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89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黎七羽抿着唇,走到门口被一只手骄横地拦住。
  薄绯儿鄙夷道:“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门外站着薄家的保镖,都往里看来。
  黎七羽心口像被刀捅,她做梦都想杀了薄绯儿。如果不是为了不打扰薄夜渊生活的平静,不想再把叶之璐和无辜的人牵扯进来……
  “把头抬起来看着我,长得丑不丢人。”薄绯儿要摘她的口罩。
  黎七羽嘴唇都快咬破了,避开那只手,转身走到饮水机前,从消毒柜里拿出杯子倒茶。这里是VIP医务楼,转为流社会服务,所以接待客人的茶具都很高档,沙发都是真皮的。
  拿出红茶熟练地泡开,从饮水机光洁的面板看到欧式沙发坐着的人影,薄夜渊靠坐在那里,似乎很累,疲惫地闭眼。
  黎七羽一晃神,水加满了溢出来也没发觉,滚烫的水滴在手指……
  她按掉出水键,手被烫红了火辣辣的疼。

  什么时候她沦落到给人端茶倒水的地步,还是薄绯儿,她有什么资格指示她黎七羽像个卑微的下人去服务她!
  薄绯儿老实坐在单人沙发,其实很想坐在薄夜渊身边,一脸迷恋地看着他。薄夜渊帅气得不似人类,只是陪在他身边是一种享受。
  黎七羽端了茶水过来搁在桌,薄绯儿的那一杯亲自端给她……
  “呵,以为你耳聋呢,没想到你听得见啊。”薄绯儿接过来,往她的脸泼去。
  黎七羽及时伸手挡住脸,红茶淋在她手,超高的热水,立即让她的手发烫。
  黎七羽痛得差点叫起来,克制住她的声音,怕被薄夜渊注意到她——

  “怎么当助理的,笨手笨脚,连杯茶都端不好。”薄绯儿呵了一声,敢给她脸色看,无视她薄三小姐,这是教训。
  黎七羽捂着手,眼里一晃而逝仇恨的光火。
  “还愣着做什么,重新给我去沏一杯。”薄绯儿挑起两条长腿,哼了哼,“这医院的贵宾区,可有薄家近一半的股权在里面呢。不过是个下人,竟然对我不敬。”
  黎七羽强忍着扑过去将薄绯儿撕碎的冲动……

  那么多条人命背负在她身,现在所有的罪责还有黎七羽扛了,都是薄绯儿和她的好妈妈——做的好事。
  可惜北堂枫现在出事了,黎七羽连指正的罪证都没有……如果没有薄夜渊在一旁碍着,她想弄死这些坏人可以吗!
  窗台像花盆的瓷器里放着黑粉末,不知道是什么医药品。黎七羽抓了一把扔到那只杯里,如果是丨毒丨品最好,薄绯儿去死!
  又一杯热气腾腾的茶送来,这次黎七羽直接放在了茶几,转身要走。

  “等一下……我的鞋子脏啦,帮我擦一擦。”叶之璐嘴角勾着坏笑,将腿翘起来。
  黎七羽心口一沉——难道薄绯儿发现了是她,故意刁难她?
  黎七羽抬起脸,可怕的目光盯着薄绯儿,她眼里含着不怀好意的笑,也直直回视着她。
  黎七羽心肺睥都要炸裂了,果然。这个贱种!
  “助理是打下手的,本小姐的鞋不是谁想擦能擦,你的荣幸还摆谱。旭儿,教她怎么做事。”

