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435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人谈到这个话题上,算是找到了一个共同点,夏邦浩之前也听赵红霞说过不少关于秦书凯的谗言,现在又听邬大光这么一说,忍不住叹气说,都说将怂怂一窝,要是浦和区的领头人一心只想着往自己的腰包里装货,却不把浦和区的整体经济发展放在心上,这样的当家人是无论如何不能在一把手领导的位置上呆长的。
  邬大光听了这话,心里不由狂烈的激动跳跃起来,邬大光说,是啊,是啊,很多领导也是同样的看法,可是秦书记是在市委唐书记手里提拔起来的,这才到浦和区当一把手书记时间不长,哪里有人敢动他心思呢?
  夏邦浩冷冷的哼了一声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依我看,关键还是基层的纪委不作为,只要把纪委部门的人给控制了,想要抓住某些人的把柄并不算是什么难事。
  邬大光听出夏邦浩话里有话,赶紧就势说道,夏书记说的的确有道理,浦和区的原纪委书记蒋曲瑞出事后,纪委书记的位置一直是空缺的,眼下倒是有个主持工作的,可是工作能力实在不怎么样,要是夏书记能把浦和区的纪委书记调整成工作能力强的人,或许咱们浦和区的局面立即会有很大的改变,到时候,整个浦和区的老百姓都得在心里感激夏书记援救他们于水火之中啊。
  夏邦浩见邬大光明显有些说过于夸张了,冲他轻笑了一下,并没有搭腔。
  当晚的饭局对于邬大光来说,显然是收获颇丰,不仅用工程转包的事情,牢牢的把夏邦浩从此跟自己绑定在同一条战线上,他也成功的巴结上了夏邦浩这个大靠山。
  从夏邦浩的话里,他听得出来,之前赵红霞在夏邦浩面前下的诸多功夫总算说有效果的,每每提及秦书凯的名字时,夏邦浩的眼里便会露出不易觉察的厌恶,这正是邬大光想要的效果,他心里乐观的估计着,有了夏邦浩在背后撑腰,只怕浦和区的局面很快会有明显的改变。
  请夏邦浩吃饭后的第二天上午,邬大光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召集了包括规划局,教育局的一把手等以前的老下属谈话。
  邬大光不无得意的口气把昨晚上自己跟市委夏书记吃饭时的一些情形描述了一遍。
  邬大光说,夏书记对咱们浦和区的发展还是相当关注的,他的意思是,如今浦和区的纪委书记是一定要挑选合适的人选来担任,否则的话,纪委的工作不给力,很多官员就大着胆子肆意妄为,对于整个局面的控制是相当不利的。
  邬大光说话的时候,两眼仔细的盯着手下一帮人的反应,几人相互看看后,规划局的一把手不无担心的口气说,邬区长,现在浦和区的干部任命,哪一个能逃得过秦书凯那关,纪委书记的职位想要弄个合适的人,恐怕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吧。
  邬大光听了这话,有些不耐烦的口气说,咱们关起门来说话,你们能不能不要尽想着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现在夏书记要对浦和区的纪委书记人选提出自己的意见,他秦书凯就算是再怎么牛逼,他敢跟市委副书记明面上对着干?
  众人听着邬大光说的话的确有几分道理,在底下频频点头交头接耳起来。
  邬大光相当乐观的口气说,这阵子的确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但是,咱们不能失去信心,官场上的事情风云莫测,谁又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呢?所以我希望大家都能打起精神来,只要夏书记能主持公道,我相信各位还是会有提拔机会的。
  显然,邬大光的最后一句话给大家打了一针兴奋剂,一个个都带着几分兴奋的神情热烈讨论起来。
  教育局的一把手抬头冲着邬大光说,邬区长,我们都是在您手里一手提拔起来的,就算是有人有心往秦书凯的队伍里靠拢,只怕秦书凯也未必给面子,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们在座的各位不管是以前还是以后,都一定是以邬区长马首是瞻的,邬区长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吩咐一声就行了,我们保证执行到位。

  邬大光说了半天的废话,也不过是想要帮底下人打打气,让这帮人对自己的领导权威重拾信心,现在倒是被教育局的一把手给点破了,他的脸上不由露出几分尴尬来。
  邬大光跟一帮人畅想美好未来的时候,浦和区又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邬大光心里明白,想要彻底的扳倒秦书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走上层路线是一种方法,可是最终还得靠实实在在的证据,才能把秦书凯置于无法反抗的绝境。
  在邬大光的心里认为,只要能想办法把秦书凯给收拾了,把浦和区的局面重新控制在自己手中,赵浩霞的案子也罢,月亮湾商业圈工程的事情也罢,一切的一切自然就会顺其自然的回归正常,回到自己的掌握之中。
  邬大光心里还有一张底牌就是赵浩霞手底下的原先养着的几个涉黑人员,一个叫朱爱江,一个叫李大龙。
  朱爱江是土生土长的浦和区人,要说这孙子的种种劣迹,那真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反正是涉及人命的案子一个也没有,可一些偷鸡摸狗的小勾当一直没断过,从十几岁开始就被其家人扫地出门,这些年一直在外头混社会,隔三差五的就进去吃两年牢饭,倒是交了一帮鸡鸣狗盗的朋友。
  李大龙就是朱爱江的狱友,此人以心狠手辣著称,前些年就因为卖西瓜的小贩少了他二两秤,他与之发生口角后,居然拿出管制刀具把小贩给捅死了。
  按理说,这样的行为,应该以故意杀人罪论处,少说也该按照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在闹市区公然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杀人,常规来说,就算是不判处无期徒刑和死刑,少说也该是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吧?结果呢,出人意料的是,李大龙的家里只有这么一个独子,于是出事后,其父亲尽管心里绝望至极,却还是带上钱到死者家里协商赔偿问题,李大龙父亲提出的要求是,只要死者家里承认,两人之间是有矛盾的,李大龙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就可以给与死者家属一定数额的赔偿。

  有钱能使鬼推磨的道理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卖西瓜的小贩家人经过了一番思量后,选择了李大龙父亲提出的建议,拿了钱,却向法庭做了伪证,承认跟李大龙之前就认识,李大龙的行为完全是属于意外事故。
  有了死者家属这样有利的证词,案件的性质一下子全变了,李大龙从故意杀人罪,一下子转变成为过失致人死亡罪。
  刑法第二百三十三条规定,过失致人死亡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李大龙在牢里呆了几年后,又出来了,从此更加有恃无恐,有人说,一个人一旦连人都敢杀后,便会对人命更加的似之如草芥,李大龙现在的心态更甚,在他的心目中杀人是可以逃过惩罚的,一条命也不过是做几年班房罢了,出来后,依旧是一条好汉,所以坐牢出来后,他再也不愿意干正道,一心想往黑道上混。
  日期:2017-12-17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