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67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要安排了暗哨,任何动静都逃不过暗哨的眼睛。
  如果安排的是一名狙击手,那么,任何试图靠近雷达站兵营的人,都会被远程狙杀!
  此时,李牧浑身的毛孔都张了开去,每一根神经末梢都在感受着吹过的阴冷的山风,感受着不知名昆虫不规律的叫唤声,完全进入了战斗状态。
  他敢肯定,黑暗之中一定有人观察着一切,一定存在暗哨!
  远远的能看见左侧的排房亮起了一丝灯光,那是窗帘遮挡下露出的微弱的光亮,如果不是距离足够近,是绝对发现不了的。无疑,那里就是劫匪关押人质的地方。
  想要潜入,必须要首先解决掉暗哨。
  李牧把手枪插回了快枪套,把皮鞋脱下来,解了一根鞋带拿在手里,两脚只穿了袜子,便开始仔细观察起来。
  如果自己,会把暗哨布置在什么地方?
  左侧排房顶部是一个很好的制高点,右侧的小型水塔也是一个很好的位置,水塔向东二十米左右的树木明显较高,可以判断出那里的地势较高,如果在那里布置一个简易的隐蔽观察哨,同样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飞快地找出几处适合布置暗哨的地方,李牧打算先易后难,逐个进行搜索。从之前的表现来看,劫匪肯定不会伤害人质,至少,在时间上面,他是充裕的。
  他决定先搜索水塔东面的树林。

  这就意味着要迂回,绝对不能从正面潜入,那样极容易暴露距离上也更远。
  只穿了袜子的脚底板踩在泥土上没有发出声音,偶尔踩到一些尖锐的石子,硌得生疼,李牧却是像机器人一样没有任何表情变化。如果连这点痛感都忍受不了,他又有什么资格成为猎人突击队的队长、107团的副团长。
  不是铁打胜似铁打,铁打的还会发出声音呢!
  尽管三月底了,但夜晚的气温依然非常的低,尤其是在山上,气温更低,山风吹过,更添一丝寒意。
  李牧狸猫一般在树林里快速穿梭,两只眼睛闪着能够发现光明的光芒。心算着距离,李牧慢慢放慢了脚步直至停下,随即半蹲在地上,侧耳倾听。
  估算不会有什么出入,水塔东面的树林就是前面。

  一阵轻风吹过,树叶发出轻微的沙沙的声音,除此之外,并没有更多的声音,连昆虫的叫声都消失了。
  不对,李牧极目望去,黑暗之中,只有空旷的地方透着月光,其他位置都是一片漆黑,长时间没人打理的树木遮天蔽日,根本下不来一丝月光。
  必须再靠近一些。
  李牧慢慢的移动脚步向前摸索,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像个漂浮在半空的鬼影一般,缓缓地接近。
  一丝淡淡的几乎不可见的雾气从两点钟方向冒出来,在透亮的地方一闪而过。李牧果断地停下了脚步。
  天寒地冻,哪里的雾气?
  只有一个解释,那是人的嘴巴里呼出的热气,在寒冷的气温条件之下,像抽烟一般的显目。
  那里潜伏着一个人,无疑是暗哨。

  李牧半颗心放了下来,暗哨之所以可怕,是因为处于暗处。如果被发现了,那就和摆在明面上的岗哨没有什么区别。
  有了标志物,李牧很快就找出了暗哨的具体位置。那是一个较高的土包,几棵树下是一堆杂草,那个暗哨就埋伏在那里面,认真观察,可以发现暗哨的正前方的杂草被清理过,暗哨警戒的方向正是废弃兵营的大门方向,根本没有朝向李牧迂回过来的这个方向。
  李牧没有急着发起袭击,而是皱起眉头思索起来。
  这个暗哨的位置选得不错,可是警戒的方向有问题。单单警戒一个方向,这是很傻的布置,和选择哨位的高明手法不符合。
  这正常吗?
  选择了一个很好的位置,却布置出了一个不成熟的哨位,这正常吗?
  绝对不正常!
  这就好比拿了一手好牌,却在第一时间把王炸出了。
  过去发现的痕迹处处都透着精明和老道以及不加掩饰,处处都表现出了高水准,没有理由在更加关键的暗哨这一方面表现出不符合的幼稚行为。

  可以这么说,从公路的现场到这里,劫匪表现出来的手法与军队的无疑,每一处每一个动作都是经过严密设计扎实实施,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的痕迹,干脆利落,每一个环节都显然的经过反复考量的。
  这样的高手会犯这般的低级错误?
  有问题!
  李牧是干什么出身的,步兵部队指挥士官出身的,上等兵的时候就任了代理排长,哪次野外驻训安排岗哨没有他,哪次侦察战场地形没有他。这些对他来说,简直是太小儿科了。
  既然看出了问题,就得解决问题。
  如此暗哨,只针对一个方向,那么问题是,对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只有一个解释。
  还有一个暗哨。
  李牧以极慢的速度趴在了地上,像一只壁虎,身体紧紧地贴在了地面上。熟悉的泥土的气味,仿佛回到了战术训练场,找回了当年还在猎人突击队中的感觉。
  夜间条件之下,缺乏夜视器材,最好的观察方式是趴着或者蹲着,借助自然光与遮挡物之间的透光进行观察。

  既然存在第二暗哨,那么第二暗哨的观察方向无疑是对第一暗哨的弥补,也就是说,第二暗哨的观察方向,极有可能是正对着李牧所在的这个方向。
  此时,李牧距离第一暗哨不足五米。
  而在这样的距离之上,李牧没有半分的着急,反而越发的冷静。他没有贸然采取行动,在找到第二暗哨的位置之前,更不敢有大动作,就算没有惊动第一暗哨,也不能肯定第二暗哨是否使用了夜视器材!
  毫无疑问,只要产生了怀疑,使用微光夜视仪便能发现李牧的踪迹。因此李牧不得不万分的小心!
  第二暗哨会在哪里?
  右侧排房顶部是绝佳的制高点,水塔顶部也是不错的位置,都可以将整个东面尽收眼底。
  李牧微微眯起眼睛首先搜寻着右侧排房顶部。混凝土浇注的顶板很平整,如果趴了一个人,借助夜空作为背景,李牧是可以发现端倪的。
  可是,反复来回找了几遍,右侧排房顶部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平整得很自然。
  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废弃水塔顶部。

  水塔整体形状呈不规则,且背景恰好是对面高大的树林,很难观察清楚。在这种情况之下,李牧只有一个笨方法——以静制动。或者说,拼谁更能耐得住性子不动。对方只要稍微动弹一下,李牧就能发现。
  李牧安心地趴着,像以前瞄准训练的时候,趴在地上一趴就是两三个小时,裆部对着的地面常常会留下一个明显的坑。
  比埋伏,没哪个国家的兵比得上我大中华帝国的兵。
  十分钟过去了,十五分钟过去了,半个小时过去了。

  在此期间,第一暗哨弄出了好些响动,静静的待着,不管是趴着还是坐着,都不是一件好受的事情,没有接受过专门训练的人很难坚持下来。
  可是,让李牧吃惊的是,水塔上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日期:2016-12-23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