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67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亚当他们显然用不着担心,他母亲对我们说道:“我们准备去教会暂时避难,然后想办法回到英国去。”
  亚当双肋之后,有白色羽毛的翅膀,如同基督教传说中的天使一般。
  由此可见,他的来历绝对不简单。
  此刻听到亚当母亲的话语,我便知晓,他们跟教会恐怕是一派的,而教会的力量,在欧美一带的势力都挺大的,倒也用不着我们来操心。
  陆陆续续与几个相熟的人告别之后,我们没有再管其他的人,而是离开了我们身处的海滩。
  时间已经耽搁得足够久了,我们如果再待下去的话,猛虎团的人估计就要来了。
  至于那些仍在昏迷之中的人,以及滞留在这儿的那些人,我们就只能多嘴提醒一句,倒也没有负责到底的想法存在。
  圣母的普世价值固然不错,但我们此刻,最想要做的,就是先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
  离开了海滩之后,我与林曦和龙玉两人简单交流了几句,又跟屈胖三、老鬼商量起了接下来的计划来,而在此之前,屈胖三直接将那个被捆绑起来的“瘟疫与恐惧之神”,用青云图包裹起来之后,装进了崆峒石之中去。
  按理说,类似于崆峒石、乾坤囊这样的东西,是不可能装活物进入其中的,否则活物会被生生闷死。
  不过屈胖三却说没事的,这家伙再怎么弄,都不会死掉的。
  既然如此,我也不再多说。

  因为菲尔普斯的失踪,使得我们在这儿没有了落脚点,不过对于这事情,老鬼却没有太多的担忧,大家凑在一起商量了一会儿,决定先自己找一个落脚的地方,等联系到威尔之后,再想办法离开。
  我们离开沙滩之后,在离这儿三十多公里之外的一片海边别墅那儿落脚。
  是老鬼找的地方,他告诉我们,米国有很多的富人,喜欢在这儿买房,也不常住,每年会有一两个月来这儿度假,其余的时间都不会来的,所以安全方面,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我们潜入别墅之后,先给两位嫂子安排了房间,随后老鬼去打电话,而我则去浴室里洗了一个澡,然后给几处受伤的地方上药。
  结果没多一会儿,突然间我听到急促的敲门声。
  我以为是有敌人来袭,吓得赶紧喊道:“怎么了?”
  门外传来了屈胖三略有些惊慌的话语:“陆言,你那两个嫂子,好像要生了……”
  啊?
  我脑子一懵,还一会儿方才结结巴巴地说道:“生了?你是说……生孩子?”
  我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慌忙擦了身子,扯了一件衣服穿上,冲出来说道:“我看肚子,好像并不像是要生的样子啊,怎么突然间就变成这样了?”
  屈胖三一脸无奈,说我怎么知道啊?我活了三辈子,对生孩子这事情也不是很清楚啊——会不会是之前被锁在那个地方的时候,加快了孕育的速度,然后今天这么一折腾,动了胎气呢?
  动了胎气?

  我心头一紧,慌忙说道:“那会不会流产啊?”
  屈胖三白了我一眼,说你自己过去看看呗,问我有什么用啊?
  我慌里慌张地上了楼,来到了林曦的房间,只听到里面有压抑不住的疼痛呻吟,推门而入,我瞧见她平趟在床上,浑身都是黏糊糊的汗水,头发如乌云一般散乱在枕头上,因为害怕自己的叫声会传出去,让我们藏匿的地方暴露,她抓着一床被单,想要咬住,瞧见了闯进来的我,刚想说话,却一下子就哭了起来。
  我走上前去,对她说道:“嫂子,你怎么了?”
  林曦哭着说道:“陆言,陆言,你快看一下,我是不是流血了?”
  我也顾不得避嫌,低头一看,却见床上流出了浑浊的液体来,将大半的床单给染湿了一片,其间还混杂着一些鲜血。
  这是……羊水破了?

  我从有限的常识之中努力翻检,终于想出了唯一的解释来,但后面该干嘛呢?我也不知道,只有安慰她,说嫂子,你别担心,我会想办法的,你挺住,很快的……
  啊、啊……
  林曦死死咬着被单,不过还是忍不住疼痛,叫出了声来,我转身出门,正好碰到了打完电话的老鬼。
  他显然也知道了情况,对我说道:“我跟威尔取得了联系,他找了另外一个暗线过来帮助我们,至于菲尔普斯的问题,他也会让人来处理——只不过我看你两个嫂子的情况有点儿不太好,是不是需要送去医院啊?”
  我脑子有点儿乱,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时屈胖三却说道:“不行,不能去医院——我们好不容易将人给救出来,送到医院去,根本就是把大人和小孩都拱手送到敌人的手里了。”
  我说不送过去的话,怎么办?我们总不能就在这里给孩子接生吧?
  屈胖三点头,说对,我们就在这里接生。
  啊?

  我说我们都没有经验啊,接生的话,要怎么做?
  屈胖三转过头来,对老鬼说道:“你现在立刻联系你那个朋友考玉彪,让他以我们所在的位置进行搜索,查找出一个妇产科医生或者护士身份的人来,甭管是在家里,还是附近的医院,让他赶紧弄,越快越好,随后陆言和我去将人给请来——老鬼,你坐镇这里,帮忙烧开水,还有准备毛巾之类的,一旦外面有任何动静,你能挡就挡,不能挡就带着人走。”
  听到屈胖三的吩咐,老鬼没有半点儿迟疑,转身进了房间,去打电话。
  而我则跟着屈胖三来到了另外一个房间,瞧见床上躺着的龙玉肚子挺得老高,不过她的忍耐力还算是比较不错的,没有发出林曦那种难耐的痛苦声音。

  只不过我走进来的时候,却听到她在小声咒骂着我哥的名字,什么王八蛋、白眼狼,乱七八糟地往我哥脑袋上面塞去。
  很显然,这位小娇娘对我哥搞大她的肚子,并且人影无踪这件事情,气愤非常。
  我走进来,开口说道:“嫂子,你……”
  龙玉气呼呼地说道:“你别叫我嫂子,叫我龙玉。”
  呃……
  我有点儿尴尬地说道:“呃,那个……龙玉姐,你先忍一忍,一会儿我们去请医生过来……”
  龙玉想起了我刚才拼死将她们救出来的事儿,脸色和缓一些,没有再为难我,而是问道:“林曦怎么样了?”
  我说情况有点儿不太好,羊水已经破了。
  龙玉睁大了眼睛,说羊水都破了,你们还让她一个人待在房间?
  我说啊,那怎么办?

  龙玉说你跟你哥一样,都是个榆木疙瘩——你去把她背过来,跟我一个房间,不管怎么样,我还可以跟她说说话,让她不至于那么绝望。
  我慌忙点头,说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