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84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模糊,一个人影朝她走来,看着蹲在墙角落痛哭的她,弯下颀长的身体揉揉她的头:是不是吓到你了?我是你最亲的人,我死了不害怕,我不会伤害你……七羽,我只会保护你。
  黎七羽痛哭着泪水都要流干了,忽然身体被大力动荡。
  她干涩地睁开眼,一个小佣人推醒她。
  黎七羽坐起来,发现自己换了干净睡裙,还躺在那张床,只是床裙整洁如雪。仿佛那血腥的一幕没有发生过!
  “你可以走了,你手的锁链已经解开了,出去后会有人送你离开。”
  黎七羽面孔苍茫,嘴唇动了动:“薄夜渊……”
  她抓着佣人逼问薄夜渊怎么样了,佣人茫然不知,她想要去见他,固执地去了薄家主堡。
  “黎小姐,你不能去,我得带你离开……”
  “滚开。”黎七羽推开带路的保镖,强硬地推开一扇门。她装梦游的时候,薄夜渊带她出去过,这路她很熟悉。

  从后花园一面攀爬着蔷薇花的石门走出来,她好久没有见到阳光,有些炫目,几个在浇花的佣人诧异看到她。
  黎七羽一脸苍白,笔直朝主堡走去。没有薄夜渊带着她,主堡到处守卫严格,她连大门都进不去……
  但是她看得出佣人们神色惊慌、脚步匆匆,透过拱形窗看到大厅里兵荒马乱。
  一定出事了……薄夜渊出事了。

  黎七羽慌了,竟突然被抽去力气走不动一样,蹲下来抱着自己只想无助地流泪。
  她看到他流血不止吓坏的时候,他一直在安慰她,别害怕。
  甚至他当场后悔不该让她做这个残忍抉择……
  薄夜渊以为她会舍不得,他跟自己打赌,用这条命去验证她的爱。如果输了,他想让自己死心,除了这个办法,他找不到放下她的决心。怕哪怕放了她走,他还是会死灰复燃地一次次把她抓回来。
  除非她亲手杀死他,哪怕肉体没死,她动的手他的灵魂也死了。
  黎七羽的耳边回荡着他虚弱喘息着最后的话,他说那一刀,她杀死他最后爱他的心。
  他真的爱过吗?
  黎七羽恍恍惚惚,到现在还不相信薄夜渊爱过……
  陷入爱情里的人都不知道,爱情是说一千句我爱你,你不信,说一句我不爱你,你信了。
  每个陷入爱情的女孩都患得患失,受到一点点冷落怀疑他不爱她了。
  黎七羽有过那么多被抛弃的遭遇,彻底失去了安全感,在爱情的漩涡里像个再也不知道怎么去分辨和相信的孩子。
  她下意识地想要逃避伤害,把自己一层层保护起来。
  “黎七羽?这只破鞋怎么还敢在薄家出现!”强势的嗓音响起。
  薄老太接到下人通报说看到黎七羽了,冷冷出现在主堡门口,命令佣人狠狠教训她,打断她的腿让她爬出去!
  黎七羽扬起脸,几个气势汹汹的下人冲过来,手里提着棍子、扫帚。

  黎七羽势单力薄,身连防身的东西都没有,她神经还恍惚着被两个人按住,一棍子敲下来。
  头疼得要裂开了,差点晕死过去。
  薄老太冷冷地道:“打,给我狠狠打残打废了,当做混进薄家的贼打她!”
  铺天盖地的棍子朝她落下来,背部、臀部、手脚,痛得她趴在地起不来。
  她出于保卫意识护住头部,狠狠扑向一个佣人……
  薄老太对黎七羽本来恨之入骨,这些天她听下人说过了,到了晚薄少带着黎七羽在庄园里逛,虽然那些站岗的守卫都不敢泄密,总有薄老太的眼线知道。她气得发指,叶之璐都是因为黎七羽才被抓起来,现在绑匪都把威胁视频寄到薄家来了!
  “老太太,我看祸害一次除干净,趁这次机会把她打死了,尸首丢到后山去喂狼吧。”亚瑟管家建议道,“要是半死不活她回到北堂山庄,告我们一状……北堂少爷的个性你知道,像疯狗一样不好惹。”
  薄老太脸色铁青,扬声:“那往死里打!你一次次害我们薄家,想害我夜渊,死一百次都不够!”
  薄夜渊……
  黎七羽只是听到这三个字,心脏像裂开了,原本挣扎的小身子认命地不再动弹。
  如果他死了……她也一起。

