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赎之宿命》
第41节

作者: 海本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至于在这个案子里,凶手对受害者的选择,以及杀人方式上,我认为是个意外。因为在此前和此后的所有案子中,受害者全为成年女性。哦,对了,好像还有一个17、8岁的高三女生,不过都差不多,在这里,我们暂且把她归类为成年人看待吧。
  凶手本来选择的目标并不是小女孩,后来之所以杀害小女孩,纯粹是因为临时起意,想做出一些新的尝试。
  不过,做了后,发现不符合自己的胃口,所以,在后来的案子中,受害者都是成年女性,在目标的选择上并没有因此变动为小女孩。
  小女孩的案子,对于凶手而言,只是一段插曲。”
  日期:2017-12-15 18:14:02

  永远的真相二零零八回复飞龙在天:“精辟!哥们,我发现你有做刑警的天赋!”
  飞龙在天回复永远的真相二零零八:“呵呵,永兄高抬我了,我只是以前爱读推理小说,学了点皮毛而已。
  其实,有些地方,我也分析不透,我在这里说出这个疑惑吧,可能对你们有用。
  警方已经排查过所有户籍所在地为平县的男性居民,可是依旧查无此人,也就是说,凶手很有可能不是平县人,对于平县,凶手只是个熟悉的过客。
  可是,除此之外,我还注意到一个细节,凶手在最后一个案子里,在抛尸地点的选择上与前面的分析存在矛盾。
  根据犯罪地理画像,凶手在抛尸的时候,选择的地点都是有着一定的规律性的。比如说头颅,美国联邦调查局曾经做过一个调查,在抛尸案中,出于凶手的心理因素,比如说害怕、想要掩盖真相什么的,大部分的凶手会把头颅抛到距离自己家以及分尸场所,也就是第一现场最远的地方。
  而在平县的最后一个案子里,凶手抛掉头颅的地点,正是距离平县市区最远的地方—岐崎大秧道的山坡上。
  这一点,与前面的分析存在矛盾,真的很令人费解。”

  日期:2017-12-15 18:16:35
  永远的真相二零零八回复飞龙在天:“这一点的确有些奇怪…让我想想,岐崎大秧道好像是位于平县东部农村,也就是说,凶手并不是东部农村的人,他可能是西部或是说北部农村的人,这样的话就可以解释这个矛盾了。”
  飞龙在天回复永远的真相二零零八:“我觉得没那么简单。”
  永远的真相二零零八回复飞龙在天:“龙哥,还有什么高见?”
  飞龙在天回复永远的真相二零零八:“额,也没什么,我老婆吹好头发,叫我下楼逛街了。
  现在,我该下线了。对我来说,陪老婆比抓到那个所谓的凶手要重要得多。”
  永远的真相二零零八回复飞龙在天:“别啊,大侠!多聊一下啊!恶魔一日不除,你和你老婆逛街也会有受到危险的可能!”
  飞龙在天回复永远的真相二零零八:“呵呵,我是上海人,这边的监控探头密布如血管一般,治安良好,我还真没操过那个心。”
  永远的真相二零零八回复飞龙在天:“大城市的人就是不一样…我们小县城的街上,直至现在都还没几个监控探头…”
  飞龙在天回复永远的真相二零零八:“各有各的好处,不是所有的县城都会发生这么恶劣的案子的。县城也有县城的好,比如说姑娘,你知道吗?上海女人不好伺候,你看,她现在又催我了,现在,我真该下线了,再见。”

  永远的真相二零零八回复飞龙在天:“拜…”
  “飞龙在天”的问题,引起了白文凯的关注和兴趣,但一时半会,白文凯也推导不出什么合理的解释和有用的线索,所以便暂记脑中,随后,继续往下读帖。
  日期:2017-12-15 18:19:35
  阿帅回复永远的真相二零零八:“最近在看少年包青天,里面有一集讲采花大盗裘霸天**妇女后,上山当和尚,以此掩饰身份,所以,官府抓了十多年都没有抓到他。
  我觉得这个故事很有启发,说不定平县连环杀人案的凶手现在就已经在山上当和尚了。

  在最后两个案子里,凶手在寺庙屋内碎尸,这是谁都想不到的,我觉得很有必要排查一下平县附近的寺庙,叫那些和尚在太阳下光着脑袋排成一排,然后一个接一个的在草纸上按下指纹。”
  窗外人回复永远的真相二零零八:“过去,在平县市区里骑个自行车,车把上和后座上拴个挎包和书包的人很常见,不会引起太多注意。
  在平县这座沿海小县,出现的这个连环杀人犯,他的凶器就放在书包的饭盒里,这是谁也不会猜到的。”
  霍云建回复永远的真相二零零八:“90年代,凶手往返于平县和川头之间,最有可能的交通工具就是火车,可惜,当时,还没有购买车票的实名制。”

  日期:2017-12-15 18:24:33
  猪年生的人回复永远的真相二零零八:“从凶手对女性的残忍程度上看,凶手应该是一个从小就缺乏母爱的人。 ”
  陌生来客回复永远的真相二零零八:“当时,年轻人的娱乐方式就是跳舞、看录像、逛公园什么的,凶手和受害者最先接触的时候,可能就是通过以上途径,比如说舞厅。”
  杯中人回复永远的真相二零零八:“我在徐江,离平县很近。
  平县,我出差待过两个月,人口构成很复杂,天南海北到处的人都有,这增加了破案难度,人口构成复杂,意味着有大量平县市民的亲属分布在全国各地。他们可能经常来探亲,对平县有一定的了解,但户籍却不在平县,难以查证。”
  …
  手机显示电量已不足10%,时钟也已接近凌晨两点。白文凯微微皱了皱眉头,这些天来,虽然忙东忙西的,身体已经很疲惫,一直负荷运转,但躺在床上,白文凯总是睡不踏实。
  现在,手机快没电了,白文凯也没什么事可干,在把手机充电线插进手机后,白文凯随手关灯,连牙也没刷,直接倒在床上。虽然睡不着,但还是要休息的,哪怕是闭目养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