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120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有生气。”白明月咬着唇,嘴硬的辩解,“我只是觉得,你既然要和她在一起,那我算什么,以前是情妇,现在哦不,以后是小三吗?”
  白明月说着说着,越想越难过,忍不住抬手用力推他,抗拒他的亲近,“墨子寒,你太过份了。”

  眼见她泛红了眸子,泫然欲泣,墨子寒这才明白过来,她是真的伤了心,又是后悔又是心疼,用力将她扣在怀里,低头便去吻她的唇,带着意想不到的欣喜,温柔又热情。
  原来是他误解了她,他以为他拒绝让她离开,所以她才会一直和他生气,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个原因。
  仿佛有种失而复得的喜悦。他不介意将她强行留在身边,可心里,依然深深渴望她能真心接受他,甘愿留在他身边。
  “你怎么会笨到连她的话都信。”墨子寒一边吻她,一边难得温柔的哄着她,低沉暗哑的音色,隐隐含着笑意,“我和她之间,早就没有任何可能,我绝不会和她在一起。”
  “我不信,要是像你说的这样,那她为什么要这么说?还有,那天她弄伤了手指,你那么紧张她,我都亲眼看到了。”

  白明月扭动着身体,想要抗拒他的亲吻,却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心里想要拒绝,身体却格外眷恋他的温存,白明月又委屈又难受。
  她没看到墨子寒眼里复杂难言的情绪,许久,墨子寒用力将她抱紧,缓缓开口,“我不是紧张她。”
  他沉吟着,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他总不能告诉白明月,他是为了拿到上官映雪的血样去化验,所以才会这么做的吧。
  “你骗我。”白明月挣扎了两下,没再动,在他怀里闷声反驳,“你根本就是紧张她。”
  此刻,她才明白,她根本不怕墨子寒对她粗暴,冷酷。她最怕的居然是他的温存,他对她越是温存,她越是无法挣扎,无从拒绝,仿佛要沉溺其中。
  “我是紧张你。”墨子寒轻笑一声,将她抱得更紧,他再迟钝也不难听出她话里的醋意。
  “墨子寒,你有必要这么骗我吗?”白明月愤怒了,打死她她也看不出他那天有哪里是紧张她的意思,真当她是傻子骗吗?
  “我没骗你,我是怕她伤害你。”墨子寒松手,将她松开,扣着她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缓缓的,一字一句开口,“相信我,我和她根本不可能。除了你,我不会要别的女人。”

  墨子寒深深的看着她,他暂时不能把她身世的秘密说出去,属于她的亲情,她暂时还无法得到。
  但,原本就属于她的爱情,从现在开始,他会加倍给还她,让她幸福。补偿她这么多年来,失去的幸福。
  “可我、不只是你的情妇吗?”他眼里的深情,仿佛将她深深吸住,她久久的凝望着他,忍不住问他。
  她是情妇,不是他的妻子,他怎么可能除她以外,不再要别的女人呢?白明月很茫然,也很无措,心里不是没有答案,只是,她不敢相信。
  “傻瓜,你会是我唯一的女人。”她既期待,又害怕,茫然无措的样子,让他心生怜惜,他缓缓吻上那双迷茫的眼睛,慢慢滑到脸颊,接着是鼻尖,最后落到微颤的樱唇上。
  深深的,久久的与她唇舌纠缠,掠夺她所有气息。
  他的手探入已经伸进她的衣服,覆上她的柔软,指尖轻挑着顶端,撩拨着她最敏感的地方,带来阵阵酥麻,白明月呼吸瞬间零乱起来。
  “墨子寒。”她忍不住嘤咛一声,叫着他的名字,下意识的按着他的手,却没有力气,似是拒绝,又似迎合。
  得知他不会和上官映雪在一起,她竟莫名的感到心安。
  心里没了之前的别扭,身体便格外迅速的接纳了他。
  “我不会接受别的女人,也不会让你离开我。”
  墨子寒猛地翻身覆住了她柔软的娇躯,两人呼吸都渐渐紊乱起来。
  墨子寒眼底炙热如火,欲念正浓,他说完这句话,迅速褪了她的衣物,两具火热的身体很快便紧密的贴到一起。
  “墨少……唔……”她有些难耐的闷哼着。
  或许是他眼里难得一见的深情,深深触动了她。或许是他说的那句,她会是他唯一的女人,打动了她。
  白明月的心也随之乱了起来,下意识的抬手抱住他的脖颈,在他下意识的动作中,抬腿环住了他结实的腰身,感受着他一次又一次,带给她的充实。
  白明月是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的,她蹙眉醒过来的时候,仍被墨子寒紧紧抱在怀里,两人在被子里的身体,不着片缕,紧密相贴。

  白明月动了动,摸到他光洁裸露的身体,满脸通红。
  墨子寒也被吵醒,睁开眼看着她,剑眉紧蹙。
  “吵死了。”墨子寒颇为烦燥的吐出三个字。
  墨大少的脾气向来不太好,犹其被吵醒影响了他睡眠。

  “好像是我的电话。”白明月挣了两下,红着脸看他,提醒他是不是该放开她,他抱得那么紧,她都挣不开。
  她无意识的动作摩擦着裸露的身体,墨子寒眼神瞬间暗沉,看着怀里娇羞的女人,浑身像火烧一样,很快便热起来。
  “别管它。”墨子寒想都不想,低头便吻上她的唇,手也不老实起来,在她身上四处游走。
  “墨……墨少。”白明月推着他,满脸通红。虽然不知道具体几点,可大早上的就干这个,她有点难为情,毕竟昨天晚都折腾到很晚,再折腾下去,她今天真没办法上班了。

  电话铃声一直响着,中间停了不到三秒钟,又继续响起,这都响了两回了。
  白明月哪里还有心思,一边推开他,一边提醒他,“今天还要上班,都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你好歹让我看看时间。”
  墨子寒这才想起今天还要见重要客户,虽然欲求不满,却也无可奈何,到底还是不舍的松开了她。
  看着她的眼神却炙热如火,一瞬不瞬,仿佛要把她吃了。
  白明月都不敢看他,连忙扯了条被单裹住一丝不挂的身体,慌乱中,她迅速摸到手机,也没看是谁打过来的赶紧按了接听。
  “喂?”
  “明月,是你吗?”电话里,传来一个温柔熟悉的女声。
  白明月头皮一炸,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妈妈?”
  因为白国强的关系,妈妈很少主动打电话找她。突然接到她的电话,白明月十分吃惊,不由得紧张起来,“妈妈,您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傻孩子,妈妈能有什么事。”电话里,蔡舒雅的声音似乎很愉悦,带着三分笑意。
  白明月提着的心,这才稍稍放下来,她迅速看了一眼床上拧眉看着她,默不作声慢慢起床的男人。
  脸上一热,心下便是一慌,她和墨子寒的关系,一直都瞒着蔡舒雅,这让她既心虚,又感觉无法面对她,虽然蔡舒雅并没看到。
  “您没事就好。”白明月不自觉舒了口气,又问,“妈妈,您怎么突然想到打电话给我?”
  这几个月,她悄悄见过蔡舒雅几次,墨子寒变态是变态,到底也没克扣她工资,她把钱偷偷给了她,保证她不出去工作也能宽裕的生活。因为怕白国强发现,自己存了一部分。

  如果没事的话,她想不出蔡舒雅突然打电话给她的理由,虽然电话里听不出异样,心里还是担心的。
  “是你朋友体谅我,特地打给你让我和你说说话的。”蔡舒雅顿了顿,笑着告诉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