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80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黎七羽每次想借着装梦游,狠心虐虐他,一看到他那笑容,心狠不下去。
  雷克说过,已经一年多没看到少爷的笑容了。
  一年前,她还在他身边的时候他笑过,但次数也很少。
  可是从今天开始,他的快乐时光结束了——
  黎七羽不打算再让他开心,他之前怎么笑的,让他怎么哭出来。
  手拿起一条印着BTF字母的T恤配条百褶裙,走进更衣室换了出来。她身材好,穿什么都有风格。
  薄夜渊嘴角挑着英俊斐然的笑,她选的这一身很学生气,纯情得迷人。

  忽然,薄帝的目光落在她T恤的涂鸦——BTF(北堂枫)
  如果他以为这只是巧合的话,那才刚刚开始!
  她选了有F(枫)挂饰的短靴,画有枫叶的背包。
  经过百货区,她把北区的糖塞满了一整辆推车。(北糖)
  要了一颗盆景枫树,一路死死抱在怀里,薄夜渊怎么哄都拿不下来。
  在婴幼儿区,她的手指在绘画板写,一笔两笔三笔,枫。
  小积木版拼——北北。

  黎七羽从眼角余光看到薄夜渊越来越落寞的眼,来时的喜悦全然不见,他像被几百个胖子揍过,脸色凄惨地发青。
  这感觉到痛了吗?他这几天不是很爽吗?
  黎七羽心口紧涩,她不会心软,这都是他该得的!
  只是,当黎七羽的目光落在橱窗的模拟婴儿时,她想到了小七夜……
  眼泪,汹涌似的从她的眼角滴淌而下。
  她离开了这么久,小七夜怎么样了,北堂枫会不会生气拿宝宝撒气,不给打止痛针。

  薄夜渊看到她的泪水,心口痛得像被几万只骆驼碾压而过。
  她怎么虐他、怎么思念北堂枫,他都忍了,不是一棍棍的荆棘打在他胸口。
  可她哭了……她痛哭地掉着泪……
  黎七羽闭着眼,手指隔着橱窗抚摸着,她不敢让眼神有焦距,怕薄夜渊发现她的异常。
  咳咳咳,她哭得呛到口水,低声咳嗽起来。

  薄夜渊从货架扯了块婴儿巾,为她擦拭脸的泪水。
  他不知道她是为那个夭折的孩子哭,为思念北堂枫哭,还是她和北堂枫生下的那个孩子!
  他将她抱在怀里,低声哄她,说爱她的情话。
  黎七羽仿佛听不见,手隔着橱窗玻璃,划拉出一个字:北。
  薄夜渊的手臂僵凝,她是为了北堂枫的孩子哭。她想孩子了。
  他嘴角挽起一抹诡异的幽紫,他的心脏被她捏在手里玩着,快要被传染心脏病。
  黎七羽被他抱在怀里,感觉到他浓重低沉的呼吸……他没有再说话了。
  突然的沉默让本没有声音的超市十分诡静……
  黎七羽感觉他在抽动,好像是身体很痛的痉挛,从玻璃镜子隐约看到他一张痛苦的脸。

  他不会有什么病吧?她有些担心他,但她咬住唇没有回头。
  她现在是梦游七羽,算他真的倒下来,她也什么都不能做……何况,如果是他骗她呢?
  过了好久,薄夜渊在她的后颈吻了吻:“七羽,我爱你。”
  这些天他一直说爱……她听得多了。
  薄夜渊额头冒出冷汗,他的命在她手里,她随便几句话能让他崩溃。所以她没有醒来,他既庆幸——庆幸他可以多自欺欺人几天,多逃避几天,伪装他还是幸福的。可他又害怕,怕她的病情严重,以后真的再也醒不过来。
  她如果不爱北堂枫,怎么会思念他,连梦游都要选一切跟他有关的东西!

