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赎之宿命》
第42节

作者: 海本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2-16 08:46:47
  2011年12月3号中午,津汇租处。
  “嘟嘟叮铃铃—”白文凯被手机呼叫声给吵醒了,睡眼惺忪的看了一下床头闹钟,这才发现已经到了下午,不由得吓一跳。昨晚,他在床上翻来覆去过好几次,以为自己肯定睡不着,想不到现在起床的时候,时针竟已接近下午三点,他睡了十多个小时。
  或许正是因为最近身体一直处于负荷运转状态,没有好好休息过,在刚躺下床的时候,虽然还想着别的东西,但一旦睡着,就会连续睡很久。这不难理解,很多战场上的士兵就是如此,由于在战场上精神一直处于紧张状态,身体上的疲惫感不断加深,到支撑不了的时候,他们会直接睡死在战场的沙土上。

  白文凯从床上爬了起来,感觉浑身酸懒,骨头节涨得像裂开一般,看来长时间的睡眠,非但没有好处,对身体反而是一种损害。
  手机呼叫声继续叫着,没有一点要停止的意思。
  白文凯活动着肩膀,走到窗旁桌边,拨开手机充电线,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不由皱眉。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来电号码是何叔何承为,对此,白文凯有种不祥的预感。
  日期:2017-12-16 08:50:06

  宋兴明的案子目前还没有引起警方的注意,就算引起了注意,就目前而言,也只能定义为失踪案,警方对失踪案的重视程度远没有命案高。再加上向刚儿子向大川在省城拱北马路上的那次殴打叫嚣事件,由于登上了报纸、贴上了网,全省人都知道,就算警方开始怀疑宋兴明的人身安全,进入警方视线,首当其冲的无疑都是向大川。因为向大川完全有雇凶伤人的可能。
  而自己,身为宋兴明的养子,怎么可能会被立即怀疑上?就算被怀疑上,也是被警方怀疑上,何叔怎么会怀疑上自己呢?
  不祥的预感?嗬嗬,是我太敏感了吗…
  在稳了稳心绪后,白文凯按下了接听键:“喂,何叔。”

  “你现在在哪里?”电话另一端,何承为的声音似乎不是很友善。
  “嗯?怎么了,何叔。”白文凯微微皱眉。
  “你现在在哪里?”何承为在电话另一端重复了一遍:“我现在在旧街区,怎么没见着你?屋内的家具物品似乎也都搬空了,你搬家了吗?住址变动了?”
  住址变动了…白文凯像是被震到一般,呆呆地站在桌边,神情也开始变得恍惚起来。

  住址变动,再画像,那个矛盾…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日期:2017-12-16 08:52:31
  “喂?你在听吗?”
  “嗯…”缓过神来后,白文凯对着电话那端道:“我在听,怎么了,何叔?”
  “我问你,”何承为再次重复了一遍:“你现在在哪?搬家了?”

  “我现在在津汇方街。”
  “干嘛搬家?方街哪里?”
  “你问这个干吗?拆迁啊,你又不是不知道,附近很多人都已经搬走了,过一阵子,就要正式拆了。”何承为以前从未用过这种逼迫的口气问人,对此,白文凯有些诧异。
  “你以前好像是不情愿拆迁的。”
  “是吗…没有吧。”
  “方街哪里?”
  “方街东南…”
  “具体哪里?”
  “红阳公寓这边…”
  “几楼几号?”
  “何叔,你问这个干嘛?”
  “几楼几号?”
  “三楼,三零二…”
  日期:2017-12-16 08:55:34
  “兴明呢?”

  “老师…”白文凯顿了半晌,半晌后才答:“在省城啊,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现在在干嘛?”
  “我…我现在在跟你通电话啊。”
  “除此之外呢?”
  “让我想想…下楼,到方街附近吃碗炒牛肉饭,算吗?”
  “哦。”何承为在电话另一端也顿了一会儿,一会儿后才继续说道:“别走,等一下我过来找你。”

  “嗯?”没等白文凯回答,何承为已经挂掉了电话。对此,白文凯觉得莫名其妙。
  不过,相对于何承为的电话,白文凯更感兴趣的是—刚才那一刹那间的联想。他为自己刚才的发现感到兴奋!现在,他需要把这个联想斟酌成一个成熟的思路,然后,以这个思路为基础,总结出一条线索,最后,再去具体实施。
  白文凯一边洗脸、刷牙,一边思索、推敲,越发觉得这个思路可行。在漱了几口水后,摸了摸肚子,才意识到肚子已经“咕噜”作响。
  日期:2017-12-16 09:02:57
  正思忆着,手机响了起来。白文凯掏出手机看了一下屏幕显示,又是何叔何承为。
  “喂,”白文凯按下了接听键:“何叔。”

  “我现在到了津汇方街,你在哪里?哪家饭店?”
  “津汇高记饭店。”白文凯想了想,补充道:“方街西边,招牌是红色的,应该很显眼。”
  “哦。”何承为简单的应了一个字后,很快又挂了电话。白文凯对此颇为诧异,今天何叔怎么了?
  管他的。白文凯吃完粥后,从深色格子外套的口袋里掏出了烟盒,抽出根烟,叼在嘴上点燃。心想,先吸根烟再说。
  烟雾在空气中弥漫,透过雾气,看向饭店门外,白文凯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身影正往自己这边走来。
  “下午好,”白文凯朝那个逐渐走来的身影打起了招呼:“何叔。”
  来人正是何承为,他的脸色此刻有些怪异,与平日中憨态可掬的样子大相径庭。
  日期:2017-12-16 09:06:19
  “你不用回队里吗?请假了?”何承为板着脸问。

  “嗯…”白文凯顿了半晌,才答:“拆迁嘛,要处理很多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
  何承为听后,没有立即说话,他两眼直勾勾的盯着白文凯,像是在怀疑着某些事情,又夹杂着几丝不敢相信。
  正在这个时候,饭店伙计过来了:“先生,需要吃点什么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