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86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盛夫人、盛小姐出事的时候,都只有黎七羽在场——】黎家众亲戚像看死刑犯厌弃着她。
  她改变了性格,可遭遇完全一样,每件事都能和记忆那个无助的小七羽重叠。
  盛十年在黎百伊死之前,都以为凶手真的是她——小七羽的另一个人格。
  所以他以为她恶毒,远远地避着她,他憎恨着她把那个单纯的“小七羽”夺走了,他一直在等着“小七羽”再回来,宁愿守护着那颗心脏。
  黎七羽眼角滑落出泪水,她这个人格更失败!
  以前的小七羽至少很善良,所以有盛梦琴爱过,盛母爱过,盛十年……用真心爱过。
  而她呢?因为眼里只有仇恨,一心报复,做了那么多坏事,害了那么多人,她才是最最失败。
  薄夜渊,不怪你不爱我,我这样的人……连自己都开始厌弃了……
  深深地想要自己消失。
  又一次从剧痛清醒时,黎七羽发现自己被拖到了一片墓地。
  狂风卷着暴雨,她的手脚都受了重伤,好像已经断掉了,一动不能动,肩骨被钉子穿过钉在墓碑,锁链将她缠绕在石碑,是黎百伊死亡的姿势。
  猩红的帷幕挽下,俊美男人躺在大床,仿佛有着死亡的感应。
  薄夜渊额头泌出冷汗……
  梦里,黎七羽溺在海水,长发漂浮着轻盈气泡,低声叫他。
  【薄夜渊……薄夜渊……薄夜渊救我……人不是我杀的,为什么你们都不相信我?只有我最恶毒,最坏,最该死……我死了,你是不是会开心……】
  薄夜渊胸口剧烈起伏,像窒息地呛满整个胸腔。
  他伸手去抓她,猛地从床醒来,赤躶着身,浑身都是汗水。
  窗外是狂风骤雨的黑暗,他却仿佛看到一抹天光,扬起的窗纱宛如黎七羽少女的裙摆,她像躲在窗帘后偷看他。
  薄夜渊赤脚下地,一摇一晃地朝她走去。
  黎七羽满面是泪,手里捧着水晶狮子座的盒子,发条在转动着音律……
  【薄夜渊,我们的孩子死了……】
  薄夜渊身形一僵,去抓她的手只触到厚重帷幕内的窗纱,哪有她的身影。他不管不顾地将窗纱扯到怀里,只能抱着虚无。心脏在胸口空落落地疼痛,他力度太大扯痛胸口的伤。
  窗外,暴雨的薄家城堡庭院开进来车,保镖撑开黑色大伞,雷克也在,打开车门接下来一个女孩。
  薄夜渊凝站在窗口,看到黎七羽走下车,那大伞一晃而逝遮住了她的身形。
  他不管这是不是幻觉,发疯地打开门,不顾走廊里佣人的劝住,没命地朝楼下跑。

  一口玄关处,几把收拢的伞滴靠在架滴着水。
  女孩身裹着保镖的大衣,长发蓬松,血迹斑斑,在搀扶下一步一走地晃。
  薄夜渊的脚步急促地下来,所有人看到他,雷克一怔:“少爷,你还病在身,怎么下床了?”
  薄夜渊仿佛什么也听不见,笔直穿过所有人影冲到她面前,将她轻轻按进怀里。
  叶之璐靠在他胸口,委屈的泪水瞬间喷涌:“薄夜渊……呜,呜呜呜……”
  好痛啊。
  黎七羽扬起脸,暴雨浇透着她的伤口,鲜血漫流开了,她的身体麻木痛的是胸口那颗心,痛得那么剧烈,仿佛算她死了,它还会跳动地疼痛。
  黎母在碑前立起大伞,放下洁白花束。当初黎百伊暴毙连块墓地都没有,现在终于能立碑葬在这里,马让黎七羽去陪她。
  黎七羽垂着头,目光呆滞滴着雨水,挽起唇看到薄夜渊牵着叶之璐的手从远处走来。

