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83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黎七羽抿了抿双唇,坚定:“我不会选你!”
  薄夜渊怪异地笑了,将她的小手包裹在他的大掌,轻轻地摩挲:“选匕首,那你亲手杀了我,我放你走。”
  黎七羽浑身一僵,诧然看着他。
  “你杀了那么多人,多我一个又何妨?你不是恨我么,我死了,你不用再心心念念地报复。”薄夜渊又亲吻她,大脸贴在她的小脸,轻轻地磨蹭着。
  他太爱她,想到她受过那么多委屈,他沾满了罪恶都洗不清……
  死在她怀里,他心甘情愿了。
  “我死了,才会停止爱你的心。”薄夜渊细细地吻她的耳垂。

  黎七羽冷笑起来,他是在逼她么,以为用他的命要挟,她会妥协了。
  “薄夜渊,我跟北堂枫已经有儿子了!我很爱他们,我死也不会放弃那个孩子!我们早结束了……”黎七羽目光坚定,“怎么都不选你,我死也不选你。”
  留在薄夜渊身边,小七夜是死。北堂枫也不会事罢干休的。
  薄夜渊听到那个孩子,心脏变成荆棘的球,他从来不敢提她和北堂枫的孩子。
  “如果我们的孩子还活着……现在也已经出生了……”他喉头滚动着,拿起茶几的匕首放在她手里,“我欠你的,这一生你不给我机会偿还,这条命赔给你。”
  “你的命太肮脏,我不要!”
  薄夜渊的大掌拢着她的小手,刀尖对着自己的心脏:“北堂枫,当年也是这个位置,我捅得,心脏刺穿。他本该当场毙命的,可他命大,刚好有匹配他的心脏,他又活了。你不要替他报仇么?”
  “……”
  “他的人一直在薄家庄园外监守,杀了我,你走出庄园能回家了。嗯?”薄夜渊异地笑,眼神是认真的一点也不像威胁。
  黎七羽的双手松开,小手掌里全是汗。
  薄夜渊笑了,蓦然扣住她的头,狠狠地吻她的唇瓣……
  迷人的男性气息攻城略地,他一只手解着衬衣扣子:“你舍不得我。”
  黎七羽心脏狂跳,狠狠地咬重他的唇瓣!
  薄夜渊挑着她的舌,狠狠地吮.吸,玩弄她,放肆地搅得她晕头转向。她的身体只是被他靠近,开始动情地晕红。

  她只被他触碰过,熟悉他的每一个频率,而最近这些天,他更是把她调教得难以抗拒。
  薄夜渊像一只猎豹,不让她有一丝逃脱的空隙,手掌扯下她睡裙里的小裤裤。
  “你滚——”黎七羽害怕地颤抖起来。
  薄夜渊拿起药丸放在嘴里,不顾一切地疯狂:“你不杀我,是选择跟我生孩子。七羽,我当你默认了。”
  “我没有——”
  “来,把腿张开。”他像被魔王附体。
  黎七羽紧紧闭拢双腿,不让他得逞,他捏起她的下颌,将药丸送进她嘴里。

  她瞪大眼,怎么也抗拒不了她,药味不苦涩,还有一股淡淡的清甜,像糖果的味道在彼此的口腔里弥漫。
  药沫融入唾液,被他强行喂下。
  黎七羽连吐的机会都没有,被他狂霸的吻占有。
  薄夜渊霸道起来她没有反抗的余地,整个人是床等宰的羊。
  她咬的他嘴唇里布满血腥,那腥气让她想吐,他终于松开唇,擦去她唇边的血丝:“吐出来,我再喂进去,你吐多少次,我喂多少次。今天不行明天再来。”
  他面无表情说着,大掌攥住她的大腿内侧,强行掰开她。
  薄夜渊把住她的腿,翘了翘唇说:“匕首在你手边,什么时候杀我我才会停。”
  “……”
  “七羽,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我们的孩子,我都视你们如宝。”薄夜渊腾出一只手扯下他的裤子,他早准备好了,连腰带都没系,“别这样看着我,整个过程我都遵循你意愿的。”
  这也叫遵循意愿?他是变相在逼她!
  黎七羽攥紧了拳头,愤恨地在他铁硬的胸膛砸着,奋起的肌肉硬得出,将她的小拳头砸得好痛。
  然而,他全身最硬的不是胸膛……
  “薄夜渊,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黎七羽双腿发颤,感觉到他蓄势待发的侵犯。
  薄夜渊诡谲地笑了,像个恶魔:“因为我爱你啊。”
  “……”
  “黎七羽我爱你,我表达不出有多爱你,如果爱只是单单的说爱,这不叫爱了。”他凶狠地沉下身子,“说不出,我用做的。”

