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66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举动让所有人都惊呆了,纷纷驻足观赏大白天绑架妇女。不远处的袁野和赵玲娜更是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许久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赵玲娜结结巴巴地问道:“袁野,这是咋回事?”
  袁野认识乔菲,似乎明白了我今天的来意,淡淡地道:“我那知道。”
  “卧槽,徐朗这孙子玩大了。”
  乔菲在我身上哭喊着拳打脚踢,我忍着疼痛继续往外走。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她不能这么稀里糊涂走。
  走到出口时,不出意外被执勤的丨警丨察拦了下来。乔菲跳下来直接往我脸上狠狠地甩了一巴掌,然后对着丨警丨察说:“丨警丨察同志,他耍流氓。”
  这一巴掌打的我天旋地转,这要是换做别人我非要还回去不可,然而和她下不了手。拖延时间,决不能让她离开。顾不上疼痛道:“丨警丨察同志,我是她男朋友,一点小误会。”
  乔菲立马回击道:“呸,谁是你女朋友,真够恶心的,我根本不认识你。”
  丨警丨察都搞糊涂了,俩人嘀咕半天道:“我也不知道你们谁说的真假,去所里进一步调查再说,走一趟吧。”
  乔菲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咬着嘴唇道:“飞机马上要起飞,我真的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哎呀,不说了。”说完,扭头往安检方向跑去。
  丨警丨察且能听她一面之词,拿起对讲机和安检人员一番沟通,乔菲这下彻底走不成了,我心里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袁野和赵玲娜闻讯跑了过来,一惊一乍地道:“这是咋了?”
  我懒得和她解释,抓着袁野站起来道:“这里派出所认识人不?”
  袁野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现在打个电话,我们待会可能要进去,把情况说一下。”
  “好!”说着,袁野拿出手机去一边打电话了。

  安检不放行,飞机已起飞,乔菲津神萎靡跌跌撞撞走过来,眼睛里布满通红的血丝,如尖刀一般死死地盯着我,嘴角不停抽搐道:“这下你满意了?”
  我苦笑了下,道:“我只是执行牛总的指示,你走与不走和我没多大关系。不过,我不得不批评你几句,口口声声说自己是讲原则的人,到最后却玩不辞而别,这是最起码的职业道德吗?”
  “和你有什么关系……”
  再好的脾气也有爆发的时候,我被她的态度彻底激怒了,道:“除了这句话你还会说什么,和我有屁的关系,都这么大的人了,能不能成熟点,真把蓝天当成你们家了,想走就走?告诉你,老子没工夫和你扯淡,赶紧和我回去,我的任务就完成了,至于以后想走还是想死,老子绝对不会过问。”

  可能是我的话有些重了,亦或触动她的神经,两行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我这人最见不得眼泪,心立马下来。
  袁野拿着手机与两位丨警丨察沟通一番,确认身份后放行了。我与她对视半天,道:“你到底走不走?”
  她没有说话,侧着脸望着橱窗默默落泪。
  我懒得与她费口舌,反正飞机已经飞走了,暂时走不了。见她没反应,转身走出了候机厅。
  上了车,已是汗流浃背。我心烦意乱地点燃一支烟,眼睛一直盯着候机厅出口。我不确定她会不会跟我走,如果她确实去意已决,再努力挽留也太大意义。

  她本来就不应该出现。
  一支烟后,她拖着行李箱出现在门口。我无奈地摇了摇头,掐灭烟头发动车开了过去。
  看到我后,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站在那里纹丝不动。
  我摇下车窗道:“你到底走不走啊,还要我下车请你上车?”

  她扭捏着撇了下嘴,像害羞的小女生咬着嘴唇低下了头。
  看到这副样子,心里的气消了一半。跳下车夺过手中的行李箱扔到后备箱,打开副驾驶室,面带微笑道:“乔总监,您请上车。”
  乔菲的手一直遮挡着腰部,等她上车时我才发现裂开一道口子,可能是刚才争执的时候不小心划破了。
  我想笑却又笑不出来,上了车系好安全带开出飞机场辅道。到了高速路上,拨通了牛的电话:“牛总,人我已经接到了,暂时先不回公司了,下午见面再说。好嘞,我知道了,放心吧,她情绪很稳定……”
  挂了电话,我把手机丢在一旁,看着她像一只受伤的般蜷缩在一起,头靠着玻璃窗目光呆滞地望着前方。似乎发现我看她了,把头偏向了另一边。
  我不打算追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是道:“你是不是应该向我道歉?”
  她没有看我,闭着眼睛嘴角微微搐动。
  “你知道吗,从小到大没人打过我,都是我打别人,而与你认识不到十天时间已经被你伤害了两次。好在我脾气好,不与你一般见识,但你知道不知道很疼?”

  她依然不说话,木头桩子似得杵在那里。
  我又问道:“酒店那边你退房了,想好去哪了吗,或者说我应该送你到哪里?”
  她仍然用沉默对抗,我继续道:“那好,既然不说话就跟我走吧。我肚子饿了,先去吃饭。”
  车子行驶了一个多小时,来到居住的蓝天小区停好车,问她:“你想吃什么?”
  “……”
  “行,不说话我就安排了,走吧。”
  下了车,我带着她来到附近一家湘菜馆,点了三四个菜,要了两瓶冰镇汽水。等待上菜的时候,我仔细端详着她,而她低着头若有所思转动着茶杯。不远处的电风扇呼啦呼啦吹着,吹动着她的长发在脸前凌乱拂动,忧郁而深沉的眼神让人怜惜。
  折腾了一上午,我热得嗓子都冒烟了,汽水上来后一口气喝完依然不解渴,正准备向服务员再要一瓶时,她把她的汽水推到我跟前道:“你喝吧,我不喝。”
  她终于说话了,我如释负重般松了口气,衬衣钮扣扇了扇道:“我不知道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有些事终究要过去,而不是沉浸在痛苦中无法自拔。谁没有情绪,这是正常的,我想说的是,要对生活抱着一颗充满激情和快乐的心,你会发现,每天都过得异常开心和充实,明白吗?”
  她像犯了错误的小学生似得埋着头,许久道:“你很快乐吗?”
  “那当然了,你见我像你一样愁眉苦脸吗,不管再有什么烦心事,都是以最美的姿态面对生活。”

  乔菲眨动着明亮的眸子,进而变得凝重,声音低沉地道:“那你经历过丧父之痛吗?”
  我心理咯噔一下,愣在那里。连忙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