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79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表姐笑着说:“姨,你就别担心了,董宁是有大本事的人,认识的都是有钱人,五百万在咱们眼里多,在那些人眼里不算什么。”
  虽然不喜表姐插话,不过她这句话倒是打消我妈不少忧虑,我说:“妈,别担心,这钱不着急还,都是很好的朋友。”
  不仅仅是很好的朋友。还都是漂亮至极的美女。
  突然,表姐夫心中的一句话飘进了我耳里。
  “哈哈,五百万到手了!”
  低下头,不去看陶成,我怕我眼中的杀气会杀死他。
  没想到啊没想到,以为把陶成压的无争斗之心,却没想到他强势反击,给了我一个好大好大的惊喜。
  果然人在极端情绪之下,会做出不理智的事。
  可是,他怎么敢,他就不怕死吗?
  此时,我心里暴躁到了极点,偏又急不得怒不得。
  我妈察觉出我的异常,问道:“儿子,怎么了?”
  我摇摇头,说:“没事,可能跟着担心,有点心慌,坐坐就好了。”
  表姐连忙起身,说:“董宁,我给你拿点饭去,中午你就没怎么吃,你兴许是饿到了。”
  我妈说:“对。对,你吃点。”
  心中冷笑,这不是吃饭的事,这是被气到了,气的全身气血不畅通,淤住了。
  表姐起身去厨房拿饭菜,我看了一眼她的背影。在这件事中,表姐到底知不知情,她是有份参与,还是被蒙在了鼓里。

  不清楚,不知道。
  很快,表姐风风火火回来,手里端着盘子和碗。放下,“来吃吧,还热乎。”
  我拿起了筷子,掩饰自己。
  现在只清楚表姐夫陶成介入这件事中,但他肯定不是一个人,是有人给他出了主意,拉他入伙,还是他策划了一切。
  这两种可能看似相同,但实际不同。
  表姐夫策划的话,无需太过担心,以他的能力,策划这样的案子,难免有诸多疏漏,但我倾向于另一个可能,有人帮表姐夫,那人是个专业的,就是跟我通话的陌生男人,从他冷静并迅速的劫走姗姗便能看出来,他胆子大有经验,目无法纪,胆大包天,极其不好对付。
  表姐夫留在我身边,大概是方便监视吧。
  缓缓的扒着饭粒,表姐夫的心声又传来。

  “董宁啊董宁,想不到吧,老子虽然当面打不了你的脸,无法痛痛快快的骂你,但我能让你出血。”
  “五百万,痛不痛?”
  “你这孙子也怪厉害的,五百万轻轻松松就借到了,早知道多要一点了,五百万太少了。”
  “果然,别人告诉我的没错,你跟公司老总不清不楚,还是个漂亮女人,狗日的,真是好福气。”
  “等我拿到这笔钱,我还会装的可怜兮兮,跟你套近乎,我要看你一脸衰样,哈哈,你一定不知道。搞事情的是我,我的段位比你高多了,看你还牛逼什么,把我赶出公司,又如何,老子有钱了。”

  “至于那个小女孩,不知道会不会死。但是,跟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绑架的人,我只是负责收钱,把钱藏好就行。”
  “嘿嘿嘿,拿到钱我就把那个臭娘们甩了,要不是她我根本落不到这般田地,有了钱,什么女人找不到。”
  陶成此时心花怒放。
  我抬头扫了一样,根本看不出他有这些内心活动。

  这样来看,表姐没参与。
  既然这样,抱歉了。
  我的心也可以很狠。
  放下筷子我说吃饱了,我妈劝我多吃一点,我看了看手机。说:“有短信通知我到账了,不过还有一笔钱,我进去催催。”
  我妈说:“儿子,别太急了,这钱数目不小,你这样人家心里该不舒服了。”
  笑笑之后,我说:“妈,都这个时候了,还是快点好,时间不等人,为了姗姗,得罪人就得罪人吧,不行我回头上门赔罪。”

  我妈看着我,轻轻一叹。包含很多。
  进了屋,我给齐语兰发消息,说我怀疑我表姐夫参与其中,齐语兰电话打了过来。
  “董宁,你有多大的把握。”
  当然有百分之一百的可能,那孙子自嗨的都快高氵朝了,盘算那钱该怎么花,他也是蠢,一共五百万,他自己一个人能全拿走吗?另外一个是傻逼吗?
  我说:“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
  齐语兰说:“足够了,其实刚才我就想跟你说,一般绑架案有很大的可能是熟人作案,了解你的经济状况,了解你的作息时间。知道什么时候下手,知道目标的详细信息。”
  我说:“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我恨不得弄死那个孙子。”

  齐语兰连忙阻止我,“董宁,你千万不要冲动,姗姗还在他们手里,为了姗姗的安全,你要忍耐。”
  我说:“这个我当然知道。我就是说说而已,不过回头我肯定要报复,你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吃人不吐骨头那种。”
  齐语兰说:“好了,心态放平一些,我们要救姗姗,现在有了线索。要争分夺秒,你先把你表姐夫引出去,我的人应该快到了,你们两个人控制他,然后报警,毕竟这是私事,又在外地,我可以动用的力量很少,丨警丨察还是可以做很多事的。”
  我说:“好,我知道了。”
  齐语兰说:“我的人带着鸭舌帽,上面绣着一个X,我让他在楼道口抽烟,你下楼的时候,见机行事。拿下表姐夫。”
  我说:“好的。”
  出了门,我说:“钱到账了,需要去取一下,数目太大,姐夫,你能陪我去取一趟吗?”

  表姐夫站了起来,说:“行,正好我开车带你去,哪个银行?”
  我说:“要去市中心那个工商银行,那边联系好了,过去不用等,直接可以取出来五百万。”
  陶成说:“好。”
  我妈站起来,说:“儿子,小心点。”
  我笑笑,说:“知道了。”
  打开门,我和陶成一起出了门,屋里的人,目光殷切。
  身旁的人,让我的心越发寒冷,为了一己私欲,为了报复,竟然将一个无辜的小孩子卷入,稍有差错,便是万劫不复。
  “姐夫,谢了。”
  “自家人,客气什么。”
  虚情假意的对话,一直持续到楼下,大楼门外。站着一人,戴着帽子,吞云吐雾,听到声音,他回头,帽子上是大大的X。
  我小声说:“姐夫,你看那个人,是不是有点不对劲儿。”
  特勤熄灭了烟,往里走来,陶成盯着特勤看,小声说:“好像是有点不对劲。”
  我想陶成现在一定很纳闷吧,他就是劫匪,却遇上不怀好意的人。
  趁着陶成注意力在前面,伸出右手,用手掌狠狠的击在陶成的脖颈处,我有专门练习过,一击之下,表姐夫瘫软,特勤正正好好到了,扶住了表姐夫,多余的话没有,直接往外走,我从表姐夫的口袋里拿出了车钥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