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5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中年男子和老年男子直起腰,说了句“她没事了”,向人群外走去。
  尽管双眼注视着地上的人,但楚天齐还是起身向那二人道谢:“谢谢,谢谢。”
  那两名男子回头笑了笑,冲着楚天齐点点头,快步走出了人群。
  “好人,都是好人。”
  “小伙子更是好样的。”
  “好人多呀。”

  “我要是会游泳多好。”
  众人又七嘴八舌起来。
  楚天齐没有理会人们的评说,转回头,蹲在地上,再次把目光投在地上那人身上。他看到,她还是双眼紧闭,不停的轻声闷哼着。
  在路灯光亮映照下,楚天齐看清了她的脸。她的左脸明显高于右脸,脸颊上还可以看到几个印痕,眼眶四周散着淤青,颧骨处还有多处伤痕,那伤痕根本不像是水中枝条刮蹭。她的伤痕不仅仅在脸上,前额上方的发根处也有血渍,血渍上方的一撮头发也不见了,胳膊、腿上的淤青、伤痕更是比比皆是。
  尽管已不是第一次看到她落难的样子,但在楚天齐心中,始终印着她漂亮甚至略带高傲的样子,她是他的初恋呀。可现在怎么就变成这样了?眼前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初恋女友孟玉玲。
  当初孟玉玲鬼迷心窍跟了张鹏飞,可自那之后见过她的有数几次中,大多时候她都是伤痕累累,即使偶有两次还算正常,但面目中分明藏着浓浓的愁苦。不用说,今天这副尊容,甚至没有了活下去的勇气,肯定也是拜那个畜牲所赐。那个王八蛋怎能这么狠心呢?
  “我,我这是在哪?”一阵梦呓般的声音响起,“我死了吗?”
  楚天齐注意到,孟玉玲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你没死。”
  “你被人救了。”
  好几个人做出了答复。
  “你没死,你还活着。”楚天齐轻声道,“我不让你死。”
  目光定定的停在楚天齐脸上,孟玉玲楞过之后,眼中透出一丝欣喜。随即便隐去那抹色彩,缓缓的闭了起来,两颗泪珠从眼角滚落下去。

  “你太傻了,你怎么能干这种傻事,我不让你死。”楚天齐轻声安慰着,“有什么想不开的可以和我说。我记得,你一直都是很乐观开朗的,还经常开导我,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
  “呜……别说了,别说了,呜……”孟玉玲哭出了声音。
  楚天齐缓缓的说:“哭出来吧,哭出来好。玉玲你太苦了,我这心里……”
  孟玉玲哭诉着:“你别管,不用你管,我的事不用你管,我死活和你没关系。我不想活了,你让我死。”
  楚天齐轻声道:“你怎么又说傻话?我怎么能不管呢?你……”
  “不用你管,就不用你管,咱们各有各的生活,呜……”孟玉玲一边哭着,一边挥起胳膊,推向身旁的男人,“你走,你快走,不用你管,让我死,让我死,呜……”

  “别哭,别闹,有什么委屈,找地方好好讲出来。”楚天齐不急不燥,安抚着焦燥不安的孟玉玲。
  听到这里,边上的人似乎听出了门道:施救者和被救者认识。捕捉到这个讯息,人们的大脑又活跃起来,各种猜测低声响起:
  “两人认识呀。”
  “他们什么关系?夫妻、情人、旧相识?”
  “女人是不是因为男人才寻短见?”
  “不会是那人喜新厌旧吧?”

  “哎呀,这可真没准。”
  “知人知面不知心。”
  “别胡说。”
  “我哪胡说了,没准就是外面有了彩旗,砍倒了家中红旗。”

  这些声音尽管不高,但楚天齐也断断续续的听到好多,他没空理会这些,而是不停的安慰着地上的孟玉玲。
  “扶我起来。”孟玉玲停止了哭泣,语气出奇的平静。
  “好,扶你起来。”楚天齐再次压低了身子,右手绕过她的肩头,抚着她的后背,左手垫在她的腰间,轻轻扶着他坐了起来。
  孟玉玲稍坐一会儿,喘了几口粗气,然后扶着楚天齐胳膊,慢慢起身。
  楚天齐赶忙托着她的腰,帮她使力。
  孟玉玲站起来了,她木然的扫视了一下四周,向人群外走去。
  看着她虚弱的步伐,楚天齐赶忙扶着她,便用右前胸贴着她的后背,给她以支撑。
  围观的人们暂时闭上嘴巴,闪开了一条通道。
  在楚天齐的扶持下,孟玉玲无视了各种异样的目光,缓缓的向前走去。
  楚天齐则一直搀扶着对方。

  走出大约百米左右,孟玉玲停下来,转头看着他:“你的衣服呢?哦,对了,还在地上放着,赶快去穿上,我等你。”
  楚天齐当然记得那件具有重要功能的衣服,他只是一直担心她站立不稳,才暂时没有去拿 。听她如此提醒,忙道:“你行吗?自己能……”
  “本来不行,看到了你就浑身充满力量。”孟玉玲露出了笑容,“你放心吧,我能站住。”
  “是吗?”楚天齐缓缓放开对方,见对方站立当地,又嘱咐道,“等着我,别走开,我马上回来。”

  孟玉玲微笑着点了点头:“嗯,快去快回。”
  盯着对方看了两眼,楚天齐迟疑一下,转回身快步跑去。
  双眼目送着对方,两行浊泪滑下脸庞,只到对方身影融进人群,孟玉玲一咬牙,也尽量快速的迈动了脚步。
  人群已经散去不少,那件半袖衫还躺在地上,几个围观的人还在讨论刚才那两人的关系,也有人在讨论要不要帮着年轻人把衣服收起来。
  冲着众人点点头,尴尬一笑,楚天齐拿起半袖,边往身上套着,边向那个地点赶去。刚走出没几步,楚天齐忽然楞在当地:人呢,人去哪了?
  在那,楚天齐看到,那个虚弱的身影已踉跄的跑到河边。他顿时大惊,赶忙脚下发力,向前跑去。
  “别过来,别过来。”孟玉玲忽然收住脚步,转回身,手指楚天齐,“你要是再往前走,我就死给你看”
  “别,别,我不过去。”楚天齐停下来,连连摇手,“你可别犯傻,有什么大不了的事……”
  孟玉玲打断对方:“你别管,我不用你管,管好你自己就行。”
  “行,我不管,我不管。”楚天齐嘴里应承着,同时缓步向前移去。
  “别过来,别管我,否则我就跳下去。”孟玉玲说着,一手已经抓住了岸边栏杆。
  “别,别。”楚天齐只好收住脚步,商量着,“这样,你过来,要不我过去……”
  孟玉玲连连摇头:“不,你别逼我,否则我死给你看,我不怕死。”
  “死都不怕,还怕活着吗?”楚天齐急道,“有话好好说。”
  “呜……走开,呜……”孟玉玲又哭了起来。

  “想想你的父母,想想你的姐妹朋友,关心你的人很多很多,你可不要再干傻事。”楚天齐目视前方,脚下却移动起来。
  “站住。”孟玉玲手指对方,“离我远点,我不稀罕你的关心,离的越远越好,我的事不用你管。”
  楚天齐停下脚步:“玉玲,你怎么能这样呢?我是为你好,请你相信我。”
  “我说过,我不稀罕,不稀罕你的好,请你不要跟着我,不要干涉我的自由。”说到这里,孟玉玲右腿一抬,搭在栏杆上,“走不走?不走我真跳了。”
  日期:2017-12-16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