  【七羽,谢谢你用命交换了我,我以后会代替你,对薄少很好的……】
  她的灵魂深处宛如分裂,有个模糊的意识在逐渐地清明,取代她。
  阴霾的天空划过豪华飞机,黎七羽强压下去觉醒的另一个人格,蓦然惊醒,颤抖着脸紧紧盯着它降落。
  仿佛那个邪狂的男人走下来,将她拥进怀里,说着他们再也不会分开的话……

  黎七羽挽起龟裂的唇瓣,是她亲手推开他的,还有脸期待他来救她么?
  飞机在墓地山下缓缓降落,从机门里下来了冥王般的男人,长款大衣,一双阴暗的眼仿佛忘川河的深底。
  飞机靠近公墓的时候,北堂枫接到警告,再靠近立即让黎七羽死!
  经过谈判,黎母答应让他一个人过来。
  于是他踹掉飞行员,自己来了。

  黎母将丨炸丨弹缠在黎七羽全身,手里握着遥控器,冷笑道:“再靠近我让她炸成碎片。”
  北堂枫的长靴独自走过长长阶梯来,相隔十米的距离停下,双手举起来表示自己无害。
  黎母一只手拿着拐杖,嫉恨地捅在黎七羽满是血迹的身,这些男人到底看了黎七羽哪点,只是那张脸?
  “放了她,你要什么条件随你开。”北堂枫在暴雨,眼神猎猎地喷着杀意。
  黎母大笑起来:“我要你的命呢?”
  “我的命不如北堂家业值钱,我可以让你一世无忧。”北堂枫冷窒道。

  黎母笑容狰狞,她现在这个样子,活着不如死了,是要报仇的心坚持她走到这一步,她不要荣华富贵,只要黎七羽死。
  “啊……”黎七羽低声喘息,拐杖的锐刺扎得她鲜血直流。
  北堂枫眼神可怕:“别动她——”
  黎母掏出一把匕首扔过去,北堂枫接在手里:“你们这些男人,关键时刻不都还是顾自己的命,别装的情深似海有多爱,黎七羽这种货色,追求他的男人很多,可肯为她去死的没有。你朝自己捅一刀,我让你过来见她,跟她告个别。”

  北堂枫握着匕首,眼眸阴暗地紧缩。
  “哈哈哈哈哈哈哈……”黎母狂笑不止,“我知道你不敢!”
  匕首狠狠地捅进了左腹,鲜血顿时染红了他的大衣。
  黎七羽空茫的眼转了转,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黎母眼有可怕的恨意,掏出手铐扔过去:“既然你想陪黎七羽死,我成全你,衣服全脱了不许携带武器,把自己的手铐起来。”
  北堂枫抽出匕首,鲜血飞溅哐当丢在地,他脱下带血的大衣、衬衫,长靴和马裤,结实紧绷的胸膛只剩一条丨内丨裤,腹部的伤口被雨水冲刷着血迹,看得出伤口很深,血流的很快。
  大雨打湿了北堂枫的短发,他铐双手,眼眸里竟是邪气:“可以?”
  “过来吧。”黎母一把揪起黎七羽的头发,狠狠是一巴掌掴下去,“你的未婚夫要陪你死,我成全。所有接近你的人都会凄惨无,谁叫你是丧门星?”
  雨雾如夜,黎七羽空洞的眼只是定定盯着北堂枫腹部流血的伤口……
  黎母握着遥控引爆器,防备地退后几步,蓦然用拐杖朝北堂枫刺去:“跪下!”
  北堂枫那样骄傲的一个男人,深邃的眼盯着黎七羽,膝盖跪了下去。
  黎七羽不明白,眼眸像裹着潮湿的大雾看着他,她的呼吸微弱,其实已经没有多少意志力,每一口气都越发地发窒。
  而在北堂枫的眼里,她看到了同样的大雾,随便动一下要凝结成泪的雾。

  他眼眶赤红,看着她一身的伤口,那表情她还痛……
  她差点以为,是薄夜渊站在她面前,这样一脸痛苦地看着她。
  黎七羽喉结起伏,伤痛地哭了出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心会那么痛,全身被残虐得快到极致了她也没流泪,这一刻泪水掉下来。
  诚如黎母所说,所有人在最关键的时候都放弃了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