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村》
第135节

作者: 旺财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别说,真的没听说过赵小宁有什么亲戚,尤其是姥姥家那边的人,按说赵小宁的母亲生他的时候难产去世了,姥姥家的亲戚不应该断绝了往来啊。”
  人们都好奇的看向赵友旺,因为赵友旺是赵小宁本家一个爷爷,所以对赵家的事知道的比较多。
  赵友旺抛出一个重磅丨炸丨弹:“我想说的那人正是小宁的母亲。”
  “三叔,您老没开玩笑吧?赵小宁的母亲?她母亲不是生他的时候难产死了吗?”

  “对啊,坟头不就在村子西面吗?难不成一个死人还能救人?”村民们不淡定了。
  邓研如也露出困惑之色,她是赵小宁初中三年的班主任,自然知道赵小宁自幼丧母跟随父亲长大。
  赵友旺点了支烟,瞳孔中露出回忆之色:“这件事还要在十八年前说起。”
  “二十年前,大山还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那时候他没有很大的能耐,除了能打的一手好猎物。虽然是这样,但也是周边几个村子炙手可热的人物,因为他长得很...魁梧和帅气。当时有很多人想和他说媒,不过他却拒绝了。”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金山打猎的大山背回家一个昏迷的,年轻貌美的女人,事后我们才知道他金山打猎迷失了方向,恰巧遇到一个在山上受伤的女人。对于那个女人的来历谁都不知道,但看她穿着应该是城里人。”
  “女人叫林月荣,没有人知道她来自哪里,为何会出现在凤凰山。林月荣被大山救了后心怀感激,在养伤的时候两人暗生情愫,最后简单的举办了个婚礼,结为了夫妻。”

  “婚后第二年,林月荣生下了赵小宁,但在生下小宁的那天晚上,林月荣就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第二天,村西头多了一个坟头,虽然说是林月荣的墓地,但里面什么都没有。”
  “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大山也闭口不谈,整个人像是丢了三魂七魄一样。”
  “在小宁满月酒的那天,大山喝醉了,透露了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林月荣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千金,因为外出旅游在凤凰山迷失了方向,最终摔落山崖,危急关头被大山救了下来。但因为摔伤了脑袋,她不记得自己叫什么,来自哪里。等她回忆起来已经怀胎七月了。”
  “作为一个大户人家的千金,她怎么可能会喜欢上大山,但为了报恩她还是将小宁生了下来。并且告诉大山这是她报答救命之恩的方式,还说从今往后不让大山给她联系,就当两人的生命中没有出现过彼此。所以,在生下小宁后她就离开了。大山也因为这事受了很大的打击,纵然有很多女人想嫁给他也被他拒绝了,因为他怕,他怕会受到伤害,正是因为这事,他才会一个人将小宁拉扯成人。”

  所有人都静静的听着,没有想到还有这段往事。
  “三叔,小宁的母亲家世很显赫吗?”有个妇女问。
  赵友旺点点头:“我听大山说起过,对方应该是来自京城,在京城里是个名门望族。所以,我寻思着如果能找到小宁的母亲,她或许能救下小宁。”
  “关键是咱们不知道小天的母亲在哪啊,就算真的找到她,她会救小宁吗?”李翠花出声。

  “虎毒不食子,我相信她应该不会放弃自己的骨肉。”赵友旺说。
  邓研如咳嗽了一声,插话道:“依我看这件事就算了吧,有些人虽然活着,但他们已经死了。我相信小宁绝对无法接受他生母还在世的事情,这个消息会让他崩溃。”
  许诺连连点头:“我认同如姐的话,想当初小宁在村子里不受待见的时候虽然还活着,但绝对是生不如死,那时候他的母亲都没出现,又怎会在意他的死活?”
  “说句不吉利的话,就算小宁真的执行枪决,死前他内心应该是坦然的,因为他无愧于大家。反之,若他知道生母在世的消息,就算死他内心也应该带着恨,强烈的恨。”

  “既然如此,为何我们不让他笑着离开?为何要给他平添烦恼?”
  许诺很多时候都表现的大大咧咧,但这几句话却是说的十分有理,听得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是啊,为何要在他临死前告诉他这个不幸的消息?
  ——
  来到县城法院已经上午十点了,可能是因为某种不为人知的内幕,这个案子并未公开审理。
  在警车上走下来,赵小宁嘴角泛起一抹浅浅的笑容,因为他看到了一辆车,一辆熟悉的车,不是别人,谢振龙乘坐的那辆房车。
  昨天那件事发生后谢振龙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按说应该探望下自己这个师父,但却没有现身。
  现在看来,之所以案子会提前审理,极有可能是谢振龙在搞鬼。虽说谢家在YN那边很有势力,但谢振龙好歹是国内赫赫有名的雕刻大师,人脉极其广泛。
  走到审判大厅门口的时候,赵小宁看到了谢飞鸿,此时的谢飞鸿正一脸微笑着等候他的到来。
  “赵爷,律师我们已经请好了,待会你只需一口咬定是过失杀人就可以,其它的事情交给律师。”谢飞鸿低声说。

  赵小宁挠了挠脑袋,显得有些不解:“过失杀人?你信吗?”
  王玉坤的五脏俱碎,这种手段已经上升到让人发指的地步了,就算一口咬定过失杀人又有谁肯相信?难不成那些法官都是傻子?
  谢飞鸿道:“其它的你不用管,只要咬定这一点我保证您没有大碍。”
  虽然搞不懂谢飞鸿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赵小宁还是点了点头。因为他相信谢家不会害自己,他们肯定在暗地里做了一系列的计划。
  既然如此,自己肯定要好好配合了,毕竟若能够幸福的活着,又有哪个***愿意去死?
  其实以赵小宁现在的这种情况,根本就没有资格请到辩护律师,毕竟他杀人的证据很确凿,只需开庭宣判即可。
  进入审判庭之后,赵小宁坐在了嫌疑人的位置上,不过至始至终都没有戴手铐和脚镣。虽说他是杀人凶手,但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替人顶罪而已,虽说律法无情,他们也不想让赵小宁太过不堪。

  审判庭中没有几个人,除了谢振龙四人,还有就是齐国良以及县长高向华。而在赵小宁后面却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面前有个牌子,写的是被告人律师。
  很明显,这应该是谢飞鸿说的那个律师了。
  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王玉坤的妻子和女儿,毕竟她们也是受害人。虽然才隔一天没有见面,但母女俩仿佛苍老了很多,脸上也写满病态。最重要的是都戴着手铐和脚镣。
  是,她们母女俩虽然是受害人,但也是嫌疑人,必须要戴手铐和脚镣的。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三十五六岁,穿着西装,戴着眼镜的年轻律师。看样子应该是她们请的辩护律师。
  看到赵小宁出现,母女俩眼中皆是透露出难以掩饰的恨意。虽然她们也知道赵小宁是无辜的,但他毁尸的举动却是激怒了她们,她们恨不得赵小宁去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