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赎之宿命》
第43节

作者: 海本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哦,”何承为转过了身,又变回了平时憨态可掬的那个样子,向伙计说:“我找人的,那个啥,”何承为指了指白文凯餐桌上那个吃完的空碗,道:“要不,就点一份跟他一样的炒牛肉饭吧。”
  “嗯?”伙计笑了:“他那个不是炒牛肉饭,其实是猪肉粥,你们平时是不是经常点炒牛肉饭?”
  “这样啊…”何承为显得有些尴尬:“随便随便,就猪肉粥吧。他吃什么我就点什么。”
  “嗯。”伙计记下后,应声走了。
  日期:2017-12-16 09:08:31
  何承为则再次把目光盯向白文凯。白文凯以前从未被何承为这样盯过,被盯得有些发毛,试探道:“怎么了,何叔?”
  “是不是你干的?”何承为用只有自己和白文凯能听得到的声音低语:“是不是?”
  “什么是不是我干的?何叔,你在说什么呀?”

  “谣燕。”何承为缓缓的吐出了这两个字。
  听到这两个字后,白文凯心里一惊,下意识的张了张嘴,却还没想好说辞。
  “是不是你干的?”何承为见白文凯没有立即回复,心里的怀疑又加重了一层。
  “谣燕…她…怎么了?”
  “死了。”

  “死了?”白文凯手处一抖,那根还燃着的香烟落下了地:“她…怎么死的?”
  何承为没有去理会那根落地的香烟,坐在白文凯对面,目光依旧凌厉直勾:“你说呢?”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白文凯舔了舔嘴唇,有些不知所措。
  “第一名死者的身份,在你们刑警大队那边,不是早就已经公布了吗?”
  “哦…你是说那个李谣燕啊。”
  “呵呵,”何承为开始冷笑:“不然你以为是谁?要不是因为我打电话给兴明,我还真差点忘了谣燕这个人。”
  “你打电话给老师?你们聊了什么?”

  日期:2017-12-16 09:10:17
  “聊了什么?说来也气,和兴明认识那么多年,他第一次挂我电话,直至现在,我都还联系不上他。你知道为什么吗?他一直很关注咱们这边的这起案子,叫我一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他。当我告诉他第一名死者的身份已经确认的消息的时候,他直接挂掉了电话。谣燕,呵呵,当时我还纳闷,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但一时半会又想不起来,今天,我才刚刚想起,谣燕,这两个字,与你有关!”

  与你有关。听到这四个字后,白文凯记忆深处的某个屈辱闸门再次被打开,他联想起了自己少年时的不幸,忽然有种抓狂的感觉在心口涌起。“请你住口!”白文凯用脚踩灭了地面上的那根烟,看上去有些歇斯底里。
  这个时候,伙计端粥过来了。何承为沉默着,见伙计端好粥走了后,才叹气说:“文凯啊,兴明知道了这件事后,没有跟任何人说起,甚至对我也作出了隐瞒,他到现在都还没有去揭发你。我也一样,我在知道了这件事的真相后,直至现在都还没有跟任何人提起,你知道我和兴明为何如此吗?”
  从这句话可以得出,现在的何承为,还不知道宋兴明已经去世。不过,自己现在又还能瞒多久呢?白文凯垂下了头,避开何承为的目光,跟地面上那根已经熄灭的可怜烟蒂较起了劲。
  “兴明和我对你都是有感情的,”何承为顿了顿,后才继续补充道:“我们都不想揭发你,你还是自首吧,自己做的事,自己要负起责任,这才是真正的男人。”
  “对不起…”白文凯终于再次开口:“我现在还不能去自首。”白文凯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承认了自己就是凶手。
  “你什么意思?”何承为怒了,站起来,上前直接抓起白文凯的外套衣领,问道:“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抱歉,”白文凯的口气忽然冷淡起来:“在此之前,我曾考虑过自杀。但,有些事情我必须去做,做完后,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哦…”听到自杀这两个字,何承为的心,软了下来。见坐在周围的客人向这边投来了诧异的目光,何承为松开了白文凯的衣领,冲周围客人呵呵尴尬道:“没事,没事,我们闹着玩呢,你们继续,你们继续,能吃多胖就吃多胖,能吃多白就吃多白…”
  周围人听后,笑了。而白文凯则整理了一下外套衣领,咬牙坐下,脸上没有一丝笑意。
  日期:2017-12-16 09:13:11
  周围人在笑了笑后,很快又别过了脸,吃着他们的饭,讨论着他们自己的事情。没有人会过多的去关注角落餐桌上的白、何两人。
  何承为见周围人都不再往这边看,刚想坐下,继续问白文凯,问他打算去做什么,就在这个时候,口袋里的诺基亚响了。
  “喂,小何。”何承为接起了电话:“什么?嗯…好…好的,我马上赶回去。”何承为的脸色看上去有些着急。
  “小何,梓然吗?”听到是何梓然的电话,白文凯很是好奇,也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直接问道:“梓然怎么了?说了什么?何叔。”
  “呵呵…没什么,”何承为挂掉了电话后,显得有些匆忙:“我得先去趟医院。”
  “去医院?”白文凯更加诧异了:“婶婶吗?梓然不是说没什么吗?”
  “呵呵。”何承为沉默了一会儿,一会儿后,才说:“小何,她不想让你关心而已。”何承为顿了顿,最后还是决定说出病情:“你婶婶她…被车撞了,伤到头,还有腰部和腿部,很可能残疾瘫痪。”
  听到这个消息,白文凯咽了一口唾沫,沉默着,却没说什么。
  “呵—你还是先管好自己吧。”何承为掏出五十块钱,放在餐桌上,随后转身,走了几步,又回头:“那碗粥我还没有吃过,你把它给吃了,别浪费。就这样—”何承为加重了口气:“—你好自为之。”说罢,才大步地走出“津汇高记”。
  白文凯见何承为大步而出,没有跟过去看情况。是的,一切都已经无法回头,他就算跟着去医院也白搭,就像何叔说的那样—先管好自己,把那件事给先做了。因为,时间已经不多了。他不能一错再错,他不想伤害何叔,不想再做那些会令他自己后悔的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