痛,身体麻木疼痛地往前迈步。
  “少爷,叶小姐在三楼08号特护病房,医生刚给她做了洗胃手术,在休养。怀疑是食物毒……具体情况还在观察。”雷克跟在英俊男人身后,还有几个保镖雷厉风行地护着。
  薄夜渊面色冷寒,边走边冷冷地翻着手里的病例报告。
  黎七羽从房间里出来,正好遇要三楼去见叶之璐的薄夜渊……
  清幽明镜的走廊,他们从两头走近,交汇。

  薄夜渊翻着病历单,这样冷然地经过,倒是雷克说着话瞟到黎七羽走过,眼神出现一丝诧异,他磕巴了一下,以为自己眼花了。
  黎七羽微微仰着下巴,面色冷漠,双手被手铐铐在前面,像个犯人被押着往前走。
  薄夜渊进了电梯,她只有资格走楼梯了。
  快转弯下楼的时候,她支撑的那股力气撤走,一张脸毫无血色地僵白,整个人像抽去骨头地痛。
  薄夜渊……你真的够狠够无情。
  黎七羽心里难受得抽疼,可很快又骂自己,她有什么资格怪他呢,一切都是她活该的。被送去当人质交换叶之璐是她活该,差点死在墓地是活该,浑身是伤在床躺了一个月也是活该。是她亲手把他推走的,他说过她选择了匕首,他爱她那颗心消亡了。
  黎七羽的脚忽然踩到一样东西,是一块金色怀抱,镶嵌的宝石和华美金链,一看价值不菲。
  她脑子眩晕,停下脚步弯腰去捡。
  “快走,别玩花样!”保镖重重地在她膝盖弯是一踹。
  黎七羽脚骨本来脆,折弯在地,膝盖重重磕在地,她休养了一个月的脚好像又要报废了。
  而手里打开盖的怀表,有一张黑白的婴儿照片,几个月大的小BABY英气十足,浓眉大眼轮廓混血儿的深邃,已有薄夜渊的轮廓。这是叶之璐的孩子……小天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