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84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事没完,但一切要等姗姗没事之后从长计议。
  姗姗被推进去急救也就五分钟,我妈我爸和表姐一起到来,他们最先看到被捆绑着的表姐夫,不仅如此,表姐夫的头发如鸡窝,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裤子虽然干了一些。还隐隐有湿的痕迹,临近了有些味道,连路过的护士都躲着走。

  表姐上前抓住了表姐夫的手,说:“老公,你...你这是怎么啦!”
  表姐夫目光望过来,察言观色,这一眼便让表姐知道,他这般田地的根子在我这里。
  表姐的手拧着包,心思百转千回。
  “董宁,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我妈见状,也跟着操心起来,第一句没问姗姗。可能是看我神情不慌张,那一颗不安的心安定下来。
  “儿子,你姐夫这...怎么被捆上了,是你捆的吧,还有他脸上这伤?你们不是去取钱吗?怎么搞成这个样子,是不是还是因为之前的事啊!都是一家人,这么闹都生分了,今天你表姐一直陪我,咱不能这么办事。”
  我冷笑一声,视线缓缓在我妈我爸和表姐的脸上扫过,他们都很不理解看着我,是啊。我这是干什么呢,打人?拘禁?无法无天啦!

  没事,我想只要我解释了,他们一定会理解我的,毕竟表姐夫做了丧尽天良的事。
  表姐夫看向我,目光中少许得意。
  家人站在他那边。心里天枰倾斜,动起了小九九。
  可我们视线交错,他立马畏缩,似乎是想起某些不好的事情来。
  “这事还是让他自己解释吧。”
  视线转移,落在表姐夫的身上。

  表姐夫满脸堆笑,支支吾吾起来。
  表姐的目光转冷。我想她应该明白了,我没有冤枉她老公,夫妻之间的熟悉程度外人比不了,表姐夫的微表情和肢体语言暴露了他。
  “你到底做了什么?”表姐很严肃的问。
  表姐夫目光闪烁,说:“我...我没干什么!我...我就是...”
  这样没个能问出来的,我说:“陶成。你现在不说没问题,等会丨警丨察来了,你不说也要说。”

  表姐夫扑通一下子跪下了,速度之快让人完全没预料到。
  捆在一起的手抓住了我的衣服,“董宁,求求你给我个机会。别跟丨警丨察说好不好。”
  表姐一惊,大声对表姐夫吼,“陶成,你到底干了什么?”
  没办法,陶成是说不出口的,他现在有赌徒心理,希望奇迹出现,还是由我来说吧。
  我说:“爸,妈,表姐,我来说陶成到底做了什么事,陶成他勾结了外人绑架了姗姗。”
  表姐马上否认,她说:“不可能,陶成不会这样做的,我承认他是有些小毛病,可这样的事他做不出来。”
  人总是不愿意相信残酷的真实。

  我说:“表姐,我是确认过的,陶成的手机在我手里。里面有他跟别人联系的证据,其中传给绑匪姗姗的照片,有很多张,我不会搞错而冤枉他的。”
  表姐不死心,说:“手机在哪?我要看看。”
  我说:“抱歉,表姐,我不能给你看,你现在情绪太激动。”
  我妈我爸的表情复杂,完全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陶成竟是内应,他们的目光射向陶成,陶成低下了头。愧疚,不敢面对。
  表姐有些失魂落魄,呢喃道:“董宁,你说的是真的?”
  我说:“陶成想要那五百万,这些都在他手机记录里,他想报复我。”

  表姐仿佛傻了一样,她死死的看着陶成,眼睛都不眨,突然,她冲到了陶成的面前,大嘴巴扇了过去,打了十多个。啪啪啪声音很大。
  陶成的嘴角都流血了。
  表姐什么都没对陶成说,她又转过了身,对着我就跪了下去,哭着说:“董宁啊!你姐夫他错了,我知道他该千刀万剐,可是他进了监狱,我怎么办,孩子怎么办,姗姗也找回来了,没有什么损失,能不能原谅你姐夫,别让丨警丨察知道了。”
  我妈我爸没说话。感觉他们很为难。
  绑架不是小事,五百万也不是小事,但我觉得这些还远远比不上姗姗受的苦痛。
  我掏出手机,调出来那张照片,给表姐看,她一下子止住了哭。我妈和我爸走过来看,我妈却哭了,她捂着嘴,眼泪啪嗒啪嗒的掉。
  我悠悠叹了一口气,说:“表姐,不是我不讲情面,是姐夫这次太过分了,姗姗身上的伤虽然不是他弄的,可是这事跟他脱不了关系,况且,这件事情丨警丨察已经知道,我没办法不说,更重要的是姐夫已经触犯了法律,必须受到法律的制裁,希望你能理解。”
  “还有,表姐你要遇到困难可以来找我,我帮你解决,但是这事,不容商量。”
  眼泪在表姐眼眶里打转,然后一滴滴的往下砸。
  就在这时,我听到了她的心。
  “不活了,我不想活了。”
  列车疾驰,我望向窗外,景色一闪而过,来不及记忆,来不及回味,就像是人拼了命的往前冲,去追求,却错过了许多事。
  运气不错,返程时又买到临窗的座位,只不过旅途稍显寂寞,没有碰到类似上次那一对男女出轨的事,少了调剂。
  小口的喝着在火车站内买的咖啡,很苦,但却很香,还算不错,没有上当。
  距离姗姗被绑架,一晃已是过去三天,这三天内发生了许多事。

  先说说姗姗。她恢复的不错,比我预想的要好很多,那个变态心狠手辣,打得姗姗全身上下都是伤,又被扒光了衣服吊起很长时间,外伤加上风寒还有心里创伤。这些会一下子让姗姗垮了的。
  还好,这一切没发生。
  万幸中的万幸。
  只是,姗姗还要多住几天院,等身上的伤口好一些再走。
  我妈和我爸也还不错,但看到姗姗从手术里推出来的时候,两人当场哭了。尤其是我妈,老人家,比较敏感,看到姗姗受了这么大的苦,受不了,哭的泣不成声,姗姗也哭了,哭着说想奶奶,我妈想去抱她,怕压到伤口,伸出的手又缩回,姗姗的小手却主动抓住。画面温馨感人,如果那一刻被拍下,没准能获个奖。
  之后,便是办理住院手续,忙前忙后,不多时,丨警丨察到场,向我了解情况,带走了表姐夫,表姐夫面如死灰,表姐失魂落魄,接连的打击让她失去了神采,我心里也是不忍,叹息一声,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一步错,步步错,便到了今时今日这种局面。
  我知表姐有求死之心,便把她拉到了一边,直视她双眼,跟她说做什么事情之前要考虑清楚你还有孩子。
  日期:2016-12-24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