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124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明月痛苦的闭上眼睛,紧紧的抱住她,失声痛哭,“妈我听你的,我听你的,我不报警,我不报警了。”
  蔡舒雅松了一口气,流泪抱紧白明月,五脏如沸,一个劲儿的哭,“对不起,对不起明月,妈对不起你,对不起你……”
  “妈妈你在胡说什么,是我对不起你,如果不是我……”白明月哽咽着,说不出话来,更加懊悔,不应该逞口舌之快,得罪了上官映雪,害得妈妈无辜受累。
  白明月一无所知,一个劲的痛哭自责,蔡舒雅有苦说不出来,痛苦万分。
  上官映雪被直接带到了墨子寒面前,坐在轮椅上的墨子寒面色冷峻森寒,眼神就像刀子一般剜向她。

  上官映雪看到他,却惊喜万分,更加激烈的挣扎起来,“子寒哥,救我,你快救我,他们抓了我,他……”
  “墨少。”男人手劲沉重如铁,扣着她不放,带着她走到墨子寒跟前,恭恭敬敬的向他报告,“人已经救下了,她带来的那几个人该怎么处置?”
  “你们……”上官映雪脸上血色尽褪,震惊的看着他们,半天说不出话来。
  墨子寒脸上一抹戾气拂过,冷冷开口,“打断手脚,丢到警局。”
  这种人,手上都有些不干净的东西,他们被抓住,丨警丨察不会放过审问他们,至于谁把他们打伤的,他们不会那么没脑子的说出去,自己伤人未果反被他伤。
  “是。”男人恭敬的应了一声。

  “子寒哥,你……”上官映雪惊恐的看着他,浑身发抖,这几个男人居然是他的手下,他怎么会知道这事的?
  “白明月那个贱人居然敢告诉你……”倏地,上官映雪眼底掠过一抹怨毒,咬牙切齿怒骂。
  “住口!”墨子寒厉眸一扫,喝断她的话,“你居然敢做这种事?”
  他逼视着上官映雪,眼神锐利,仿佛随时要暴起伤人。

  上官映雪浑身一震,既而怨恨至极,咬牙看着他,“我做了又怎么样?难道你要为了那个女人伤害我吗?子寒哥,我不相信你会这么绝情。”
  “我警告过你,不准伤害她,你以为我真是说笑?”墨子寒眼底戾气浮起,骤然掠过一抹杀气,头顶乌云密布,目光狠厉如魔。
  他眼里一闪而逝的肃杀之气,彻底震住了上官映雪,她惨白着脸,失神般看着他,“不,你不会的,你不会为那个女人伤害我的,子寒哥,我们从小……”
  “够了!”墨子寒冷喝一声,愤怒、责备的看着她,神情复杂。
  他缓缓摇头,定定看住她,“不要再跟我提从前,看看现在的你,自私狠毒,哪里还是从前那个映雪。”
  他冷眼看着上官映雪,满心都是失望,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心里那个骄傲却不失善良的女孩,变成了现在心狠手辣的样子,陌生的根本不是他熟悉的那个人。
  “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上官映雪双眸瞪圆,似悲似怒,绝望的叫嚣:“还不都是你们逼的,为什么你要出车祸?为什么我要嫁给墨潇然那个混蛋。”
  她通红着眼睛,含泪看向墨子寒,痛苦万分。命运为什么要这么捉弄她,原本她可以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原本她会过得很幸福,却没有想到……

  “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墨子寒冷漠的看着她,终于明白,她已经不再是他爱过的那个映雪,彻底和他没了瓜葛。
  他爱的那个映雪,或许从他车祸之后,就已经死去。
  上之心映雪神情几度变幻,有恨有怨,最终,她换了脸色,凄婉的看向墨子寒,眼泪崩落如雨,她不相信他会如此绝情,试图用旧情唤醒他曾经对她的感情。
  “子寒哥,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十几年的情份,我都要离婚和你重新开始了,你却不肯答应我。那个女人哪里比我好,你宁可要她也不要我,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
  上官映雪含恨看他,厉声追问。无论如何都不甘心,他居然亲自带人,保护了那个女人,为了那个女人来质问自己,他难道忘了,谁才是他曾经爱过的女人。

  “的确,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十几年的情份无人可比。”
  墨子寒蹙眉,随即冷酷一笑,讥讽的看着她眼底掠过一抹喜色,目光沉痛,语气冰冷,“可你有资格说这话吗?”
  “你说什么?”上官映雪一怔。
  “你没有资格说这话。”墨子寒眸光冷冽,沉静的看着她,“在你选择背弃我,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你就没有资格再说这些。”
  “子寒,我当年也是没有办法,你出了车祸,医生说你的腿,你的腿……”
  上官映雪脸上满是痛楚,怔怔看着他坐在轮椅上的样子,失声痛哭,“说你的腿再也好不了了,我、我一时无法接受,所以、所以……”
  “所以你就毫不犹豫的放弃了我,选择了墨潇然对吗?”墨子寒声音冷静无波,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可以这么冷静的提起这些事情,更可以平静的面对她。

  或许,对他而言,无论关于过去,还是对于上官映雪,他都已经放下,不在执着。
  “子寒哥,我、我也不想放弃你的,我也很痛苦、很难过,我那么爱你,我也不舍得……你、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们重新开始,我会弥补……”
  墨子寒沉声打断她,“你不是爱我,你是爱你自己。”
  “不,我是爱你的,我一直都爱你。”上官映雪拼命摇头,努力想要解释,“我……”
  墨子寒摇头,坚定的看着她,倏地自嘲一笑。
  “你确定你是爱我吗?如果真爱我,你不会在当年,刚听到我的腿治不好的消息,不到两天就和墨潇然一起公布了恋情,你有没有想过,这对我来说有多残忍?”
  “你没有想过,你想的只是尽快和我撇清关系,生怕我们墨家,会按照婚约,将你嫁进来专门照顾我这个残废,对吗?”
  墨子寒悲悯的看着她,当年,他母亲见他得知自己可能以后都站不起来,自暴自弃的样子。曾向上官肖邦提出,让上官映雪嫁进来,照顾他,安慰他。
  一直以来,他墨子寒都是上官映雪默认的未婚夫,可谁知道她想也不想的拒绝了。
  他说不清是同情当年的自己,还是同情上官映雪,毕竟,她嫁进来就要面对一个身体残缺的丈夫。
  “不是这样的,子寒哥,我没有……”上官映雪眼里满是惊恐,想要解释,可看着他冷静如斯的眼神,仿佛一切都被他看透,根本无从说起。
  “一个刚失去腿的人,很快就听到你移情别恋的消息,是怎样的感受?你但凡爱我一星半点,都不会这么残忍,映雪,你让我明白,你对我的爱,有多么浅薄。”
  墨子寒凝视着她,神情冷漠如冰,再没有一丝动摇,他缓缓补了一句,“浅薄到不值一提,根本没有你自己重要。”

  那时的他,根本没有同意温兰的话,他不舍得耽误上官映雪,不希望她日后都面对这样的自己,已经打定主意要拒绝这门婚事,却没有想到她比自己更快一步回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