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78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少爷?”雷克从后视镜看,薄夜渊盯着黎七羽的睡脸陷入深思,整个人都痴凝了,“唉,这样一直把黎小姐囚在地下室,也不是长久之计。”
  黎七羽心脏抽紧,她才醒来听到他们主仆在商议要把她丢去医院,用药物控制她永远不醒来的黑暗计划?!
  她今晚又梦游了?她已经严重到只要睡觉会梦游到处走……?
  在薄夜渊的眼里,梦游的她,也醒来的她好?
  黎七羽紧紧闭眼,连睁开看他一眼的力气都没有。难怪他不让佣人给她用精神镇定药,他故意在等着她梦游!
  “七羽……你醒了?”薄夜渊看着她的眼睫轻轻眨动着,小心抱起她,沙哑得变调的语调低声,“我爱你……我是不是应该霸道点把你留在身边,再也不放你走。我一直陪着你,到你老的时候,我还这样抱着你入睡。”
  黎七羽没有睁开眼。
  他每个字都戳到他心口——
  他所谓的爱,不过是他的一己私欲,男人的征服欲和占有欲作祟!
  他只会嘴里说说,她从没有感受到他爱的行动。他做的每件事都是伤她,她哪里最痛刺得最重!
  他想让她永远沉眠,为了乖乖什么都听他的!
  囚禁她,让她关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看她难受痛苦他无动于衷。这是薄夜渊口里的爱。
  知道她有梦游症,阻止她吃药,甚至想永远让她变成植物人,这是他自私的爱。
  和她床叫叶之璐的名字,所有人不信任她时他指认她是凶手,在她最绝望痛苦的时候他补最后一刀。这也是他的爱。
  这样的变态是爱,黎七羽情愿他永远都别爱她!

  “七羽,我每天都更爱你。”薄夜渊看着她眼角缓缓流下来的泪水,轻轻地吻干,他的眼睛又开始发涩地疼。
  他宁愿她所有的伤痛都由他来承受,只要她不哭,怎样都好。
  回到薄家庄园的地下室,黎七羽被小心放回床,薄夜渊打来水轻柔地擦干她的脸,她哭得眼睛水泡,脸颊红红。
  薄夜渊每个动作小心翼翼地轻,为她额头的撞伤重新换药贴纱布,手被玻璃隔开的口子也细心处理。
  然后他坐在床边等,既害怕又期待她的清醒。
  怕她张开眼一脸怨恨,怕她依然固执不管他说什么都不愿再给他机会,更怕她激动伤害自己。
  他最怕的是他内心,他愧疚得看着她的脸,都觉得浑身在一刀刀凌迟。

  内心的折磨是才是最煎熬的,灵魂的鞭打让他痛入骨髓。
  可薄夜渊等了一整个白天,黎七羽躺在床一动不动,没有梦游也没有清醒,像变成永远的睡美人。
  她现在整天都不吃东西,只有梦游的时候吃一餐,体质太虚了。
  薄夜渊让医生给她挂营养液,又全面检查过她的身体,没有问题。
  黎七羽脑子放空躺在床,不想睁开眼睛,不想看他,她从来没有懦弱过,可此刻恨不得自己从这世界消失。她还没有性格分裂,薄夜渊想让她这个人格永远都别出现了,宁愿她一辈子梦游。
  她真的分裂那天,他有多开心?恨不得整个庄园欢情,放礼炮庆贺。
  黎七羽深感挫败,以为新的人格能重活得精彩漂亮,结果她都做了什么?
  依然众人厌恶,重复命运的悲惨,还没守住她的心。
  “怎么还没有醒?”薄夜渊紧紧握住她的手,“七羽,为什么你还不想醒?”

