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88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薄夜渊……她叫,没有回应。
  是北堂枫吗,你在哪……空洞洞的湖传出她的回音。
  黎七羽慢慢地沉溺进湖的深底,在咸涩的泪水溺毙。
  “性格分裂,药物压制也是暂时性的,以后会日益频繁,直到其一个人格消失。最终会留下谁得看患者的意志力……精神疾病无法依靠药物治疗,最好别让患者再受到刺.激。”
  黎七羽张开眼,看到秀气的少年站在床边,紧紧皱着眉,在他身边站着刚刚说话的医生。
  “你醒了。”这个少年是北堂枫的御用医生凌燃。

  “你见到她了?她很坏很恶毒么。”黎七羽淡淡地望着窗外,眼神空洞地流转,这是第二次病发了,“是不是充满了仇恨?”
  “单纯。”
  黎七羽诧异,单纯?只要不是黑暗七羽,怎样都好……
  永远忘不了那天,大火弥漫,爆炸声响彻天际,她和北堂枫倒在地,死前他紧紧抱着她,说着安慰她不要怕的话,说死了她也不会孤单,他会跟她走在一起的。
  黎七羽“死”过那么多次,从来没有人陪她……虽然前一秒她还对他恨之入骨。
  那种感觉很温暖,像是终于有家人,有所依靠了。
  幸运的是,北堂枫的人发现墓园爆炸,及时飞来救援,在他们被炸成碎片之前扔下来梯绳。他们被救去以后,北堂枫看起来还好好的,低吼着让医生给黎七羽全身检查、紧急治疗。黎七羽虽然全身是伤,可都不致命,反而是北堂枫把急救的时间给了她,等到医院的时候,他突然不行了。
  北堂枫猝然倒下去前一秒还在安慰她:【最美不过须臾,最痛不过一生。七羽,别哭,你还是笑起来的样子好看。】
  【活着,黎七羽……在我醒来后,我要第一个见到你……只要你……】

  重症室隔离抢救了一个星期,好不容易度过危险期,可他沉睡至今都没有清醒。
  黎七羽身的伤也很重,手脚骨治疗了近一个月,才能练习着慢慢下地走路。在病床躺着不能动的时候,她和北堂枫睡在一个病房,侧过脸看到隔壁床的他戴着氧气罩。
  黎七羽对他的心情很复杂,是他利用她报复薄夜渊,又抢走了孩子囚禁起来,又是他几次救她性命。
  如果不是北堂枫,当初被黎百伊拿走心脏时她死了;两年前她跳海自杀,也已经死了;他又救了她第三次……
  凌燃每天都会来给北堂枫擦洗全身,黎七羽提议给他请个护工——
  “枫不喜欢女人碰她的身体。”
  “他有过那么多女人,怎么可能不喜欢?”黎七羽冷笑起来。
  “自从有了你,他没碰过别的女人。”凌燃细心地擦过北堂枫的全身,为他换伤口的包扎。
  “那又怎样……他以前有过那么多女人,这是事实。”
  凌燃嘴角淡了淡:“那些女人有个共同点你发现了?”
  黎七羽蹩眉,她哪有心情去观察北堂枫的后宫宠妃!

  “她们都某处像你。鼻子、眼睛、嘴唇……”
  黎七羽浑身震颤,不敢置信,凌燃换了输液瓶,秀气的眉皱起,“有些人,因为不想失去,所以,绝不染指。”
  黎七羽不想去懂这句话的深意,也不想知道过去她和北堂枫的故事,他舍命救过她,她不恨了:“如果他能醒来,我会按照约定嫁给她。”
  只不过,她活不长了……
  黎七羽已经能下地了,只要不剧烈运动、不跑步,她看起来和正常人无异。只是她头部重伤,现在还包着绷带。

