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5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明白,刚才孟玉玲不愿意让自己帮忙,那是不想连累自己,也是她的一种深深悔恨。即使她刚才没有再次跳进那条雁云河,更大成分也是在“可怜”自己,不想因她的举动而让自己受伤。说不准什么时候,她又会走上不归路。想到这里,楚天齐不禁心中一痛,感觉眼角都有些湿润。
  仰起头来,楚天齐内心感叹不已:多么善良的女子,怎么会是这样的人生?你怎么就不让我帮忙呢?疑问一出,楚天齐又不禁茫然了,自己又能帮她什么呢?她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他心知肚明,可自己又能给得了吗?给不了,根本给不了。
  叹了口气,楚天齐又想到了刚才她的各种神情。他记得,孟玉玲趴在自己肩头的时候,脸上神情非常恬静,那种因死亡而解脱的恬静。他还记得,她在看到自己的一刻,曾有短暂的欣喜,随之既是平淡,抛却一切的平淡。他更记得,她在离开自己时,那决绝的语气和神情。他知道,他已经对生活不抱希望,她的心死了,哀莫大于心死。
  想着孟玉玲的遭遇,楚天齐不禁深深自责。他知道,孟玉玲现在遭受的虐待与欺凌,与自己有很大关系。虽然当初孟玉玲背叛了自己,虽然自己没有一点加害于她的意思,但客观上,她所遭的罪大部分却是因自己而起。
  楚天齐明白,因为张鹏飞自身花天酒地、品行不端,那个畜牲就把自己和孟玉玲的恋爱关系想的非常不堪。因为到现在孟玉玲没有生下一儿半女,畜牲就怀疑她以前极其不检点,怀疑她是多次堕胎所致。因为畜牲多次和自己挑衅,可又几乎没有一次占过便宜,甚至败的很惨,便把一腔怒火撒到了孟玉玲身上,撒到了认为不守妇道但却非常单纯的老婆身上。
  “明白了,明白了。”楚天齐轻声自语着。他想到了她这次遭虐的原因,肯定是和前几天的那次对决有关。当时自己把张鹏飞的丑行告诉了张天凯,张天凯肯定要对孽子严词申斥,甚至不惜大打出手。以张鹏飞的品行,肯定不会认识到自身过错,反而会把这些帐都记到自己身上,记到自己这个被动还击的受害者身上。尽管把自己恨的要死,但那畜牲暂时又拿自己没办法,自然孟玉玲就成了其最好的出气筒,也是唯一任其撒气的人。正是畜牲对她的非人虐待,也才让她丧失了活下去的信心,以期得到彻底解脱。

  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解脱呢?为什么不选择离开畜牲呢?问题刚刚出来,楚天齐便意识到自己的单纯,肯定是畜牲不同意离婚,就是要这样折磨她,让她遭受非人的身心摧残。这种情况下,谁都没法真正帮到她,而且越帮会让她越是万劫不复。
  就照这样的生活状态,孟玉玲真的活的生不如死。想着尽管背叛了自己,但却曾经爱的刻骨铭心的初恋情人,楚天齐没有对她的任何记恨,有的只是对张鹏飞那个畜牲的愤恨。
  既然无法帮助她脱离苦海,那就要把这个苦海毁掉,让这个畜牲失去害人的资本。这不但是解救孟玉玲,也是在解救许许多多受这个畜牲摧残的女性,更是替社会除去一个为害无穷的恶魔。想到这里,楚天齐顿觉浑身充满力量,忍不住暗道:畜牲,你等着,早晚让你自食恶果,让你接受正义和法律的审判。
  想到张鹏飞总有倒霉的那一天,楚天齐心境缓和好多,也不禁暗自庆幸,庆幸好几个巧合,今天才成功的救了孟玉玲。
  今天本打算直接回去,结果汽车出了状况,自己只能留在雁云市,这才为救人奠定了第一条件。本来准备和大学同学共进晚餐,结果云翔宇、于涛出差在外,自己才独自吃了晚饭,而后百无聊赖,才到了河边消暑,为下水救人创造了直接条件。虽然自己水性太次,甚至紧急情况下都浮不起来,所幸比一般人高了十多厘米,这才能脚踩水底,头部能够露出*水面,也才能在水里行走。

  自己有功夫在身,虽然水压前胸,稍微有些憋气,但还不影响水中行动;也正是有功夫在身,无论单手救人还是肩上扛人,自己都应付的从容有余,这也非常值得庆幸。还有值得庆幸的是,因为半袖衬衣乃有特制之处,自己才没忘脱掉衣裤,否则下水救人恐怕要很吃力,甚至危险。
  正是这种种巧合与幸运,也才让救人成为可能,并成功的救起了自己的初恋情人。看来这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孟玉玲有此一劫,但又命不该绝,楚天齐不禁唯心了一把。
  判断出孟玉玲命不该绝,楚天齐心情又好了许多。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在这里很长时间,该出去了。按说那一胖一瘦,应该已经离去了吧。这样想着,楚天齐站起身来。
  脚上传来一阵刺痛,不过好像比先前好多了,可能是药粉起了作用。想到自己受伤一事,楚天齐也不禁后怕,暗下决心,一定要尽快把游泳学好,也要学习必要的急救知识。如果自己会游泳的话,夜视能力强的特点肯定也能发挥出来,会为自己的水中活动增加更大的助力。
  调整了一下行走姿势,楚天齐一瘸一拐的向树林外走去。在临出树林前,他仔细的扫视一番周边环境,没有发现胖瘦二人,这才走出树林。

  站在树林边广场上,楚天齐再次看向远处的那个诊所,没有发现那两个记者,倒是看到了一个熟悉的所在——便利店。
  怎么这么熟悉?树林也似乎来过?脑中一闪念,楚天齐想起来了。自己在省委党校学习期间,曾经和宁俊琦来过这里,还钻了小树林。正是在小树林里,宁俊琦第一次主动吻了自己,两人吻的很投入、很尽兴,若不是被他人打扰,不知要吻到什么时候。
  想到这些,楚天齐脑中立刻闪现出宁俊琦的影像,不禁轻声道:“你还好吗?”
  “我很好呀。”一个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好小子,可让我逮住了。”
  谁?楚天齐第一反应是胖、瘦二记者,可声音又不对,忙转过身去。
  一个身穿淡雅长裙的女子从树林边上绕过来,面带吟吟笑意到了近前:“怎么?还在回味英雄救美呀?”

  看到来人,听到来人的话语,楚天齐脸上微微一红:“楚县长,你怎么来了?”
  “你能来,我怎么不能来?”来人反问着。
  楚天齐又问:“你怎么没有回去?”
  “你可以不回去,为什么我不能?”来人再次反问。

  “你怎么……”话到半截,楚天齐笑了起来,为自己问话的迂腐,也为对方的俏皮应对。
  来人也笑了起来,笑的花枝乱颤。
  来的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楚天齐曾经的同僚,也关系稍显暧昧的楚晓娅。
  对于楚晓娅的出现,楚天齐虽然稍显讶异,但并不吃惊。因为两人今天见了好几次面,只是他不知道她也没回去。
  因为分管许源县城建、土地工作,楚晓娅也参加了今天的会议。其实今天开会时,见了好几个老熟人,除了楚晓娅外,王晓英也是其中之一。王晓英已经升任玉赤县副县长,从黄敬祖手中接过了全县城建、土地工作。
  日期:2017-12-17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