  他等的……是梦游七羽,还是她呢?
  黎七羽在心里冷冷地笑,怎么可能是她!打了几瓶营养液,尿胀得很。再不醒来,她可能要在床失禁。
  她要怎么办才能从地下室逃出去?难道要这样一直装睡到永远吗?
  突然她睁开眼,从床坐起来。
  薄夜渊按着她的手在脸,正低垂着头凝视着她的睡脸。
  黎七羽眼神空洞地坐起来,抽开手,下床。
  她仿佛看不见他,直直地朝盥洗室的方向走去……
  薄夜渊的大掌被汗湿了,看着她宛如梦游般的状态,他眼神深了下来。时间已经到了晚,他等了一个白天黎七羽没有醒来,倒是梦游七羽又起来活动了。
  薄夜渊按下内线,吩咐佣人立刻准备丰盛食物!

  黎七羽合门,倒锁,她知道房间里到处都有监控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也不敢松懈下来。
  保持呆茫的状态用完洗手间,洗干净手,她眼角涩涩的又感觉有泪水要掉下来。
  哈,为什么要哭?不值得的男人她何必作贱自己浪费感情。
  她原以为他做什么都伤害不到他了,直到他想亲手解决掉她这个人格,让她长睡不醒,她才知道这颗心还是会为他痛的!
  门锁拧动了两下,薄夜渊用指纹打开门,看到黎七羽目光呆滞,面无表情,重复着洗手的动作。

  薄夜渊扯下毛巾,握住她的手,轻轻为她擦拭干净。
  黎七羽目光穿透她,视线无焦距,她看过视频里梦游的自己,学起来不难。
  “饿不饿?做了很多你爱吃的。”薄夜渊目光温柔,捧住她的脸,在额头吻了一记,打横抱起她走出去。
  黎七羽长睫微垂,他今天温柔得让人陌生,露出那满满深情目光的薄夜渊……让她觉得恶心。
  对着个梦游者,他的深情似海装给谁看?
  黎七羽不想吃东西,怕薄夜渊看出端倪,挑选素菜麻木地往嘴里塞。她不能闻肉味,连鸡蛋都会让她觉得腥气,光吃菜叶还勉强能应付。
  薄夜渊担心她营养跟不,夹了肉片喂,她别开脸。
  “乖,黎七羽,都吃掉才会营养均衡。”薄夜渊蹩起眉,看到她的羸弱他心痛。
  乖这个字刺.激着黎七羽的脑补神经,曾经她乖的时候所有人欺负她,她叛逆的时候,他又喜欢她乖。是不是贱?
  “你喜欢吃什么菜,都告诉我,以后样样我学着为你做。”
  黎七羽撕下鸡肉抬起手塞进他嘴里,不想听他说一句废话。

  薄夜渊着她的手温柔地舔了舔:“你对我真好。”
  黎七羽心里冷笑,这是对他好了?他也配她对他好?喂他吃狗./屎要不要?
  雷克端了刚炖的汤进来,看到两人甜蜜互喂的画面,不禁欣慰道:“少爷,电影院、歌剧院都订好了,独家专场。吃饱晚饭我送你们过去。”
  薄夜渊亲自盛了汤要喂她:“以后每天我都陪你约会。黎七羽,只要你醒来睁开眼,我都第一个在你身边。”
  黎七羽眼神黯然,昨晚他们去约会了?他真的心理变态么,跟着个梦游的人还能约会,欢情,一副沉溺恋情的甜蜜。
  “少爷,我只怕你这样一直不睡觉,吃不消。”雷克手臂挂着毛巾站立在一侧,“黎小姐现在黑白颠倒,两边你都要照顾着,体力跟不。”

  白天要陪黎七羽,晚梦游七羽又醒来了。
  “少爷,我看不如这些天你专心造孩子,生米煮成熟饭,黎小姐也不会不答应了。”雷克体恤道,“这汤啊很滋补的。”
  薄夜渊身体一僵,紧蹩着眉本来要吼滚的话,梗在胸口。
  孩子是他和黎七羽的噩梦,也是他们分道扬镳的界限……

  如果再有个孩子,他是不是还能再争取一次机会?
  让黎七羽怀孕是他们情感的最后转机,她还没有嫁给北堂枫,他只是输了一个孩子,如果想要把她抢回来,这是唯一的途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