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83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表姐夫的怨气我不理会,等这事结束了再跟他算账。
  路上。特勤多看了我两眼,我说:“怎么了?”
  特勤笑笑,说:“之前听说你是个古怪的人,见面之后发现,你果真如此。”
  我笑了笑,没说话。

  特勤想说的是我特殊的直觉。这事我紧着隐瞒,不想讨论,再说现在情况危急,哪有时间讨论这个。
  我开车还算可以,不过现在心急如焚,一心想要飙速度。可路况不熟,接连遇了几次险。
  表姐夫被吓得不行,脸煞白煞白的,嘴唇直哆嗦,心里直念叨,“完了。完了,这么开下去,车不能要了,人也没命了。”
  特勤也是一副要吐的样子,他说:“那个,你靠边停。我来。”
  自报奋勇,我欢迎,我不是那种妒忌别人的人,就会叫嚣什么你行你上啊!我自知实力有限,并且关心则乱,没办法保持高度集中。

  换上特勤之后,虽然速度慢下了一些,但平稳了许多,并且路线图已在特勤脑中,考虑到路况,还有堵车这种特殊状况,这个路线是最优的。
  特勤猛踩了一脚刹车,车子停在了一个废弃的工厂前,应该就是这里,附近有施工工地,声音是挺大的。
  大门紧闭,车开不进去,我和特勤下了车。表姐夫被锁在了车里。
  还有九分钟。
  从大门跑到厂区用了两分钟。
  还有七分钟。
  万幸的是这个工厂不大,只有两间厂房,我和特勤分开,一人一间,进去之后,里面堆满了废旧的仪器,还有隔间。
  我一边慌慌张张的跑,一边看,一边大喊。
  “姗姗!”
  “姗姗!”
  我心里好怕,怕姗姗不在这里,不在这个四号,而是在别的地方。那么她就没救了。

  一想到姗姗躺在血泊之中,我的心便剧烈的收缩。
  “我没听错吧,是叔叔的声音。”
  姗姗的呢喃在我心中炸开,万幸,她在,太好了。
  我心仿佛轻风拂过,春暖花开。
  又经过一道门,我看到了姗姗,她被吊的好高,看到我出现,姗姗的小脸波动着,因为很远。我看不太真切,上边的表显示还剩下五分钟,我连忙爬了上去,用了所有的力气,因为很高,台阶很多。
  大概两分钟我才上去,又要往姗姗那里跑,我觉得自己的腿都软了,仿佛身体被掏空,这个时候,按照电视上广告的描述,我应该喝点汇仁肾宝。
  不管多累。都要冲,我向着姗姗跑了过去,又费了一分多钟。
  跑的时候,我注意观察,发现还好,姗姗离安全区域没有太远。

  姗姗看到我跑来。大哭起来,“叔叔!”
  快没时间了,我跑到姗姗前面,扭动转轮,机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终于转过来,我扶着姗姗落地。
  我的心都碎了,姗姗身上的伤口出的血都凝固了,身子不断颤栗,手被捆着都淤血了,她的身子小小的瘦瘦的。
  我连忙解开捆在她手腕的绳子,姗姗泣不成声的说:“叔叔,我以为见不到你了,还有奶奶。”
  我脱下了衣服,把姗姗包在其中,然后抱起了她,我说:“姗姗,我现在送你去医院,没事了。”
  姗姗的小脑袋晃悠着,眼睛慢慢的闭上。

  我说:“姗姗,你醒醒啊!姗姗,你别睡!”
  姗姗又睁开了眼睛,可是双眼半睁半闭,极其的虚弱。
  这孩子应该全靠一口气撑着,现在看到了我,这口气松了下来,这可不行,千辛万苦救到了,不能最后出差错。
  我赶快抱着姗姗下去。
  特勤正好也跑过来了,他应该是搜寻完另一处,赶过来的。
  “救下来了?”
  我说:“救是救下来了,不过要赶快送医院。”
  特勤说:“好,我来开车,你开车,都活不了。”
  妈的,够直接。

  跟特勤一起跑了出去,上了车,我进了后座,一脚把表姐夫踢到一边,然后我抱着姗姗坐在了车后。
  特勤发动车子。
  我掏出了电话。
  “妈,我救到姗姗了。”
  抽泣声传来,过了一会。

  “姗姗她怎么样?”
  “姗姗她...唉!”
  我没办法说,唯有一声叹息。
  姗姗的情况不太好,我真怕这孩子出点事,让我妈受不了。
  我妈感觉出来了,她追问我,“儿子,姗姗出了什么事?你告诉我。”

  我想了想,斟酌了一下语言,我说:“姗姗受伤了,还挺严重的,我现在送她去医院。”
  我妈说:“那...那她没事吧。”
  声音都抖了。
  我说:“妈,有我在,我会尽最大的努力。”

  我妈说:“交给你了,儿子,你们去哪家医院?”
  我告诉了我妈,这是特勤选的医院,医院很大很专业,最重要的是离着我们近。
  到了医院。特勤把车停在了停车场,他说:“董宁,我就不进去了。”
  特勤的身份敏感,有很多禁忌,他不跟着进去自然有他的理由,今天帮了我这么多,我已经很满足了,真的,要不是他在,姗姗这条命就没了。
  我说:“谢谢你,兄弟,我处理完找你喝酒。”
  特勤笑笑。没答应也没拒绝。
  我抱着姗姗下车,表姐夫在车里面扭动,我想了想,觉得把表姐夫放在医院的停车场里不好,有人看到后,肯定报警了。
  我撕下他嘴上的封条,表姐夫大口的呼吸着,仿佛没呼吸过空气一样。
  “出来!”
  我训斥道。

  表姐夫缩着头,小声的说:“董宁,别对我这么凶啊!”
  我说:“少他妈的跟我废话,马上给我出来。”
  表姐夫一点点的挪了出来,气得我好想再给他几脚。
  我真想让他看看现在姗姗是什么样子。全都因为他才如此,虽说他不是动手的那个,但也有直接关系。
  我恶狠狠的说:“跟着我进来,你要敢跑,我弄死你。”
  表姐夫哭丧着脸,连连点头,他,已经被我吓破了胆。
  姗姗的状态还好,还有意识,比刚才好多了。

  抱着姗姗进了急诊室,急诊医生连忙安排,看到姗姗触目惊心的伤,医生问我怎么回事,怕是我虐待的,我告知医生孩子被绑架,刚刚救回来,医生注意到被捆住双手的表姐夫,问我是不是劫匪,我说他就是个神经病。
  心有犹豫,表姐夫该死,可他毕竟是表姐老公,不管怎么说还有孩子,可一想到姗姗的样子,又想将表姐夫碎尸万段。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有一次便有二次,表姐夫走上了绝路,我不会在后面推他一把,也不会拉他一把。
  给齐语兰打了电话,告诉她这边的情况。齐语兰说剩下的事情可以交给当地丨警丨察,只不过不知道能不能抓到那个变态。
  我觉得悬,那个人给我很不好的感觉,他游刃有余,就算天罗地网也罩不住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