  黎七羽抱着枫树走进一家男士用品区,身后薄夜渊亦步亦趋的脚步沉甸甸跟随,他像一只颓然的大狗,蔫搭着尾巴,痛得连头发丝都在颤抖。
  黎七羽从货架选了大薄夜渊一码的男装——
  北堂枫喜欢穿欧美风的制服、英式军装,她挑的是北堂枫平时喜欢穿的衣品风格。
  马裤、长靴、腰带……
  她一样一样认真挑选,都是大薄夜渊一码两码的SIZE来选。
  薄夜渊失魂落魄地接过她挑选的衣服,他自欺欺人地想,黎七羽不知道他的码。

  可这衣服的款式、颜色、搭配风格,都不是他的feel……
  连吶裤黎七羽都拿了,还是大他几个加号的最大码。
  北堂枫体格看去跟他差不多,吶裤穿得了这么大的?难道是相扑选手的大象屁.股!
  薄夜渊痛得心肺睥都炸裂了……

  黎七羽一直说北堂枫大,他小,他从不在意,毕竟他是国际型欧美尺寸。
  可看着这超大码的吶裤,薄夜渊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黎七羽还在选,嘴角挂着淡淡笑意,幸福小女人的样子。
  她从来没给他选过衣服,没给他买过鞋,甚至连他的尺寸都不知道……她却熟记北堂枫的。
  而且她的梦游越来越智能了,能自己挑选衣服了,还知道选尺码?
  薄夜渊没有梦游过,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之前医生说患者是看得见的,可是有选择性障碍。也是说她想看见的,能看见,不想看见的无视。
  黎七羽想到薄夜渊吃瘪的样子,觉得好笑,他和雷克两个巨型贱人,每天商量着怎么给她小鞋穿,她一忍再忍,早想爆发了。对他的失望一天天累加起来,会变成绝望的。
  直到今天,他们开始商议要不要拿她去换叶之璐,而他竟对她这么长时间昏睡不醒表示“免得麻烦”……呵。

  事实,薄夜渊从头到尾没讲过话,那些全是雷克说的。
  但在黎七羽的眼里,雷克是他的忠犬,他的一言一行如果薄夜渊没有阻止,等于是默认了,直接代表了他的意思。
  薄夜渊当然不会知道,雷克不仅拖低了他的颜值,还拖垮了他的情商。
  黎七羽一本真经着脸,摸到柜台,找出纸袋打包……
  这个商场是薄氏旗下的,一个人都没有,任由她逛,想要什么直接拿。

  薄夜渊按住隐隐作痛的腹部,她今晚的表现,足以让他三天吃不下饭。
  趁着黎七羽拿纸袋,他把衣服全扔了,随手拿了件大衣一条裤子,塞给她。
  黎七羽淡定地将衣服收进纸袋里,反正之前拿的衣服,她也是乱选的,她根本不知道北堂枫什么尺码,挑大的拿。什么都薄夜渊大,能气到他行了!
  离开服装区,黎七羽到了一楼超市,进了烘培坊。
  她熟练地打了鸡蛋,搅拌着面粉做蛋糕。简易的蛋糕从炉子里喷香出来,黎七羽拿了奶油酱,在面淋北北,I-LOVE-YOU的字样。
  薄夜渊异常难受,像掉进搅拌机里……
  这晚的他异常沉默,不同前几天情话一摞摞的。
  黎七羽用奶油描绘了穿着千层裙的女人和英俊男人,牵着个可爱的孩子。北堂枫一家幸福三口。
  薄夜渊的眼神一点点地猩红,像得了红眼病的狂狮。一整晚他累加似的难受,快要爆炸了。
  他有多后悔带她来了商城,可来了以后她不肯走了,幸福地挑选着一切跟北堂枫有关的。
  哪怕做蛋糕的现在,那景观盆栽枫树还立在一旁,宣告它在黎七羽心里的分量。
  他连一棵枫树都不……
  这些天她那么依赖他,他们在一起甜蜜、约会、游玩、**,像一对分不开的恋人。他原以为,她的心里有他,等她醒过来他好好道歉求原谅,他还有一丝机会。可他现在开始怀疑,她是不是把他当做了北堂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