  【七羽,我爱你……】
  迷离间,仿佛他的唇在她耳边,低声地呢喃。
  她的头被打破了,一股猩甜从喉头里溢出来,浑身的骨头被棍子打得沉闷作响,怪的是……她解脱地笑了,身体麻木得没有痛觉……
  “老太太不能打,快停下都停下,别打了——”雷克风急火燎赶来,“少爷醒了!”
  薄老太一僵,面露欣喜:“夜渊醒了?快带我去看看。”

  黎七羽身落下的棍子消失,她浑身是伤倒在地,眼神空洞。
  薄夜渊醒了?他没事是么?
  雷克身后带过来的两个仆人,跑来扶起伤痕累累的黎七羽。
  “怎么都停了,继续给我打。”薄老太冷冷下令,“今天谁也救不了她。”
  “少爷命令我把黎小姐安全送出去,他的个性你知道,问责下来我担不起。你们两个,还不快把黎小姐送走。”
  “我不走……”黎七羽低低地喘息,“我要见他……我有很多话……说。”
  她说好要绝情无情再不动心,到了这时候,竟还是毅然选择相信她。
  “少爷没有说要见你。”雷克皱起眉。
  “麻烦你转告他……我想见他。”黎七羽根本站不稳,感觉左脚骨折了疼得很。
  雷克略一迟疑:“那黎小姐等等,我去通报。”
  薄老太变了脸色。让薄夜渊看到黎七羽这样子,只怕是一场世界末日。
  她加快脚步跟进主堡,喊道:“雷克,你站住——”
  黎七羽站在那里,鲜血凝结着长发,满脑海里却都是薄夜渊痛苦的脸。

  她从来没有这么不顾一切地冲动。忘记了小七夜,忘了北堂枫的要挟,她只想再信薄夜渊一次。
  什么都不想管了,算世界马毁灭,她也不去考虑……所有的困难都丢给明天,她今天只想把真相告诉他。
  她耐心地等着,等到大雨滂沱,像一只死鸟蜷躺在阶梯。
  等到每一口气息都越发微弱,鲜血纠结着她的长发,浑身一阵阵地发冷。

  她摇晃着起身,想要冲进去,佣人们拦着她……
  薄夜渊,他永远都不想再见她了吗?
  咳咳咳……黎七羽忽冷忽热,好像灵魂晃动着从深处分裂,涌动而出。
  她几乎要感觉她被一股力量卷入深邃的黑暗。

  另一个七羽要觉醒了——!!!
  黎七羽攥紧了拳,难受地喘息,直到一个声音拉扯回她的神智:“黎小姐,没事吧?”
  雷克脸色复杂出现:“我问过了,少爷不想见你,说缘尽于此。”
  这……真的是薄夜渊说的么?

  他说那一刀她刺下去,杀死了他爱她的心……
  “可我有个秘密……”黎七羽怅然地笑了起来,“小七夜……”
  “另外,少爷还对你有个不情之请。”雷克沉声打断。
  黎七羽艰涩地问:“你说……”她能帮的,一定帮!
  “叶小姐还在北堂少爷的手里,他发来人质交换的绑匪视频,但没有以他的名义,这情况处理有些复杂。如果我们这样把你送回去,叶小姐很可能失去利用价值,会被直接伤害,她毕竟是无辜的。”
  “所以意思是……人质交换……”黎七羽每一口气都裹着带刺的冰,“让我也变成人质,去交换叶之璐?”
  “看在小少爷年纪尚小的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