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76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颗大颗的泪从她空乏的眼溢落,她曾经翻看了这本相册很多次,每次都是痛彻心扉!

  薄夜渊死死地将黎七羽攥紧在怀里。
  他的眼眶也死死地发红,情感喷涌似的而出,心脏从没有这么疼过。黎七羽,你果然在意我,为什么要丢弃我?!
  他喉头起伏着,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会死死地抱着她,岔气地哽咽。
  起居室里笼罩着沉默的悲伤,宝宝稚嫩的童音哼唱着空灵的生日快乐歌曲……
  一曲末了,黎七羽的嗓音出现,有些傲娇的别扭:
  【薄夜渊,破蛋快乐,恭喜你又老了一岁。你说最好的生日礼物是孩子,你很快要做爸爸了。孩子是你的,说它是薄野薰的话,是看你不爽。对,你对我不好,我凭什么还要给你举办生日派对,凭什么要做礼物送你?我完全是看在你是孩子爸爸的份,才给你这个机会的。不要骄傲!】
  顿了顿,黎七羽低声又说道,【另外,骗你我有错,看在宝宝的份,我道歉。这整个宴会场他,算是对不起还清你了。你能不能合格升级为爸爸,还得看你今晚的表现!如果你不信孩子是我的,我立马收拾行李走……】
  薄夜渊表情发呆,脑子像被铁锈住了。
  【薄夜渊,你永远不知道我以前遭受过的苦,我对温暖的渴望。没有人对我好过,我没有亲人,所以这个孩子我有多期待,我也曾想过拿掉它,可怎么也舍不得让他消失。我想做个好妈妈,这是我给我们在一起的最后一次机会。薄夜渊,不管在不在一起,我真的不欠你的了……】

  薄夜渊像掉进可怕的回忆黑洞,广场之夜变成无数碎裂的镜片,在他脑海幽暗曲折地浮动着。
  黎七羽浑身是血,她哭了,大雨她崩溃地倒下去,她朝他举起手枪。
  每一幕拼凑出幻象,都让他悔痛交加!
  原来她曾给过他机会,他竟一点也不知道。她有多期待孩子,有多绝望。
  他知道她以前遭受的苦,却拿她过去的痛来狠狠刺伤她!

  “对不起——”薄夜渊埋在她小小的肩窝里,滚烫的泪咽湿了她的肩头,“七羽……”
  孩子死了,她彻底对他绝望,可他什么也没有挽回……
  她心如死灰说要离婚,他傻到放了手。他怎么能放她走!如果坚持留下她,再要一个孩子——
  黎七羽抱着相册,任由他哭泣而无动于衷,她的眼泪已干涸,麻木挣开他的怀抱朝前走去。
  薄夜渊的身体沉重得没有一丝力气,摇摇欲坠。

  黎七羽将相册插回原处,坐在床旁的画家前,执笔绘画。
  沙沙沙……
  画笔在白纸浅浅地勾勒,婴儿可爱的轮廓出现,活灵活现地趴在地毯。
  她画过好多宝宝,每一张都像薄夜渊。
  薄夜渊痛得全身的器官都像裂开了,按住腹部弯着腰站不直身体,模糊看到她临窗作画的背影,仿佛时光倒流,她怀着小宝宝的时候,常常坐在那里画画。
  每一张他都存下来,装订成册,他还曾吃醋为什么她从没有画过他!
  薄夜渊疼得一摇一晃地走近她,像发作的病人痛得嘴唇发紫。
  说一万句对不起都收不回他给她的伤害,他……该怎么办才好?