  “唔……”黎七羽痛得皱眉,死死地推搡他。
  “我喜欢你的声音。”有声音会反抗的黎七羽才是有灵魂、有血有肉的她。
  他并不喜欢梦游七羽傀儡般的状态,但那样的她也好过没有她。不到万不得已,他根本不想让她沉睡的!他爱的是她的灵魂,不是这具皮囊而已!
  “啊…啊……啊……”
  黎七羽一声声地急促,突然耻辱地痛哭起来了。

  薄夜渊的动作有片刻的停顿,身体凌驾在她空,双手支着大枕头,看她哭得像一只脆弱苍白的鸟。
  他的睫毛被水珠沾湿,很快落下来,那么一滴,他压抑住疯狂快要把他席卷击垮的悲伤,继续动作。
  黎七羽无处可逃,他的十指扣住了她的手,每一次他都低声喊:对不起。
  黎七羽的心像坠进了深海里,无止境地下沉、下沉……
  她突然攥起枕边的匕首,最锋利的一端指着他:“薄夜渊,你出去!”
  薄夜渊的身布满了淋漓的汗,他英俊的五官像一副画,越来越远……
  他的表情像痛苦说不出。
  黎七羽好像有先知能力,每次要与他有长长别离的时候,她看着近在咫尺的他,却仿佛已经远了千山万水。
  后来的她,常常想起这一天,心如刀绞。这个抉择的路口,她会不会后悔。
  “我再说一遍,出去!否则我杀了你!”
  匕首抵在他的胸口,随着他俯身的动作,刀尖慢慢地插.进去。
  黎七羽发冷的手攥紧了匕首,薄夜渊面无表情着一张脸,深深朝她沉下去。
  匕首刺得更深,鲜血顺着她的手往下流,打湿了她的睡裙……
  她还没反应过来,他沉重的身躯蓦然倒了下来!
  刀尖向,他压下来的重力,她仿佛能听到刺破皮肉的声音。

  “啊——————”
  黎七羽蓦然尖叫,鲜血沾染在她身,快速地流淌开。
  薄夜渊的脸倒在她耳边,低沉地哄她:“别怕……我死了不会来找你……”
  黎七羽全身血液逆流,背脊发冷,听到他低沉地说:

  “你不想见我,我活着不能去找你,死了也不会来烦你。何况……这世界是没有鬼神的……怕什么呢笨女人……”
  他的唇角勾起一丝虚弱的笑,像往常一样亲吻她的发丝,“你真香……”
  黎七羽胸口被温热的血流覆满一大片,她原以为他是恐吓她的,吃定了她不会动她才做了这道选择题。她举起匕首,也只是想吓吓他的……
  “躺在你身边,我很幸福……一点也不怪你……别哭了……”
  都是他自私,放不走她,想要最后用命赌一把,赌她爱他。

  可他输了,她宁愿对他举起匕首也不要他……
  薄夜渊身体一点点地冷却,嘴角却挽着英俊温柔的笑意,像只是静静睡着的一个大孩子。
  黎七羽嘶哑地叫,他的身体沉重推不开,她疯狂地按着床头的呼叫铃。
  七羽,原谅我很自私,想以这种方式让你记住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