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81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得不承认现在网络很发达,可绑架这种事在网络上一拍即合,还这么短时间便下手,竟然还成功了。
  怎么可能?
  “真的,你不信看我们的聊天记录,就在我的手机里。”
  我掏出了表姐夫的手机,打开了APP,找到了聊天记录,还真的有,对方先问表姐夫想不想报复,表姐夫当时在气头上说想。那人问表姐夫想要怎么报复,表姐夫说最好杀死我,对方说杀人并不解决问题,杀人一了百了,影响太大,破绽太多。只能看到人死去的样子,没什么意思,时时看到痛苦才会满足。

  表姐夫问那人该怎么办,那人让表姐夫把我的情况都告诉他,表姐夫说的很详细,那个人时不时的还提问。多数情况下,表姐夫都回答不上来,因为他也不知道。
  本来我打算看看聊天记录,便要惩罚一下表姐夫,可是看着看着,我入神了。对方似乎对我很有兴趣。
  问的问题很详细,好像是在剖析我,那一把手术刀,隔开我的肉,露出深埋在其中的骨骼。
  怪了。
  都说完后,对方说绑架。绑的是小女孩,会让我很痛,并且能赚到钱,听到赚到钱,表姐夫很高兴,言语也热络了许多。
  对方说要几张姗姗的照片,最好能多一些,还有平时去哪里。
  表姐夫一下子应承。
  看到这里,我心很惊,怪不得表姐和表姐夫一家昨天要请客,没有必要啊,原来那个时候。表姐夫就打定主意绑架姗姗。
  照片都是昨天照的,拍了很多,姗姗的,我妈我爸的,还有我的,表姐夫发了很多给那个人,还有我们家的住址。
  看到这里,我忍不住,又给了表姐夫两巴掌,把他的脸打个通红,我们的资料都是他这个好亲戚给泄露出去的。
  聊到了最后,那个人告诉表姐夫要赎金,这些赎金他不要,他会安排表姐夫拿到钱的,而他...只要小女孩。
  我急了,抓住表姐夫的头发,他已经被我蹂躏的很狼狈了,我对着他吼,“陶成,你告诉我,他只要小女孩是什么意思?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只要小女孩,不要五百万?
  只要小女孩,不要五百万!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在那个人的心里,小女孩比五百万重要的多,什么人会这样想,变态才会这样想,一定是对小女孩有着特殊需要的变态,正常人大概都会选择五百万了,虽然冒着一点风险,可那是五百万啊!
  脑中的画面无一例外都是姗姗被欺凌的样子。
  我知道,我的想象力不够丰富,我不知道恋童的人心里怎么想的,所以,那些画面是最初级的,就是这样我尚且受不了,不要说更加残酷的了,我自觉心理素质比我妈好一些。如果我妈知道大概立马会晕过去吧。
  当然这只是我的主观想法,那个人到底求的是什么,我说不好。
  手更加用力,陶成大叫道:“疼疼疼!”
  松开了手,有几缕头发掉落,陶成都哭了,眼泪滑下来,是疼的。
  “说!”

  我对着陶成吼,我已经没有耐心了,尤其是想到姗姗现在所承受的,我全身都跟着燃烧。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董宁,我是真的不知道,你...你相信我,相信我好不好。”
  陶成乞求到,一个大男人痛哭流涕。
  我有些无力的坐了下来,陶成他说的是真的,他没有骗我。我可以读心,他想骗也骗不了。
  该死,事情怎么变成了这样呢。
  特勤转过头,说:“他说的应该是真的,那我们现在要快,现在打电话。告诉他钱已经凑好了。”

  我点点头,拿出了电话,我们现在确实要快,之前因为这个人要的是钱,所以我觉得他会顾忌,不会把事情做得太绝,现在情况有变,这个劫匪竟然不是为钱,而是为姗姗,这就坏了。
  姗姗她,会有危险。
  其实我也说不出来对姗姗的感觉,只是觉得这个小女孩很可怜,没有人,就像是宠物,把她带回家,恰巧我妈也很喜欢,将她接纳为家庭中的一员,感情是一天天的深,因为姗姗很可爱很听话很懂事。
  还有一个原因,姗姗她的名字有关珊的珊,我不迷信,但我相信轮回,我觉得这是命运,让我遇到了姗姗。给我一个稍微补偿的机会,说起来也不算是补偿吧,我求的是心安。

  可是,现在这一切都要被摧毁了。
  我无法面对我妈渴望的双眼,我不想见到她愁眉满面,我不想我的家失去欢声笑语。
  我要找到那个变态。阻止他伤害姗姗。
  刚要打电话,特勤阻止了我,他伸出手对我挥了挥,说:“哥们,先等会,你的心不静,冷静冷静。”

  我点点头,他说的对,我说:“谢了。”
  嘴巴有点发干,我摸了摸兜,没带烟。
  特勤递过来一根,说:“要这个吧!”
  我笑笑说:“瞒不了你。”

  点燃。吐出第一口,第二口深吸,入肺,循环,缓缓吐出,烟草的香气,满足,我也渐渐平静下来。
  一根烟之后,我拿出手机,不过在此之前,我又把表姐夫的嘴巴用胶带封住了,表姐夫连连告饶。说他什么也不说。
  我笑笑,人心那,谁会信呢,你说不说就不说?真要说了我怎么办?那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并且,她叫姗姗。
  不理表姐夫在心里如何咒骂我,我封好他的嘴,封个结实。

  表姐夫发出呜呜的声音,他觉得不舒服,这他妈的没办法舒服,我现在是虐待他,虐待有舒服的吗?
  终于拨出了电话。免提,滴滴的声音,还好,对方电话没有关闭,刚刚特勤说了,如果对方是老手。电话可能关掉,那样我们找到他的希望就渺茫了。
  旁边的特勤已经从包里面拿出了设备,他是齐语兰找来的技术人员,但我觉得他不仅仅是技术人员那么简单,看他处理事情的方式,老练。并且感觉他这个人挺能打的,眼神也意外的犀利。
  他拿出来的东西不少,还有一个挺夸张的笔记本,这一套应该是追踪设备,齐语兰还是靠谱的,我相信这个特勤能帮我找到那个变态。
  特勤示意我一下,一会尽量延长通话时间,这样对他定位信号有帮助。
  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等了一会,电话通了,我的心也提了起来。
  最先听到的是男人的喘气声,很粗重。
  我不由握紧了拳头。
  心里狂喊。这个表态他到底是在干什么,不会已经发生了吧,他把姗姗给...
  我无法想象下去。
  “电话来的很快啊!应该还没到两个小时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