  待薄夜渊看清黎七羽画纸的内容,他的眼睛模糊得更厉害,像突然晃了白内障,脑子痴呆,眼睛看不清,耳鸣目眩。
  黎七羽的画纸,第一次出现了薄夜渊……
  他临窗而站,单手袖兜,嘴角噙着邪肆斐然的笑意,那眼神深邃似海。
  薄夜渊身穿的那一套短款制服,是他生日时的照装,他没想到她记得那么清楚,连纽扣的暗纹,袖口的绣边,领子的形状,长靴的搭扣……所有小细节她都记得一清二楚。
  她说不爱他……
  薄夜渊鼻子酸楚,眼睛被泪水泡肿了,顺着下颌一直滴,他看着她娇小的背影,想要拥抱她,双手却沉得无力,从来没有如此恨过自己。
  黎七羽画得那么专心,仿佛脑海抹不掉的印象这样信手拈来……
  她画得没有一丝犹疑,不用想,他在她脑子里。
  突然一股力量汹涌袭击了她——
  黎七羽的身体被攥紧滚烫的怀抱,画架碰撞落地。

  薄夜渊握住她娇小肩头,疯狂地吻她的唇瓣,将她压在窗边的红色帷幕。
  他狂乱地吻,所有情绪都宣泄在吻里。
  他恨不得能吻她一辈子,吻得说的多,吻得想她多,吻得爱她多……
  黎七羽犹如木偶推搡他的胸膛,对他的吻毫无反应。

  滚烫的热泪打湿了她的脸,他从没有哭得这么惨过,可她看不到,也感受不到他有多痛。
  “黎七羽……七羽……我爱你……”
  黎七羽脱离他的怀抱,将画框捡起来放回原处,突然转过脸看向壁钟的方向。
  她径直走进衣帽间打开衣橱柜,手指在面挑选。
  黎七羽的衣服一直挂在那里薄夜渊没动过,也从来再没打开过她的衣柜。

  选了一条烟湖蓝的长裙,薄夜渊夸过她穿这条好看,她当时冷笑回讽,好像对他说的任何话都不以为意——【我看薄先生是觉得脱掉更好看吧?】
  她取下裙子,开始换衣服,仿佛要准备出门去约会。
  她的手腕还系着长长的锁链,睡裙脱下来挂在手臂,长裙也穿不。
  薄夜渊走过来解开锁,帮她穿长裙——
  他的精神接近崩溃的边缘,不知道她要去哪里,想见谁。是他吗?
  这条裙子是他亲自选给她的,她试穿了一次扔进了衣橱里。她从来跟他唱反调,他喜欢的她都不喜欢,以显示她对他的不在乎!
  黎七羽选了同款的手提包,坐在梳妆台前认真地划了淡妆。
  医生说梦游处于半醒状态,她也一直睁开眼的,从来没出过错,没撞过壁,更像是把现实里的景象投射到她的幻象里,半梦半现实。
  “七羽,你要去哪?”薄夜渊头发乱糟糟的,脸色颓然,哭肿的眼和哭红的鼻子,长睫毛被泪水粘湿。

  他从没有如此狼狈,像个不知所措的大孩子。
  薄夜渊抱着她,说了几十句对不起,一声一声沙哑,他像突然弱智,除了这三个字什么话也不会说。
  黎七羽被他拦住,微笑的脸变得惊慌,不停地看墙壁的时钟。
  她的小手重重地挣扎,眼瞳越发地惊慌,似乎时间晚了,她赶不了……
  她急起来,又开始用脑袋撞他的胸膛,固执地一下下撞着。
  薄夜渊眼瞳紧缩,大掌挡住她的额头,怕她受伤:“不管你去哪,地狱我也陪你一起!”
  他松了手,想知道,她打扮这么漂亮为了谁,要去见谁!
  黎七羽拎着包走出起居室,脚步很急,赶着去赴约……

  薄夜渊大步走在她身后,她手腕的链子长长的牵系着他,铃铛在寂静的城堡叮叮当当地响。
  黎七羽轻车熟路地走到走廊镜头,按了电梯,到负一层。
  薄夜渊按下手机,吩咐雷克驱车在车库接应——
  “少爷,这么晚了还要出门?我查过了,北堂少爷的人一直在附近看守,出去很容易被他发现……”雷克亲自下车来开门,见少爷神色有异,马补充道,“我们可以走暗路出去。”
  黎七羽已经拉开车门,自发地了车。

  雷克走了薄家的紧急逃生出口,从马场出去到薄家后山,在陡峭曲折的山路行驶,这里有个迷宫阵,到处是陷阱,走错了会死在布局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