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893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低声问张玥婷:“晚不会县城住吗!”
  “太晚了,明天还的一大早几个工地看看!”
  “那我晚也不走了。”
  张玥婷抿嘴一笑:“你住哪啊?你还是回去算了!”
  “哎呀,说过你回来的时候我要三陪呢,咋能食言!”
  张玥婷脸一红,手在桌子下面一动,到了夏博的腿,掐了一把,夏博一点防备都没有,疼的‘哎呦’一声。

  所有人都看了过来:“博,怎么了!”
  张玥婷也没想到这臭小子如此不堪一击,顿时有些紧张,要是大家看出来是自己掐了夏博,多不好意思啊。
  “同志们,我差点忘记了,我们汪翠兰乡长唱的一手好歌,要不让她给大家现场唱一曲!”
  “好好,欢迎!”
  大家都鼓起掌来,所有的注意力都集在了汪翠兰的脸。
  张玥婷也才深吸了一口气,暗呼一声侥幸,恨恨的白了夏博一眼。
  这汪翠兰果真是脸大皮厚的人,见大家欢迎,真的站了起来,一双大眼看向了欧阳明,深情款款的唱起了一首情歌,看的欧阳明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忙扭头装着和夏博说话,才算回避开汪翠兰那毒辣辣的眼光。
  夏博暗自好笑,这汪翠兰啊,像是没见过男人一般,逮着谁都能放电,连欧阳明都不想放过,真是服了她了。

  晚九点钟左右,晚宴才算结束了,夏博本想留下来陪陪张玥婷,却被欧阳明拉住了,说夏博喝多了酒,不能开车,让秘书把夏博的车开,还说有话要对夏博说,弄得夏博都不好拒绝,只能和张玥婷相视无奈的一笑,坐进了欧阳明的车里。
  第七百四十四章:代价
  前后四辆车车在夜色疾驶着,欧阳明今天大概也是多喝了两杯,说话有点唠唠叨叨的,过去寡言沉默的他,这次车后没怎么停嘴,他的话题很散,一会是全县的经济发展,一会又是对一些人,一些事的评价,也有好几次说到了关系学的问题,像是感慨颇多。
  车都跑一半的路程,夏博也没有听出欧阳明谈话的主题,这让夏博不由的多出了几分疑惑,难道说欧阳明真的喝醉了?不,绝不可能,据说从来都没有人看到欧阳明喝醉过,这并不是他酒量很好,而是他从来不会吧自己喝醉。
  摸不清欧阳明的想法,夏博也尽量的少说话,只是不时的应答一声,以示自己在认真听着。
  “博啊,你这个人我是很看好的,不过人无完人,你啊,有时候也稍微注意一点,我们党内有很多问题都是‘弹簧问题’,本来这么长的东西,你使劲拉一下会长出许多。在目前的政治境况下,党内有些事你必须多说,但可以少做或不做,有些事你可以多做,但却要少说甚至不说。以前你曾跟我讨论过,为了从根本解决腐败问题,我们可以吸取西方三权分置方面的某些内容,我觉得是有道理的。这几年,在政治体质改革的问题,党央说得不多,但是,许多改革却都在悄悄地进行着,我看只要这样坚持下去,十年二十年以后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国的政治改革必须是渐变式的推进,渐变到一定时候可能产生突变。”

  “唔,是的,是的,欧阳书记说的很对!”夏博敷衍着,他依旧没有听懂欧阳明想说什么。
  欧阳明笑了笑,夜色下,他的笑看去有点模糊,他说:“博,其实很多事情我们都是无能为力的,如我们很多领导,他们的化和理论水平不如你,但实践经验要你丰富,有很多优点值得你学习,你要多包容,多沟通。在我看来,舞台大小固然重要,但人的德才更重要,没有德的人,舞台越大,对人民的危害越大;有德有才的人,即使在小舞台也能演出有声有色的活剧来。你有一个很大的弱点,是路走得太顺,磨难历练的太少,只有经过许多历练,才能做到平淡对待得失,冷眼看尽繁华,畅达时不张狂,挫折时不消沉,在潮起潮落的人生舞台,举重若轻,击节而歌。”

  夏博说:“我这一辈子恐怕也达不到欧阳书记你这样的境界,但我会尽力去做。”
  欧阳明又笑了一下,说:“你是在客气,假如你真的听懂了我说的话,有的事情该放手!”
  “放手?”夏博重复了一句。
  直到此刻,他才听出了一点味道,只是,欧阳明用大量的铺垫才说出了这个词汇,让夏博依旧难以明白自己该‘放手’什么?
  “是啊,如你和孙副书记,你应该学会放手!他对你颇有顾忌,你对他也一定有些误会,这样不好,你也明白目前清流县的格局,我之所以能压制住黄县长等人,这和孙副书记不无关系,我可不想看到你们两人各走各的路,各过各的桥!”
  夏博恍然大悟,原来欧阳明今天来做和事佬的,自己和孙副书记不对劲,前因后果欧阳明都应该知道,过去,他也从来都没有为此事调和,今天怎么想起来说这事,显然,这样做一定有他的深意。
  “这个事情啊,哈哈,欧阳书记,我和孙副书记的确有很多看法不同,特别是在张大川的问题,我们的分歧还很大,但请书记放心,个人的喜好不会影响到我的工作!”
  “嗯,嗯,我明白你是个深明大义的人,你能这样理解我很高兴,这两天抽时间,我们三个人一起坐坐!”
  “额,好,好!”
  对欧阳明如此迫切的想要自己和孙副书记修好,夏博很是疑惑。

  欧阳明见夏博答应的爽快,这才缓缓的靠向了后枕,半眯着眼,沉思良久,说:“博,蒋副县长这个人对我们的威胁越来越大,最近听说他常往吕秋山那里跑,我很担忧,长此以往下去,我们会越来也吃力!”
  夏博这才感到了震惊,看来,欧阳明在次人事调整失利后,痛定思痛,决定向蒋副县长展开攻击了。
  “可是欧阳书记,既然蒋副县长和吕秋山市长关系密切,你这样做会不会有很大的风险!”
  “当然会有,这是我希望你和孙副书记能拧成一股绳的原因,只有我们自己团结了,才能应对外部的挑战,蒋副县长和吕秋山的关系还没有完全融合,这也许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一旦他们关系稳定,再想动他难了,那时候,我们的处境也会变得艰难起来。”

  “可是我能做什么!我在清流县人微言轻啊!”
  “错!对付蒋副县长,你才是最关键,最有利的人,你的位置我们更合适!”
  夏博沉默了,显而易见,欧阳明已经做好了攻击的准备,但自己又一次将要成为欧阳明手里的利器,成为拔营攻寨的先头兵,欧阳明之所以在明明知道蒋副县长有吕秋山作为后台的情况下,依旧敢于出手,大概正因为有自己和孙副书记成为前面的两块挡箭牌,算最后失利,也不会伤及到他本身。
  “怎么样?博,有没有信心,这个蒋副县长对你的威胁其实更大!”
  夏博也希望蒋副县长能够倒台,但是,他更厌恶这种被人当枪使的感觉,只是,在这样的时候,他根本都无法决绝,也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拒绝理由。
  “信心?呵呵,我一直都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