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116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直到上官映雪的父亲上官肖邦第二天赶到医院探望妻女时,才动用关系花了一大笔钱,让医院专门给她们母女安排了单间。
  当时宣柔心身边并没有人专门照顾她,只有开车的司机和上官肖邦的兄弟这两个大男人在,蔡舒雅要是想做什么,她完全有机会。
  真相,已经很清楚了。
  墨子寒心情很复杂,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情。

  白明月就是上官映雪,他们在各自爷爷那一辈,就订下了婚约,而她在阴差阳错中,以这种方式回到自己的身边,这是天意吗?
  笃笃笃……
  敲门声急促响起,这回,苏哲没等他同意便推门而入,“墨少,快去看看,上官小姐和白小姐闹起来了。”
  苏哲提起上官映雪,有些不自在,她还不知道自己不是真正的上官映雪,也不知道墨少会怎么做。
  “她来做什么?”墨子寒没想到上官映雪就在这当口跑来了公司,脸色便是一沉。

  “她来找你,又不让秘书打扰你工作,说是可以等你下班,她让白小姐给她端茶倒水,不知怎么摔了杯子,被水烫到了,后来她们就吵起来了,墨少,你还是亲自去看看吧。”
  苏哲耸耸肩,推着他一边出去一边简单的把情况解释了一通。
  墨子寒脸色沉得像乌云,一句话也没说。
  他们走过去的时候,整个秘书办人都围在会客室看着,苏哲喊了一声,“都不用工作了是吗?”
  见总裁亲自过来了,众人纷纷散开,一句话也不敢说。
  白明月手里拿着创口贴,气得额上青筋直冒,看着上官映雪一直在流血的手指,还是忍着气劝她,“上官小姐,你还是把伤口先止血吧,有什么话等止血再说。”
  “我不用你假好心,你分明就是故意的。”上官映雪见到墨子寒过来,更加委屈,紧张的盯着被割破流血的手指,差点没哭出来。

  白明月十分无语,她故意什么?故意让她去捡打碎的杯子,然后故意让你自己弄伤手指?到底谁才是故意的。
  白明月看到墨子寒出现,上官映雪更加楚楚可怜的样子,明白过来她是什么意思了。
  这苦肉计演的,真舍得下血本。
  “子寒哥,我是不打扰到你工作了。”上官映雪看向墨子寒,柔声开口,仿佛见到他,连自己的伤都不在意了。

  墨子寒不答,看着她受伤还在流血的手指,眉心微蹙,沉吟片刻,问她,“怎么把手弄伤了。”
  上官映雪露出一丝欣喜的表情,旋即又楚楚可怜的开口,“没关系的,白小姐也不是故意的。”
  白明月几乎没背过气去,什么叫她不是故意的,根本就不关她的事好不好。
  上官映雪一来就点名要她泡咖啡,刚端给她她就没接稳,打碎了杯子,她正要去收拾,上官映雪却主动蹲下来帮她,她还没来得及阻止她就割伤了手。
  不肯包扎还一个劲的指责她,非要和墨子寒投诉她,结果墨子寒一来她又装出这副样子。
  白明月无语望天,直接挑破,“上官小姐,是你自己不小心割到手指的。”

  上官映雪看着她,柔柔一笑,“是,怪我自己不好,没想到白小姐连杯子都拿不好,还让你给我泡咖啡,你到底是子寒哥身边的女人,哪里会做这些小事。”
  她这话分明是在讽刺她连端茶倒水这种小事都做不好,当着墨子寒的面贬低她。
  “先包扎吧。”墨子寒看着白明月,伸手,“拿过来。”
  白明月怔怔的看他一眼,心里忽然有说不出的难受,将手里的创口贴递了过去。
  墨子寒拿着创口贴,转动轮椅走到上官映雪跟前,紧盯着她流血的手,眉心微蹙,似乎很紧张。
  上官映雪脸色微妙一变,迅速瞥了一眼白明月,眼神分明在挑衅,她把手伸到墨子寒面前,“子寒哥,你帮我包扎好吗?”
  墨子寒微怔,最终却缓缓点头,倏地回头吩咐她,“拿纸巾过来。”
  白明月怔怔的看着他,一颗心止不住的往下沉,满心都是苦涩,墨子寒,你心里最在乎的人,果然还是上官映雪,那为什么要否认你不是因为上官映雪的关系而利用我呢。
  “快点。”墨子寒深深的看她一眼,眼里掠过一丝异样的神采,白明月看不懂,却只听到他有些不耐的催促。
  上官映雪看着她,微微一笑,倏地蹙眉望着墨子寒,“子寒哥,我很疼。”
  白明月把纸巾盒递过去,垂眸掩住眼里的失神,墨子寒,你还爱她对吗?为什么要给我希望,让我误会。
  墨子寒随手扯出两张纸巾,按住上官映雪被划破的手指,不一会儿,纸巾被鲜血染透,他拿创口贴给包住她手指,纸巾揉成一团,握在掌心。
  上官映雪温柔的看着他笑笑,似乎很开心,“白小姐,以后你招待公司其他客户的时候,可要小心一点,幸好今天受伤的人是我,换成是客户的话,客户的损失你赔不起的。”
  白明月弯唇一笑,脸色有些僵硬,“谢谢你提醒,不过,客户就算打碎了杯子,也不会笨到自己去捡的。”

  上官映雪脸色微变,依旧笑着看她,“白小姐,做错了就是做错了,一昧推脱是没用的,在客户面前,谁都得为自己的失误负责,即使是客户自己做错,也只怪你没招待好。”
  说完,不等白明月说话,她便看着墨子寒,“子寒哥,我这也是为白小姐好,怕她以后得罪了客户,她跟我不同,我爸是公司董事长,生意上的事情,我多少比她更懂。”
  她在强调自己的出身,借机讽刺她不会工作,她不相信墨子寒听不出来,白明月咬着唇,看着墨子寒,他是不是也这么想她的?
  墨子寒淡漠的看她一眼,面无表情,“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他冷冷的问上官映雪,仿佛刚才那个亲自为她包扎伤口的人,是别人不是他,依旧是一惯的冷淡。
  这样的他让上官映雪有些失落,她看了一眼白明月,眼里的恨意一闪而过,墨子寒居然对她说的话无动于衷,居然没有丝毫怪责那个女人的意思,这不是她想要看到的。
  “子寒哥,我来找你,是有话想要单独和你说。”上官映雪看一眼白明月和苏哲,“能让他们都出去吗?”
  墨子寒挑眉看向她,“有话直说。”
  “子寒哥,我只能和你一个人说。”上官映雪坚持。

  “墨少,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去忙了。”白明月感觉自己的存在,就是他们之间的阻碍一样,她觉得自己很可笑,宁可识趣点,自己走开。
  她说完,也不等墨子寒答应,转身便走。
  “白明月。”墨子寒蹙眉,她眼里的失落,就这么落入他眼中,他下意识的想要叫住她。
  白明月捏紧了拳,没有回头,她何必留下来打扰他们,看墨子寒有多在乎上官映雪,感受自己的心有多痛。

  她失落的样子,没逃过上官映雪的眼睛,看着她离开,上官映雪露出一丝快意的微笑。
  有她在,白明月在墨子寒面前根本就是多余的人。
  苏哲眼神复杂的看一眼上官映雪,“墨少,我也出去了。”
  “我等会有事要交待给你。”墨子寒握着纸巾的手紧了紧,盯着苏哲交待了一句。
  “是,墨少,我在外面等着。”苏哲见他特意交待了一句,知道这件事情一定很重要,得等着安排他先去办。
  他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会客室,顺便带上了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