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80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打开车门,上车,特勤说:“我知道一个地方。”
  我说:“那你来开。”
  又换了位置,特勤发动车子,并从他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了一截绳子,绳子很韧,很结实,不用明说,我把表姐夫绑好,又拿出了胶带,贴在了他嘴上,防止他大喊大叫。
  做好这一切,我让他躺下,要不然车窗外的人发现,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特勤的车开得飞快,很快便到了地方,应该是废弃的停车场,没有人。
  扶着陶成坐好,我撕开陶成嘴上的胶带。可能因为疼,陶成一下子醒了过来。

  他先是惊恐的望着四周,然后视线落在我的脸上,“董宁,你...你这是...”
  我语重心长的说:“姐夫,咱俩是亲戚对吧。”
  陶成点头,说:“对啊!可...可你为什么把我打晕了,还把我带到这里来呢。”
  我笑笑,说:“姐夫,你挺聪明的,看不出来吗?”

  陶成摇了摇,说:“我不知道。”
  特勤又点燃了一根烟,悠闲的抽着,这种事不用他上手。我要问不出来什么,再换他。
  我说:“姐夫啊姐夫,你真是揣着明白装,那我就明说了,你要我五百万,我要你一条命,不过分吧。”
  表姐夫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开车那个特勤,特勤转过了头,对表姐夫灿烂的一笑,吓得表姐夫一哆嗦,笑容不可怕,但那笑容里面隐藏的意味可怕。
  加上我们现在还是在这么一个地方,又黑又暗,没什么人,表姐夫他被捆绑着,叫天不灵叫地不灵,不害怕才怪了呢。
  “董宁,你在乱说什么啊!什么五百万啊!什么要我一条命啊!这哪里跟哪里,我怎么听不懂了呢,咱们不是说好了去银行取钱吗?”
  表姐夫大声的说着,不过声音虽大,却没有多少底气,越来越弱。头也四处的转着,双眼观察着。
  我说:“表姐夫,你想的倒是挺好的,咱们先去银行取钱,然后你再从我这里拿走五百万,神不知鬼不觉的,你是不是以为我是傻逼。”
  表姐夫看着我说:“董宁,你误会了,我怎么会想要你的五百万,那是救命的钱,你开什么玩笑,咱能不能不逗,都是亲戚。”
  我说:“就是因为咱们是亲戚,所以我才耐心跟你说几句话,要不然我早就动手了。”
  表姐夫哀求道:“别闹了,好吗?”
  看着他瑟瑟发抖的样子,我更气不打一处来,表姐夫被我捆绑。尚且吓成这样,我还没上别的手段呢,也没有刻意虐待他,而姗姗被一个陌生人带走,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内,双眼被蒙住。听到一点点的声音都会被吓得不行,可想而知,那种感觉多么的熬人,况且,姗姗还是被抛弃的孩子,本来就敏感。
  我上去就是两拳,打在表姐夫的脸上,很重,表姐夫发出叫声,声音很尖锐,我恶狠狠的说:“你给我听好了,我知道你干了什么事,想要老子的钱,你他妈的有没有考虑过后果,实话跟你说,姗姗我大不了不要了,我有钱我再给我妈养一个,可是你,竟然串通外人来骗我,我很受伤,你知道吗?”
  我想我现在的表情一定很狰狞,这是我刻意营造出来的,我和表姐夫现在就像是谈判,他想要我的五百万。我想要他口里面的情报,表姐夫最大的底牌是他以为我并不知道他是劫匪中的一员,但是他的底牌没用,我已经知道了,现在我要让他绝望,让他害怕。如果不告诉我想要知道,他会很惨,甚至于死亡。
  表姐夫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现在这个时候还嘴硬。
  我说:“好,很好。”
  我伸出了手,掐住了表姐夫的脖子,用力。
  表姐夫呼吸不畅,脸红了,是血往上流,嘴巴大张着,发出嘶嘶的声音,头在拼命的扭动着。可是越扭动,便越缺氧。
  快到临界点的时候,我松开了手,表姐夫大口的喘着气。
  我缓缓的说:“这是第一次,还有第二次,说,还是不说,你选择。”

  齐语兰跟我说的话我已经想不起来了,我变得有些疯狂,变得有些狠毒,因为我被刺激到了,是很多的事情混合起来。才有现在的效果。
  我妈和我爸的悲痛。
  姗姗在黑暗之中的无助。
  表姐的不知情和表姐夫的丧心病狂。
  我被威胁被算计。
  这些种种,让我有些失控了,我仿佛又回到了之前,被李国明和关珊联手对付,那些片段,是好多次的死里逃生。
  我无法忘记。
  表姐夫不说话,我的手又伸了过去,掐住,用力,感受表姐夫的剧烈挣扎,感知他的扭动。
  他似乎想要说什么,可是。我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

  心声钻进了我的耳里。
  “我说!我说!我不想死!”
  松开了手,看着表姐夫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看着他憋红的脸一点点恢复,我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被别人掌控生死,不好。
  可掌控别人的生死,很好。

  我被突然出现的这个念头吓到了。
  手微微的颤动。似是附和。
  “我说...我说...别掐死我...”
  表姐夫气若游丝的说。
  特勤回过头,嗅了嗅,说:“什么味道,这么骚。”
  我一看表姐夫裤裆,湿了。

  特勤也看到了,说:“哎呦。尿了,呵呵。”
  表姐夫低下了头,不好意思。
  我往旁边移了移,说:“你歇过来了吗?”
  表姐夫说:“好了。”

  我说:“说吧,谁绑架的姗姗。”
  表姐夫说:“我能先问你是怎么知道的吗?”
  我摇摇头,说:“不能,你想清楚了,浪费我的时间,就是浪费你的生命。”
  表姐夫一哆嗦,说:“我说,可是,我也不认识那个人。”
  我抓住了表姐夫的衣领。表姐夫惊恐的看着我,急切的说:“我真的不知道,你听我解释。”
  我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马上就要有点希望,可表姐夫这一句话又让我如坠深渊,天堂和地狱只一线之隔。
  看着表姐夫。缓缓说:“你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
  表姐夫连连点头,说:“事情是这样的,公司合作的事情黄了之后,我的上司给我打电话,把我狠狠的骂了一顿,我心里气不过。就在网上抱怨,我...我说了很多,然后有个人联系我,说可以帮我。”
  我说:“你是想告诉我,绑架姗姗,你是在网上联系的?”
  表姐夫说:“对!”
  我给了表姐夫两巴掌。我对着他吼,“你是不是当我傻逼!”
  日期:2016-12-23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