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570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回去以后,钱若银想着如何了解程高群的情况,程高群年龄在五十岁左右,当了多年村支书记,属于先富起来的那一批人,先是经商,后是当上了村干部,然后就利用手中的权力接手了乡里的自来水厂,而之后就是通过崔伟向上面争取资金,重建了水厂,一年水厂的利润就是不少,这是他个人的很大一部分收入。
  由于钱若银不是本地人,调到这边担任乡委书记以后,自然不大知晓程高群的情况,所以陈功安排他来了解程高群的情况,他必须要找本地人了解一下。

  想着要去良家村里头问一问群众,但是一想这样不妥,他是乡委书记,一进入村里头,程高群就知道了,他还怎么了解情况,而且群众也大概不敢说程高群的坏话。
  一想到此,钱若银便是放弃了这样的想法,因而便在乡里头找几个与他走的近的干部了解一下情况。而这些干部呢有的与程高群关系好的,便是说程高群的好的话,说程高群工作干的如何好,群众基础也好,而有的与程高群平时关系不睦,自然趁机点出程高群的一些不是,说的比较隐晦,但是钱若银也能知道程高群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了解半天,对程高群的评价毁誉参办,钱若银感到比较为难,他总不能向陈功这样汇报吧,他必须要有一个倾向性的意见,判断程高群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想了半天,钱若银突然想到程高群的这个自来水厂到底是什么性质的水厂?是不是他个人的?他立刻对这个事情产生了疑问,因为之前他听说这自来水厂是程高群个人的,但是程高群只是一名村支部书记,不可能直接拥有一家自来水水厂,这家自来水厂应当是属于乡属企业才是,难道说现在已经变成程高群个人的吗?
  钱若银这样一怀疑,便是把党政办主任叫过来询问情况,党政办主任一听他问起此事,便是告诉他,这家自来水厂一直是乡里的水厂,但是大约七八年前,好像自来水厂有过一次改制,让程高群给买下来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应当属于程高群个人的厂子,不过虽说是个人厂,乡里头对水厂还是有管理权的,必竟那块地还是乡里的地,程高群并没有买去,他买的应当是水厂的经营管理权,但是具体是什么情况,个中非常复杂,他也不太清楚。

  听了党政办主任的话,钱若银就感到这自来水厂很可能是一笔糊涂帐,钱若银便问水厂的收益可交到乡里来,党政办主任就说从来没有过,收入多少支出多少,乡里是一概不知的,程高群也不可能让乡里头知道这里面的事。
  一了解到这种情况,钱若银心里头便是想了一想,陈功是不是知道了程高群的这个情况,才让他了解程高群的情况的?一定是自来水厂的事情引起了陈功的注意。
  至于程高群其他的事情,陈功大概不会在意,他只要把自来水厂的这个事情告诉陈功就可以了。
  “你查一查档案,看一看水厂到底是怎么卖给程高群的,县政府现在在清理国有资产,你把这个事情给弄清楚。”钱若银就向党政办主任安排了这个事情。
  说来这名党政办主任是一位老主任,一直在党政办干,对一些事情还是知道不少的,而且正好他对程高群非常反感,程高群自恃兄弟多,家族大,不但在村里头为所欲为,在乡里头,如果是一般的乡干部,他也不放在眼里,党政办主任原来是一般干部时,程高群从来没拿正眼瞧过他,现在当了党政办主任,程高群才高看他一眼,但是为时已晚了。
  所以党政办现在看到县政府要清理国有资产,钱若银让他查一下水厂的事情,他心里头便是非常积极,不过他怕程高群知道他查这事,所以是暗中秘密进行的,等查好了再告诉钱若银。
  第六百六十章 新的线索
  花园乡的党政办主任经过一番档案翻阅,终于查到了水厂的转让情况,原来这家水厂确实是在七八年前以五万元的价格转让给程高群了,但是合同上没有写清楚,到底是转让的管理权,还是水厂的所有权,如果是水厂的所有权,绝对不止五万元,而如果是管理权倒还差不多,当时水厂没有什么效益,五万块钱把水厂的管理权给买断倒不是没有可能。
  但是这个事情他当时不是见证人,无法确定是什么情况,万一买的是所有权呢,如果把所有权买了,这就是很可疑了,整个水厂怎么可能只值五万元?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程高群完全是把厂子当成他们家的了,仿佛整个水厂与乡里头半点关系都没有,而如果只是管理权,也应当有一个年限,可是合同上根本没有年限这一说,如果是无限期的管理权,那跟把所有权都卖了有什么区别?
  党政办主任联想到之前乡里头的传言,心里面便是狐疑起来,在水厂转让这个事情上,一定存在着什么问题,程高群不知从水厂转让当中获得了多少利益。
  而程高群只所以能从水厂转让中得到收益,必定得有人帮助他才行,不然,程高群再是村中一霸,没有人帮助他,他也没法把水厂抢到自己的手中。
  而这个帮助他的人是谁?水厂转让的时候乡丨党丨委书记是崔伟,能决定水厂转让的人恐怕也只有是崔伟,连乡长恐怕也是没法决定的,而现在崔伟是常务副县长,现在县政府却是来清查这个情况,这是怎么一回事?
  党政办主任也是一个有头脑的人,分析半天觉得事情非常蹊跷,崔伟作为县政府常务副县长,断然不会让人来清查他之前所干过的事,因而这只有两种可能性,一是崔伟可能要有麻烦了,二是钱若银故意不告诉他事情的真相,只是让他来查一查这个事情而已。
  党政办主任便把当初的转让合同复印了一份交到了钱若银的手中,钱若银看了看,也是觉得蹊跷,但是他没有说什么,把合同复印件给收起来就完事了。

  收好合同复印件以后,钱若银便是去了县城,向陈功汇报这个情况了,而陈功此时正想着如何与崔伟谈话的事情,崔伟收了马恒才的五万块钱,如果崔伟能够承认还好说,如果不承认,市纪委未必能把他怎么样,因此如果能让他主动承义自己的问题,那就会省了很多的事,另外越是查出崔伟更多的事情来,越是能攻破崔伟的心理防线,因此在查处崔伟之前,市纪委需要做的工作不少。
  钱若银一过来向他汇报程高群的情况,他立刻停下手来,听一听钱若银了解的情况。
  “陈书记,程高群总体上来讲是一个比较霸道的人,对于这个问题,干部群众都有所反映,而现在我有一个更重要的事情想向陈书记您反映。”钱若银斟酌了一下措词便是向陈功说道。
  陈功问道:“你调查到什么重要情况了?”
  日期:2017-12-16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