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82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已经把她扔弃过无数遍了,想再捡起来一次再摔摔看吗?
  薄夜渊……捡不起来了,我现在已经彻底碎了。
  “我是为了让你后悔,才打开音乐盒,让你知道你有多无耻。画纸里我画的是我们的孩子长大后的样子……我梦见过他,跟你长的一模一样,他很像你……从书架开拿出相册,那是纪念孩子,跟你有关系吗?我流泪了,是因为我在薄家遭受过太多屈辱,为自己难过。薄先生,从这些视频里你哪里看出我爱你?”
  薄夜渊眼神发空——

  “你去赴了喷泉池之约……那天你在等我,你一直在等我!”
  黎七羽挽起唇冷魇笑道:“这一年我常常会去那个喷泉池,你既然经常跟着我,应该也知道吧。我去见我们的孩子,坐在喷泉池里痛哭也是因为纪念他!”
  薄夜渊朝后跌退两步,浓重的酒精气味让他头疼欲裂。
  她一口一句孩子让他恐慌到极致,她心里没有他。

  “你穿了我最喜欢的那条裙子……”他单手按着墙支撑着身子,不死心地黯哑道。
  “我都不知道你喜欢哪条裙子,我梦个游知道了?我随手拿了条裙子,这样的巧合你非要说成别有用心的喜欢,我没意见。”黎七羽看着他脸的痛,心里是一片麻木不仁的悲戚。
  他以为他是高高在的帝王,他后悔她该原谅,他说喜欢她要迎合?!
  黎七羽开始绝食,不吃不喝,但她这威胁不了人,薄夜渊让佣人在房间里点了睡眠香薰,她会梦游醒来吃东西。

  梦境很乱,北堂枫从地狱里猖獗而出,捏住孩子的咽喉:【如果让我发现你和薄夜渊再纠缠不清,你敢背叛我,我绝不留情……谁敢沾染你我杀了谁,听懂了么?】
  黑暗,薄夜渊枪,鲜血在黑洞飘散,他笔直倒在地。
  北堂枫邪狂地冷笑,笑得越发阴戾:【七羽,你签订的血契,没有反悔的退路了……】
  黎七羽艰难地喘息。那天她怀着孕想逃离北堂枫,已经到了国外,以为她的计划天衣无缝,刚入住酒店的夜晚,北堂枫找来了。他微笑着什么话也没说,依然极致地宠爱她。

  他接她回滨城,车开回北堂山庄,她看到了薄夜渊的车在暗处尾随。
  【七羽,你违背契约,责罚他不过分吧?】
  【你想做什么——】
  【我只是动了点小手脚,让他出一场事故。别担心,查不出来是我做的。】
  黎七羽逃不出灰暗梦魇,她不会告诉薄夜渊,她亲眼看着他出了那场车祸,她吓到差点流产。她疯狂地冲过去想要看看他,北堂枫抱着她,轻轻拍打她的后背安抚,【嘘,别哭。我已经通知薄家的人来接他了,生死有命,看他有没有活下去的运气。】

  黎七羽高烧,整个人陷入迷糊的呓语状态,口里混沌地喊着孩子……宝宝……
  薄夜渊僵凝地坐在床边,宛如一尊石膏。她有那么思念那个孩子么?
  “薄夜渊……”她的口里模糊吐出他的名字。
  薄夜渊整个人像被击,死去的心在一点点复燃。黎七羽摇着头,又低低喊:“北堂枫……不要带走我的孩子……”
  薄夜渊心沉入深海。
  “宝宝还给我……求你了……”黎七羽在梦里声嘶力竭地痛哭起来。
  薄夜渊轻轻擦拭着黎七羽眼角的泪,擦过了又有……
  告诉他,她是爱他的,只是她既爱着北堂枫,又爱着他。北堂枫他多了个孩子,她离开北堂枫,孩子被带走了。
  告诉他,只要他跟黎七羽有一个共同的孩子,他们还能回到过去。
  薄夜渊把沾过她泪水的手指放进嘴里,她的味道,咸得发苦。
  黎七羽一直在哭,眼睛像要哭肿了,没玩没了的泪。
  薄夜渊一直在数,她叫了孩子53次,叫了他的名字16次,北堂枫的名字12次……
  他有16次!

  薄夜渊将她的小手贴在他的脸,她火热滚烫的温度似乎要灼伤了他。她心里真的一点都没有他的话,为什么在梦里也会叫着他的名字。
  “黎七羽……我们也会有孩子的……我也可以给你孩子……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他的眼睛深深圈圈地红了,“北堂枫能给的,我也能,为什么不选我——”
  她叫了他16次,北堂枫多4次,是不是证明爱他较多?
  薄夜渊怕她醒来说,她恨他才会在梦里喊他的名字。
  他恨不得能钻进她的脑子里看看她都梦到了什么,钻进她的心里看看到底住着谁!
  “宝宝……妈妈会保护你的……”黎七羽轻声喊着,“对不起……我再也不会让你受苦了……”
  薄夜渊猩红着眼睛,至少在她心里孩子是最重要的,如果她有了他的孩子,他才有机会和北堂枫站在一条线抉择!
  “做噩梦了?”薄夜渊坐在床边,手里拿着一卷纱布,刚为她的伤口换药,眼神幽暗不明地盯着她。
  黎七羽睁开眼看到他,又合了。
  “我让医生查过了,你的剖腹产伤口、还有子宫都愈合非常好,要孩子没问题。”薄夜渊捏起她的下颌,北堂枫给她用最好的药,最高级的医生和治疗,她的恢复期正常女人快得多。
  “你连这个都查过了……”黎七羽嘴唇发白。
  薄夜渊将她抱起来,偏执地说:“今晚是你的排卵期,我给你一个孩子好不好?”

  “你敢碰我一下,我会让你死!”她狠声威胁。
  “那杀死我,”薄夜渊眼神里是两个狂噬的黑洞,“我死了,不会因为想你而痛了。”
  床头柜放着用过的餐具,一把匕首,还有放药的小碟。
  黎七羽猛然意识到,刚刚房间里点的香薰,她不知不觉睡着后,梦游吃过了晚餐。还有——助孕药!?

  她没记错的话,今晚是她的排卵期!
  “你让我吃了什么?”黎七羽想要逼自己呕吐出来。
  薄夜渊轻轻抚摸她的刘海,英俊的脸在灯光下有着深邃的阴影:“你只吃了晚餐。”
  “你骗我——”
  “药如果吃了,还会摆在这里让你看见么?我想偷偷喂你药,偷偷跟你生孩子。想把你迷晕了一年后再抱着孩子把你叫醒,我想了很久,可我终究办不到——七羽,你给我个了结吧,药和匕首,你选择的结果我都遵循你。”
  什么意思……
  黎七羽目光怔然,有力的手臂已经将她抱起放在他怀里,长指熟稔地梳理她柔顺的长发,他迷恋地吻她,眼神却越发地沉了:“选药,我们再要一个孩子,忘了北堂枫我娶你,从今以后薄家你做主,我什么都听你的。”
  日期:2017-12-16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