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85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少爷……她像被一盆冰水浇醒,她怎么忘了那个孩子。叶之璐的确是无辜的受害者,不该承受这些伤痛。当初不是她一手主导的悲剧,叶之璐根本不会被卷进来,还几次差点丢掉性命。
  如果她真的在北堂枫手里,以他嗜血的个性,真会迁怒给她。
  “这是薄夜渊的意思?”她张了张唇,耳鸣得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雷克沉吟:“是。”
  “好……我去。”黎七羽抬起脸,阳光好像格外刺眼,刺得她眼眶发痛。
  她早不具备幸福的资格了啊,手里捏着那么多条人命,竟还妄想要跟薄夜渊在一起,还要踩着多少鲜血才甘心。她犯的错,她来弥补。
  “黎小姐真的答应?”雷克惊喜问。
  “我有选择么?”黎七羽冷笑,举起手,“要把我铐起来吗?”
  “委屈你了……”雷克使了眼色,身后两个仆人前,拿出一圈麻绳将她困缚起来。黎七羽浑身痛得吸口气都疼,一颗心更是沉进无望的深渊……
  “薄夜渊伤势还好吗?”
  “少爷很好,匕首刺在左胸,伤口虽深但无性命大碍。”
  黎七羽的心放下了,整个身体也像石头一般沉重地倒了下去。每次在她差点相信他爱她的时候,他放了手。也许真的是她性格有问题,不配被爱吧。
  汽车开高架,只派了一台车两个保镖过去,对方严格申明了,带多了人当场撕票。屏幕里播放着实况,叶之璐被铁链绑在椅子,已经遭受过鞭打了,身的伤势并不黎七羽少。
  到滨城郊区废旧的工厂,这里已经被对方的人占领,各个路口把关,瞭望塔都有狙击手。黎七羽的车在入口被拦截,两个保镖架着她前行。
  黎七羽浑身都疼,头被棍击的伤让她一直昏昏沉沉……
  叶之璐陷入度昏迷,一盆冰水朝她浇下去,她清醒过来惊惧地尖叫。
  “闭嘴!”一个耳光扇下来,她肿得面目全非的脸重重撇向一边。
  “别打了,”黎七羽嗓音冷清,“我来了。”
  叶之璐嘴里含着血水,呆呆地盯着黎七羽,被吓得精神紊乱了。
  两个保镖将黎七羽丢给对方,其一个提着医药箱,当场过去给叶之璐松绑,进行简单包扎。
  “薄夜渊……”叶之璐痛哭着问,“是他来救我了吗?”
  “是少爷派我们来的,别担心,我们马救你出去……”

  叶之璐颤颤地发抖,无助哭喊着薄夜渊的名字……
  保镖拖下外套披在她身,一直安抚她:“少爷在等你回家,没事了……”
  回家……有薄夜渊的家,她再也回不去了。黎七羽被按在椅子,被链子缠起来。
  她眼皮微沉,看着叶之璐被救走,心里是一片被大火烧过的荒芜。

  仓库斑驳的大门关,黑暗和危险笼罩而来……
  黎七羽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不是北堂枫的人——?!
  空旷破旧的工厂四处摆满了人形高的汽油,一旦开枪走火,整个工厂都将进行毁灭性的爆炸。
  黎七羽眼前一张长桌,摆满了各种刑具……
  有一些沾着血,已经招呼过叶之璐了。
  只有几个保镖看守着黎七羽,穿着类似北堂家族的制服,但一看那布料的做工、质地,知道是仿造。何况如果真是北堂枫的人,他也没有蠢到让手下穿得这么明目张胆,差在胸前挂个牌子:我是北堂枫的人了。
  这些保镖恶声恶气地,说话粗鲁,素质和涵养都很低等。
  “你们是谁……”黎七羽痛得问,听到有脚步声从铁皮楼梯下来。
  黎母一条腿陂着,拄着拐杖走来。她脸脖子仿佛被大火烧过,烫疤让她半张脸面目全非,戴着个帽子当仍遮不住她被烧光头发的头皮。