  见黎七羽要走,一个块头壮硕的佣人挡住她的路。
  薄绯儿怎么会错过这么好****她的机会,没想到会在医院碰到……这一个多月,黎七羽和北堂枫像人间蒸发了,没有半点消息,原来躲到这里来了。
  黎七羽下意识看了看薄夜渊,他一直在闭目养神,昨晚似乎没睡好,看去满满的疲惫,眼睛没睁开过。
  她压低了嗓音:“滚开。”
  “敢不听薄小姐的话,我看你是活腻了。”旭儿佣人抬手要打她。
  黎七羽避开身子,用手去挡,她本来全身是伤休养了一整个月,佣人力气很大,一掌掴过来,她半张脸都肿了,头晕目眩,朝茶几跌过去。
  黎七羽疼,双手撑在茶几,脸撞到茶几前薄夜渊的膝盖。
  冷清的眼张开,薄夜渊眼眸里补着血丝,写满黑暗的可怖。
  薄绯儿顿时有些心虚,咳了咳:“夜渊哥哥,我教训下人呢她不听话,没有打扰到你休息吧?”
  薄夜渊清冷的目光扫过黎七羽,仿佛被病菌碰过,拍了拍膝盖并没有的灰尘。他……从来不喜欢任何女人靠近。
  黎七羽脸低垂着,眼神里写满了恨意。同时心脏铮铮地发疼。
  英俊天神般的男人起身,长腿跃到窗前站定,拿起手机摁下,那边传来雷克的声音:“少爷,我已经在调查了,马你查出来叶小姐在哪间病房,稍等。”
  “擦完鞋,我放你走。”薄绯儿转向她,“否则你出不了这个门。”
  是料定黎七羽不想见到薄夜渊,才故意这一身打扮躲躲藏藏,才刻意为难她。
  黎七羽垂下长长睫毛,佣人手劲儿很大,将她从茶几抡得站起来。
  黎七羽的伤口被撕扯着,疼痛地蹩眉,低声:“我擦。”
  薄绯儿得意极了,狂妄地欣赏着她的狼狈,仿佛在说:黎七羽,原来你也有今天呵。
  佣人掏出一方手帕递给她:“好好给薄小姐擦干净了。”

  黎七羽弯下腰,手气得颤抖。
  她为什么要忍,她这个性格是为复仇而生的,她无法善良,像以前的黎七羽那样被蹂.躏、欺负、践踏!
  可薄夜渊一遍遍说她恶毒的话,像烙印刻在她的骨血。
  犹疑间,薄绯儿抬起高跟在她的肩踹去一脚:“你的目光像要吃人呢,觉得很耻辱吗?”
  黎七羽如果手有枪,已经杀人犯法了。

  “下人是下人,没有高贵的血统,应该生来为我们做事的。趴在地,像狗那样为我擦鞋,我才会饶过你。”薄绯儿傲然地笑着,像高高在的女王一般,她对黎七羽也恨之入骨,那口郁结之气压抑了好久,今天终于能讨回来,她怎么会错过机会!
  黎七羽冷冷一笑,端起茶几薄夜渊那杯没动过的茶水,朝着薄绯儿的脸狠狠泼过去,一转手又将茶杯用力摔在佣人的脸。
  薄绯儿烫得杀猪般地嚎叫,吸引了所有人视线。
  黎七羽快步想往门口逃去,佣人捂着伤口扯住她的胳膊,她手里捏着咖啡勺,狠狠地往佣人的手臂刺下。
  心里的屈辱、委屈、痛恨之火,让她没有办法在卑躬屈膝。
  薄夜渊转过身,清冷的目光再一次落在她们身,眼眸里是深谙无的光。
  争执,黎七羽嘴的口罩被摘下了,整张脸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她深情一僵,下一秒她被佣人重重推搡出去,倒在地。
  她的腿骨好痛,痛到神经,按住自己的腿吃痛地皱眉。
  空气有片刻的凝滞……

  黎七羽恨不得扒开地缝钻进去,也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以这样的模样见到薄夜渊,整颗心绝望地下沉。
  其实,算不摘下口罩她怀疑薄夜渊只要注意到她,会认出她了,连薄绯儿都认出来了……
  黎七羽绝望地闭了闭眼,坦然地扬起脸面对一切。
  “是你——”薄绯儿愤怒地捂着脸,“我说哪个助理敢目无人挑衅我,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原来是黎七羽你阴魂不散,都跟到医院里来了。”
  黎七羽嗤笑起来,薄绯儿这白莲花还真伪装的好呢,变脸戏剧学院毕业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