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82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变态的声音很轻松,听的出来他的心情很愉悦,人只有在得到自己想要的心情愉悦,比如关珊拿到她钟爱的价值好几万的包包。她会愉悦,比如白子惠拿到了一个大合同她会愉悦,男人得到梦寐以求的女神会心情愉悦,女人跟心心念念的欧巴约会会心情愉悦,那么,这个变态为什么会心情愉悦。他得到他想要的了吗?
  我控制自己,缓缓说道:“你的喘气声怎么这么大?”
  男人笑了起来,说:“我真是受宠若惊,你竟然这样关心我,告诉你也没什么,我刚刚做了很有益于身心的运动。出了不少汗,释放了不少压力,所以喘气声大了一些,无需挂念。”
  “你对姗姗做了什么?”
  听到我的质问,男人诧异的说:“你怎么知道我对那小女孩做了不好的事情?”
  “说,你做了什么?”
  男人笑笑,说:“那就需要你自己亲眼来看看了。”
  “你不是要钱对吧,那五百万你根本没打算拿走对吧。”
  我忍不住了,说了出来。
  我这样谈判其实是不对的,这个男人并不知道表姐夫已经什么都说了的事,这种信息不对等可以当成一个底牌来用,可我实在忍不住。
  男人说:“厉害。这都让你猜到了,让我想一想,一定是你那个废物表姐夫说出来的吧,跟女人一样,只敢在心里想,不敢当面行动。枉费我一片苦心,还想帮一帮他,真是浪费感情。”
  表姐夫低下了头。
  我说:“你到底要的是什么,怎么样才能把姗姗送回来。”
  这个变态既然要的不是钱,那么交易就改变了,也不需要去银行去取了。
  男人说:“本来还想等一会跟你说的。既然你问了,现在就告诉你吧,你想要回姗姗,可以,不过,你要跟我玩个游戏。Iwantplayagame。”
  说完,男人笑了,他的声音透着兴奋,说的英文是电锯惊魂的台词,分外惊悚。
  我说:“你想跟我玩什么游戏?”
  男人说:“游戏已经开始了,我给你十个坐标。姗姗就在其中一个内,你有三十分钟时间,找到了,就能把你的姗姗带回家,找不到,你的姗姗她就...呵哈哈哈!”
  男人笑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大,笑得我头皮发麻,就在他笑得最放肆之时,戛然而止,电话挂了。
  马上,我收到了定位信息。一共十个,分布的错落有致,到达最远的地方,如果不堵车的话,需要二十五分钟。
  特勤让开了驾驶位,跟我说:“你来开车,把定位信息给我。”
  我也不墨迹,三十分钟,转眼就过去。
  我们开车先往最近的一个赶,特勤追查那个男人的位置,一分钟之后,特勤说:“那个人不在十个点中的任意一个。”

  心一沉,看来那个人早有准备,接电话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这个信息没有什么太大用处,不能根据他离着哪个近,姗姗便在哪里,这个变态是有准备的,所以,他有可能在迷惑我。
  滴答,又收到了一条短信,打开一看,是一张照片,姗姗的双手被捆着,被吊起来,她的衣服被扒光,赤裸着,身上有触目惊心的伤痕,应该是被鞭子抽的。
  吊着姗姗的是一个机器,上面有倒计时,还剩下二十七分钟,这二十七分钟走完,姗姗将从几米高的地方摔下。
  啪叽!
  一地血红。
  心痛,我的心好痛。
  看到姗姗被吊起来,仿佛我也被吊起来一样,她还受了伤,那个表态果然变态,他虐待了姗姗,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下那么狠的手,把姗姗抽得血肉模糊。
  图片上看不出来,我怀疑姗姗还被性侵了,我希望不会发生这种事,但那变态完全可能做出这种事。
  二十七分钟,只有二十七分钟。

  我开车,特勤也不闲着,我听到手指击打在键盘上,发出啪啪的声音,似狂风暴雨。
  很快,特勤抬起了头,说:“1,3,7,8这四处不用去了。我详细查看了一下,都是居民区或是商业区,周围不可能有这样的机器,这样的机器一般在工厂中,2,5,10也不用去了,都是大型工厂,正常运转,照片里显示出来是废弃的地方,没有人。”
  去掉了七个选项,还剩下三个,4,6,9三处。
  怪就怪在这三个地点几乎成等边三角形。而那个变态接电话时的所在,正好是三角形的中心。
  是巧合?
  还是故意?
  我身子觉得有些发冷。
  必须做一个判断,三个地方,只够去一个的,去另外的赶不及。
  怎么办?到底怎么办?
  看着时间一点点流逝,我心急如焚。
  身旁的特勤也很忙,他不断的调取资料,查找与照片中重合的地方,表姐夫也忙,他的身子不停的扭动,似乎很不舒服。

  每个人都在努力,为了救姗姗。
  二十七分。不,现在已经二十六分了,这是事关生死的二十六分钟。
  心里有强烈的渴望,想要听到姗姗的声音。
  “叔叔...”
  竟然真的听到了。
  我踩下了刹车,特勤一愣,他的手停了下来,说:“怎么啦!”

  我说:“麻烦你先别说话,我要想一想。”
  我闭上了眼睛,在心里说:“姗姗,你能听到吗?姗姗!”
  姗姗那边没有反应,她依旧自顾自的想。
  “姗姗好冷啊!姗姗好想好想奶奶,爷爷,叔叔。”
  “姗姗不哭,千万不要哭。”

  “姗姗不会死吧。”
  “姗姗不要死!”
  听着这些话,我的心特别的不好受,仿佛有人往我胸口插刀,心痛之余是愤怒,我恨那个变态,怎么会这么恶毒,我恨表姐夫,如果不是他动了念,也不会引出这样的事。
  姗姗,你再多说一些,最好能说说听到什么声音?我也好找。

  我这样想着。祈祷着。
  时间易逝,还剩二十三分钟。
  “外边好吵啊!奶奶说过这是盖房子的声音,声音好大,呜呜呜,我想奶奶,奶奶抱我。我冷!”
  有了,我转头,看向副驾驶的特勤,我说:“这三个地方哪个附近有工地,正在施工。”
  特勤没说什么,赶快查,我心里着急,千万要能找到线索啊!
  急是没用的,答案不是就在那里,而是需要收集,分类,分析。这些做完了之后,才能有一个结论。
  用了五分钟,特勤给了我一个答案。
  “四号坐标。”

  话音刚落,车子如离弦之箭往前窜了出去,表姐夫没系安全带,并且被捆绑,没办法自己平衡,他也跟着往前窜,头撞在了椅辈上,表姐夫被撞的不轻,疼得他不行,不过嘴巴被堵上。声音发不出来,但心里面已经把我骂的狗血喷头了。
  “董宁,我草你大爷,你不得好死,疼死我了,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工作快要丢了,到手的钱也没了,我他妈的不活了,等我死了,我变成鬼天天缠着你。”
  日期:2016-12-24 09:1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