  医生说一年内她都不能跳舞,手脚骨很脆弱,她肩膀被钉子穿过去的伤,恐怕要留一辈子的疤。凌燃说,会找全世界最好的祛疤药,慢慢淡化掉疤痕。
  黎七羽不在乎,一具皮囊而已,全身是疤又怎样。
  凌燃说:枫不喜欢。
  黎七羽想见孩子,凌燃说,孩子是北堂枫安排的,他不知道在哪里。
  对于那个孩子北堂枫爱之如命,小心翼翼,不让任何人接触的,连最信任的人他都提防,包括凌燃。
  黎七羽心念成灰,受不了病房里的压抑气氛,心电仪平稳起伏,北堂枫这样长睡着好像永远都不会醒!
  天气很好,她一个人在走廊慢慢地走着,靠在窗前让阳光沐浴进来,可这都驱逐不了她内心的黑暗……

  她知道主导这一切的凶手是谁,她滋生出强烈的报复浴望,可她又怕仇恨的火种伤害到她爱的人。小七夜,薄夜渊……
  已经躺在床的北堂枫还不够吗?
  走廊里纷踏的脚步声而来,其有沉稳宛如帝王的脚步——她竟听到了薄夜渊的,真是幻觉出病了!
  “夜渊哥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们逛街好好的,她突然晕倒了……”

  娇嗔的女声像一剂毒药,刺到黎七羽的心脏里!
  薄绯儿,她又放出来作妖了,还跟薄夜渊在一起!
  黎七羽身穿着病号服,头包成粽子,脸色苍白憔悴,这一个月她浑身是伤慢慢地治愈,痛得死去活来、伤口溃烂的时候,她的脑海里莫名出现小七夜和薄夜渊的脸。她在这个人世间不舍得,竟还是他们。
  再最痛最苦的时候,他们是她隐隐活下来的执念。
  黎七羽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薄夜渊了,没想到他会来医院。
  她这狼狈落寞的样子不希望他看见,更不想他们之间再有牵扯,她一向沉淀的心忽然慌乱,目光四处看。
  长长的走廊,她这时候落荒而逃来不及了,她顺手打开一间房门走进去,死死关门。
  心脏跳得狂乱,黎七羽差点一脚摔倒。
  她的手脚现在很不灵便,只能做基础的举动,只是小跑了几步关节开始疼痛起来。她微微弯腰,揉着膝盖。
  没料到这间房是医生办公室,衣架挂着白大褂和帽子。
  黎七羽将白大褂取下来穿在身,遮盖她的病号服,又戴白帽子遮住她缠绕着纱布的头。
  薄夜渊家里有医生团队,很少医院的,怎么会恰好来了医院?
  不过这里是市里最好的医院,这幢医务大楼是贵宾楼,只接待流人物……他会来也是情理之。
  黎七羽心口发涩,没曾想那脚步声停在这门口,薄绯儿敲了敲门:“医生?”
  黎七羽浑身一僵,门没有锁——
  听到门锁旋开,她背过身,僵凝的身影背对着门口。呵,黎七羽什么时候你也孬了起来,会害怕再见到他?!
  薄绯儿走进来问:“刚刚送过来那位叶小姐呢,你诊断得怎么样了。”
  黎七羽戴着口罩整理着桌的件:“我只是个助理,不太清楚。”
  她压低了嗓音,心里憋着对薄绯儿的恨意。
  把她害得这么惨,伙同黎母陷害她、设计她的人,有她薄绯儿伟大的一份功绩!
  “不清楚?那主治医生去哪了,刚刚明明还在这的。”薄绯儿颐指气使的大小姐脾气不客气道。
  黎七羽憋着火气,转过身垂下头,朝门口离开……
  她不抬头看,也能感应到薄夜渊的存在,像一团无所不在的冷气。
  薄绯儿在椅子坐下来说:“去哪儿,给我们倒两杯水过来。有红茶么?”
  黎七羽的脚步没停,手紧紧地攥起……
  “喂,本小姐跟你说话听不见,是耳朵不好用吗?”薄绯儿不悦,第一次有人对她视若无睹,说话的时候连个正眼不给算了,还敢听不见她的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