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77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至于怎么认识的那个小男友,“寂寞的我”告诉我,自己来这个城市打工,后来认识的这个男孩,而且男孩对自己很好,所以他们就在一起了。

  哎,看来人就是这样,在无助的时候,突然出现一个对自己好的人,她可能就像抓住救命稻草。
  我问她老公来找过她没有,她说来找过,但没找到她,就回去了。之后她换过很多电话号,就是想躲避老公。
  我说长久这样下去也不好,如果她不选择离婚,与这个男孩在一起住,就成为事实的婚姻,是重婚。
  女人半天没回复我,可能她对我说的有所触动。我想一个十六岁就结婚的女人,文化程度不可能多高,她也不会意识到那是违法。
  “寂寞的我”对我说,她也想回老家与老公办离婚,但她又不敢回去,怕回去了再也出不来。
  我说省城有专门法律援助者,可以找他们咨询一下,或许他们能给予她一定援助。
  但“寂寞的我”告诉我,她不敢这样,她怕老公找来,因为老公打自己,给她留下很深的印象。

  可能这种恐惧的心理,迫使她不敢走出那一步。这也许是她离不开那个男孩的唯一理由吧,但是找这样年龄悬殊大的男人,将来她自己容颜已逝时,那个男孩说不定会离开她。
  其实她也是这样想的,所以她想试着离开这个男孩,但有一次离开了,那个男孩又找到她,苦苦哀求她回家,而且回去后更加对自己好。
  我问这个男孩家里同意吗?她说这个男孩父母极力反对他们在一起,而且找上门要他们断掉。
  我曾经见过一篇文章,说的也是一个很年轻的小伙子喜欢上一个老太太,而且还成家了,但新闻终久是新闻,世界上并不是所有婚姻都悬殊这样大。

  听说过老男人找小女人,但老女人找小男人的事,还真是很少。
  女人央求我给她出个主意,怎样才能离开她老公。
  听她这样说,我都无奈了,之前已经给她建议了,让她找法律援助部门,但她依然还要问。
  我说那就直接去法院起诉她老公,就说家庭暴力。“寂寞的我”她不敢,问我还有别的方法吗?
  哎,我真是醉了,本来我给她的这些建议都很好,只要按我的操作,没准能成,她既然害怕,那真没有别的方法了。
  我一看时间快凌晨两点了,就告诉她,我得休息了。我无私奉献了这两个多小时,就想早早结束这聊天。
  我脱衣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又失眠了,我在回想进入袁凯公司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事。

  苏小慧、跳楼女人、达小彤、小虹等女人,以及袁凯的表弟,还有那个满头白发疑似袁凯父亲的老人。
  这些人都围着袁凯工作,但有的女人却被袁凯偷拍跟踪,虽然小虹告诉我一些内情,但有些是她的猜想,我始终猜不透袁凯最终要干什么。
  从大的方面讲,袁凯是为了公司发展,但从小的方面看,他又是在满足自己的**。
  我突然想到袁凯这么大年纪始终不找女人,会不会有病呢?比如男科病,或者是其他方面疾病,也或者他女人?
  不往下想了,人家愿干啥就干啥,与咱没关系。做好自己工作吧,不想他们了,只要袁凯给我发工资,管他有病没病呢。
  不一会儿我就进入梦乡,睡梦中我看到一个穿白色裙子女人向我走来,披散长发,我看不清她的模样。
  女人慢慢地向我走近,我问她是谁,她也不说话,只是慢慢走近我,长发摭住她的脸。
  当她站在我面前时,我才看清,这不是那个跳楼的女人淑琴吗?
  “你不认识我了?”淑琴突然露出一排黑色的牙齿,吓得我一愣,我说当然认识你。
  但还没等我说完,淑琴突然伸出双手向我抓来,我猛的一挡把她推出去,但我始终推不动,没想到这个女人的力气这样大。
  梦醒了,我突然想那个叫淑琴的女人去哪了?
  我没想到做梦居然梦到那个曾经跳楼的女人淑琴,自从淑琴跳楼后,来找过我那一次,我再也没见到这个女人的踪影。
  这个女人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她究竟去了哪里?成了公司上下都在传说的一个谜。
  我听公司有人说,淑琴辞职回老家了。还有人说这个女人病了,去了南方一所医院治疗。
  哎,无论到哪里,在袁凯手下工作,如果你不听话,可能真要面临着不确定的因素。

  就像小虹所说,袁凯手下还有一帮人专门为他摆平一些难办的事,当然包括对付一些不听话的员工。
  中午吃饭时,在餐厅里我遇到了袁凯的表弟张彪,我想大人不记小人过,就主动和他打招呼,没想到这小子也没回应我,只是冲我点点头。
  ***个球的,张彪居然这样牛B,你表哥是老总都对我敬佩三分,这小子是不是还对上次我求淑琴的事耿耿于怀吧。
  我刚坐下,平彩文端着自助餐盘过来了,“林总你好,很久不见了!”平彩文笑着坐在我对面。

  “应该是我很久没见你了,你们销售部人员都忙啊!”我也笑着对平彩文。
  平彩文说自己刚出差回来,我知道他们销售部人员大都经常不在公司,跑业务是他们家长便饭。
  我问平彩文男友是不是还在南方,她告诉我,她的男友一直在南方,但没办法调回,只能面对这个现实。
  我有点纳闷,上次平彩文对男友去南方的事还不高兴,今天怎么提起这事,居然还很高兴,让人没法理解。
  更让没想到的是,销售部的张彪与她同时出现,会不会他们有关系呢?
  我不敢往下想了,记得平彩文是主动来找的我,并不是袁凯关注对象。不去想了,太费脑细胞,管她和谁有关系,管我屁事呢!
  这几天袁凯去外地洽谈一个项目,所以公司大小事宜,只有办公室人员在这撑着,当然这种模式无非上传下达,公司照常运作。
  我现在才真正明白,制度是一个好东西,制度制定的好,一个公司领导在与不在,其实都一样。
  下午我打开电脑,本来我想看公司各部门员工的一些资料,但我还是打开QQ看看留言,平时我在办公室是不上网聊天的,只有单位一个内网聊天软件。
  没想到昨天那个叫“寂寞的我”女人给我留言了,她还是问我在不在,还想和我聊聊。
  女人过了四十,成熟第一,但女人身体也在走下坡路,比如爱唠叨的特点,这些都可能是更年期前兆,当然个别身体好的女人除外。
  我想这个“寂寞的我”可能就属于那样的女人。我回复她说,有什么事可以到我的店去详聊。
  没想到这个女人还真在线,她说自己挣工资少,问我能否免费和她聊。
  哎,我想既然没事就和她聊两句吧,但我向她说明,我所从事的工作并不是聊天挣钱,而是情感疏导室。
  日期:2017-01-09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