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123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要……不要……我都答应你,我……”白明月嘶声哭求,心痛如绞。
  “动手!”上官映雪冷喝一声。
  “不……”白明月目龇欲裂,拼了命的再次挣扎起来,两个男人同时上前按住了她。
  她泪流满面,眼睁睁看着那个拿着匕首的男人,强行将蔡舒雅的食指按在桌上,就要动手……

  “妈——”白明月嘶声痛哭,肝胆欲裂,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一声巨响吓住了房间里面所有人,那个男人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被惊得虎躯一震。
  房门被重重踹开,三个身材高大的黑衣男人急步闯了进来。
  上官映雪吃了一惊,花容失色,忍不住后退一步。
  “滚出去,最好别多管闲事——”她身边的一个手下气势汹汹的看着对方,狠声威胁。

  附近的几个住户看到他们,都怕惹事不敢多管,这几个男人是哪里冒出来的。
  上官映雪定了定神,脸色惊疑不定。
  “救命,救救我们……”就像濒死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白明月绝望的眼底瞬间翻涌出强烈的希望,拼了命的嘶声求救。
  “放开她们!”为首的黑衣墨镜男看她一眼,没有废话,立刻开口。
  “小子,我欠你们最好别多管闲事,这不是你们能管的……啊……”
  只听咔嚓两声,黑衣男人一把抓住放话要胁他的男人,一拳打在他肚子上,拧着他手腕反向一转,直接将他撂倒在地。
  那个男人根本来不及招架,就被生生折断了一只手,痛得杀猪般嚎叫。
  其他几个男人倒吸一口冷气,意识到对方是狠角色,纷纷被吓呆。

  “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快上。”上官映雪惊怒交加,颤声命令剩下的那几个人,咬牙恨恨看着坏了她好事的那个男人,眼里几乎喷出火来。
  几个手下对视一眼,彼此都是血气方刚、争强斗狠的角色,眼见对方一出手便伤了自己这边一个兄弟,哪里还忍得下这口气。
  他们没有丝毫犹豫,松开白明月和蔡舒雅,几个箭步冲过去撕打起来。
  “妈……”白明月一得到自由,就立刻奔向蔡舒雅,紧紧的抱着她,放声大哭。
  “妈妈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连累了你,你有没有事你有没事?”
  她痛哭流涕,一面哭一面语无伦次的问她,心痛不已。
  蔡舒雅心如刀绞,却含泪看向上官映雪,浑身都在发抖。
  “妈妈,你别怕你别怕……”察觉到她的目光,白明月以为她害怕,更加抱紧了她,警惕的看着上官映雪,她绝对不会让她伤害到妈妈。
  上官映雪根本顾不上她们,惊恐的闪避着接二连三被打倒在她面前的男人,脸色惨白,满脸的戾气瞬间变成了震惊和恐慌。
  不到两分钟,她带来的所有人都被对方打倒在地,不是断手就是断脚,惨叫连连爬都爬不起来。

  白明月也被吓住,对方虽然帮她脱困,可她根本不认识他们,她浑身颤抖的看着对方,惊疑不定,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眼见那几个男人缓缓向她逼过来,上官映雪再没了之前的狠意,瑟缩着连连后退。
  为首的黑衣墨镜男瞥了一眼白明月,颇为恭敬的问了一句,“你们没事吧?”
  白明月心下一跳,既害怕又感激,呐呐点头,“没、没事。”
  男人没再看她,挥手示意,盯着上官映雪,“将她带走。”
  “你们敢……啊不要,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一个男人直接扣着上官映雪离开,一看就是练过的,老鹰抓小鸡一般将她提走,上官映雪毫无招架之力。
  她吓得脸色惨白,怒骂不休,又是威胁、又是利诱。那几个男人却置若罔闻,迅速将被打倒的男人分两次抬走。
  白明月苍白着脸,脸上泪痕未干,怔怔看着对方犹如受过特训一般的动作,既狠且快。
  望着被带走的上官映雪,她满心疑惑,却什么也没有问,心里怨恨至极,无论她被带到哪里去,她都不会关心,她现在恨不得让上官映雪坐牢。
  “妈妈,你有没有事?”白明月忙着解开蔡舒雅,连那些人什么时候离开的都没察觉。
  蔡舒雅如木偶一般,瘫坐在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里泪如泉涌。
  白明月终于将她身上捆绑的绳子全部解开,见她这副样子,更加心痛难过。
  “妈妈,你别怕,你别怕,报警,我要报警,我这就报警。”她眼里迸发出强烈的恨意,手忙脚乱的找到手机,这一次,她绝不会放过上官映雪。
  “不要报警——”蔡舒雅瞳孔一缩,骤然厉喝。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她朝白明月扑过来,狠狠拍落了她正在拨号的手机。
  啪地一声,手机掉落在地,摔得四分五裂。
  “妈……”白明月颤抖着身体,震惊看着她。

  “不能报警,绝对不能报警。”蔡舒雅看着她,眼里都是泪水,拼命摇头,失神却又执着,“明月,你、不能报警,不能……”
  “为什么妈?”白明月失声叫起来,含泪看着她,“妈,她差点就伤害了你,我一定要报警,让她坐牢。”
  “不!”泪水滚滚而下,蔡舒雅心如刀割,抓着白明月的手,拼了命的摇头,“不,明月,求求你,不要报警,绝对不要报警,妈求你,妈求你……”
  “妈妈,你在怕什么呀,她伤害了我们,难道我们还不能追究她的责任吗?”白明月攥着拳,眼里喷薄着强烈的恨意。
  她不能就这么放过上官映雪,她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一定要得到应有的惩罚。
  蔡舒雅有苦难言,一颗心都像泡在苦水里,哽在喉咙口,吐又吐不出,吞又吞不下,痛苦不已。
  她不能让白明月报警,她不能眼睁睁的看到上官映雪去做牢,她做不到。
  “不要追究,妈不是没事吗?明月,我们不要追究好不好?你、你也知道,她家里有权有势,我们不起的,明月,听妈的,不要报警,就当这事没有发生过。”

  “不行,不能让她逍遥法外,我……”
  “住口——”蔡舒雅急红了脸,怒喝一声,红着眼愤怒的看着她,“你现在连妈的话都不听了吗?”
  “妈……”白明月颤抖着身体,震惊的看着蔡舒雅,脸上滑过一抹受伤,眼泪不自觉缓缓流出,妈妈居然这么说她,还这么凶狠的看着她,好像她才是伤害她的人一样。
  蔡舒雅看到她的眼神,心下一痛,这才惊觉自己太过失态了,放缓了语气,流着泪恳求她。
  “明月,妈不想你报警告她,你就听妈这一次好吗?妈求你了。”
  日期:2017-12-16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