  “黎七羽,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黎七羽眼神掠过一丝疼,仿佛被针扎过。她有多惹人厌,她的母亲会成为想杀她的仇人。
  黎母走到她面前,按下椅子的按钮,一阵电流击打她,仿佛无数钢针在同时穿过她的骨头——如果不是她这两天没吃东西,她不只是痛到小便失禁了。
  黎七羽当场痛得晕死过去。

  黑暗,小七羽缩在小小角落:【十年哥哥……不是我……】
  【我亲眼看到你昨晚出去了,为什么骗我?】
  【我没有出去,我一直在睡觉……七羽不撒谎……】
  黎母狂笑着,叫人提了冰水将黎七羽泼醒。

  “你永远是被抛弃的那一个。当年盛公子抛弃你,选择了百伊。现在薄帝也抛弃了你,选择了别的女人。”她抬起拐杖尖锐的一端,狠狠捅在黎七羽的肩。
  黎七羽痛得嘴唇颤抖,脑子却蓦然清醒:“所有的事都是你做的……是你们抓了叶之璐,栽赃我?”
  “是又怎么样,没人会相信你。”黎母狠声说,“当年不也连你自己到最后都怀疑是你杀的人?”
  当年黎七羽梦游,无意识地在夜晚走出去。她有解离症,小时候性情大变过,而在病发前征兆是梦游,这一点黎母是最清楚的。她利用黎七羽的病制造疑团,所有脏水都泼到黎七羽身。
  透支一个人信用度的方法,是让她不断“说谎”。
  “所以,根本没有另一个我……”黎七羽低声笑了,她这次还没有解离症病发,是她自我怀疑,幻想出来的黑暗七羽。
  “可惜没人知道真相,你是凶手。”黎母眯起恶毒的眼,“现在是你死期到了。”
  “是谁在帮你?”黎七羽头发滴着冰水,黎母没有这样通天的本事。
  “等你去了地下,百伊会告诉你的。”黎母抽出拐杖,又一次刺下去。

  黎七羽嘴角流出瑰丽的鲜血,她已经知道幕后的人是谁了,其实很好猜,是她被迷惑了视线,一直以为是她自己。
  难怪历史惊人相似,黎母用同样的手段,把几年前的嫁祸案,重新演绎一遍。
  “为什么……那么恨我……”黎七羽眼神黯淡无光,“既然那么讨厌我,当年……不该把我生出来啊……”
  这辈子她只想要一份爱而已,谁也不愿给她……
  黎母眼里只有残酷的憎恨,没有一丝丝情感,命令保镖给她刑。
  黎七羽的身体不堪重荷,痛苦一波波朝她袭.来,手、脚、头、身体,能被折磨的地方轮番地用刑,痛,更痛的是她那颗衰竭的心。

  明知道黎母恶毒,可同样是母亲她对黎百伊疼爱有加,对她恶到极致——
  为什么?
  “啊……”
  一波波的痛楚宛如在炼狱煎熬,黎七羽无数次痛晕又被扎醒,每次都恨不得自己快点死掉。
  可是偏偏,这些皮肉的折磨让她死不掉……
  “别让她死了,她还不配这样死了。”黎母的嗓音恍恍惚惚传来。
  【我当时收到一封信,是黎七羽约我出去的,后来我都不记得了……】叶之璐的脸在记忆的水波荡漾。
  【七羽,是你写信给我,约我去见面啊,到了红树林我被从后面打晕了……】盛梦琴躺在病床,头部缠着一圈圈的绷带。
  【小少爷她碰过,一定是她黎七羽下了毒,证据在她身!】薄家人将她围困在角落。
  【盛小姐食物毒了!她晚吃了黎小姐亲手做的蛋糕……接近过盛小姐的只有她。】盛家人咄咄逼人地围住她。
  【七羽,为什么骗我?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你……为什么你还要对我撒谎。】盛十年忧郁的脸隔着岁月的长河晃荡。
  【黎七羽,你这么恶毒,要报复冲我来,别伤害无辜的人——】薄夜渊将她狠狠按在墙,像野兽要撕裂了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