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饭之王》
第325节

作者: 同元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而,伴随着一双有力的双臂紧紧从她的身后将她搀扶了起来,熟悉的气息则顿时让苏媚儿忍不住魂儿都颤了颤,随即脑海之中便忍不住浮现出之前那充斥着羞羞与超级污的画面来。
  “咳咳~~~”
  眼见此刻的苏媚儿竟是下意识地向自己怀里钻来,甚至那双不老实的小手儿又在摸索了起来,尹天赐重重地咳嗽了两声,之后便不顾苏媚儿那下意识地怒哼,扶着她便向沙发的位置走了过去。
  当然,在路过曹雪英的身旁时,这位大妖精那堪称薄皮吃肉的暗示,却好悬没让他搀着苏媚儿一起摔倒在地面之上。

  “哼哼,小丫头这下知道厉害了吧??”曹雪英注视着尹天赐将苏媚儿轻轻放在了沙发上,张嘴便没好气地向她走了过去。
  “我....我就是不小心伤到了脚踝而已,我才....我才....”在曹雪英那张越来越是玩味的身影彻底出现在身前后,尽管苏媚儿依旧想要嘴硬不认账,但毕竟之前那些事儿有点太过那啥了。
  所以,她那模样也正应了那句名言来“自己做的死,就算是痛并快乐着都得流着泪玩儿完它!”。
  “这个....雪英姐啊,媚儿姐确实是弄伤了脚踝,既然这里没我什么事儿了,那我就出去透透气吧!”眼见两女仿佛“有着说不完的话”,尹天赐抬手搓了搓自己的鼻头,说完便转身向房门走了过去。
  “小混蛋!!!”
  然而,在两女那异口同声地大喝之后,尹天赐宛若被两头狂猛的雌虎死死盯着一般,浑身一个哆嗦便下意识地急忙转身看去:“姐姐们,您二位....”

  “二位个毛线,我看你是想要脚底抹油,而不是之前那狗屁的出去透透气!”
  “哼哼,搞乱了我的卧室就想一走了之,这天底下哪儿有这么好的事情,马上给姐姐我去收拾干净,否则看我不.....”
  注视着两女那尽皆愤怒的脸,尽管这里头有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但尹天赐却还是麻溜向卧室跑了过去,他可不想被这两头发狂的“雌虎”给撕个粉碎来。
  砰!!
  伴随着房门被尹天赐迅速关上,他这才忍不住地大口喘息了几口。可当他想起之前两女那强势的模样后,一张充斥着满足的俊美脸颊,当即便被一片生无可恋填满。

  “老天爷啊,我他妈到底是得罪了谁啊。感情这事儿全赖我一个人是吧?媚儿姐也忘了之前的木兰硬上弓了吗??”尹天赐一脸“悲愤”地不停在心里嘀咕着,他还不敢向最初那样发狂了似得一顿狂吼。
  不过,待得他愤愤地来到了那张略显杂乱的大床之上后,其上那簇鲜艳、诱人的梅花儿,却登时让他如遭雷击似得怔愣在了当地。
  曾几何时,他一个厮混于社会底层的小男人,何曾想象过拥有诸多如此的天之骄女,甚至于过上让无数人都有可能为止疯狂的奢靡生活来。
  那种滋味儿,那种发自心灵的感激,让尹天赐登时一脸激动地用力挥舞了一下双臂,瞪着那簇分外惹眼的梅花儿无声地铿锵吼道:“谁要动我尹天赐的女人,我一定会让他在下地狱之后都不停地颤抖。”
  “让那对儿从来不曾出现的父母暂时驱逐出脑海,让那个充斥着森然的神秘人去死吧!!”
  午夜的滨海老城始终给人以温馨的感觉,一盏盏路灯悄然自街头熄灭,整个老城除却一些夜猫子以外,这片充斥着历史气息的地方顿时陷入到了一片安宁之中。
  而位于扁担巷内的小小四合院之中,此刻的灯光却显得有些刺眼。
  “唔,虽然离开了这里足有十年的时间,但看样子这里的一切都还是老样子!”北岛剑啧啧有声地品尝着陈年黄酒,扫视了一眼周遭的一切,心里不禁有些小得意。

  曾几何时,谁能想到一名曾经为了一个肉包子,能够和野狗抢食的流浪儿,此刻摇身一变成为了加藤家的首席武士呢?谁又能够想象的到,曾经那个被其他孩子追着打着的叫花子,此刻会一身名贵的西装徜徉于上流社会呢?
  “不!他们是不会知道的!”北岛剑俊朗的脸上突然闪现出一抹狰狞来,但在右手一点点将酒杯凑向了双唇时,他那脸上却顿时回归到了最初的淡笑之中。
  在得到加藤枭的任务进入华夏之后,北岛剑的目标便十分明确,甚至于可以说直捣老巢也不为过,毕竟加藤枭已经将关于尹天赐的所有信息都差不多摸了个清楚。
  而来到这里的目的也十分单纯,但这也是北岛剑在执行任务之前必要的准备之一。
  通常为了搞定一名目标人物,北岛剑可以生生潜伏在目标的四周,像一条即将捕猎前的毒蛇一般,先行将目标的一应相关的事件摸排一遍,这有利于他在最终刺杀之中会得到多大的把握,毕竟不是每个杀手都是所谓的死士,而他也没有享受够现在的生活。
  所以,来到滨海的第一步,北岛剑要做的便是先行摸清尹天赐在老城的种种情况,以便于到时是否选择一些对他有用的策略与机会。
  “呵呵,没想到这位还真像之前送来的资料所示,有着一张令女人都会心生嫉妒的脸!”北岛剑一边将一支雪茄不紧不慢地塞入了嘴中,一边微眯着双眼看向了茶几之上的那张尹天赐的近身照。
  在这次的任务之中,北岛剑不但要将尹天赐活着带回日本,甚至于在加藤枭那堪称狰狞的恶趣味之下,他还不可以出手伤了这个比女人还要漂亮的家伙。
  用加藤枭针对这次事件的态度来看,显然这位是准备生生将尹天赐彻底玩儿死,甚至于时刻让他活在濒死的“快感”之中。
  所以,放在北岛剑面前的任务骤然在加藤枭的要求下一下增加的许多倍,并且这种要求会极有可能让他以最终的失败来告终。

  当然,能够成为加藤家第一武士,北岛剑可不是一般的杀手可比。
  “不错,虽然我不清楚你到底掌握着什么样的武技,但能在加藤少爷等人的护卫与那群废物的手中生生反杀了他们,那你的实力就一定不会让人感到无趣!”北岛剑探手将桌上的喷枪式打火机拿起,将嘴中的雪茄一点点点燃,随即便在一口浓郁的烟雾吞吐之下,拿起尹天赐的照片便凑在了火机之上。
  “但是,既然你有干掉加藤少爷的心,那就做好被我彻底征服的准备吧!”北岛剑那张本该英俊的脸,此刻在照片的颜料燃烧的惨绿之下,竟是无端给人以阴森的感觉。
  次日清晨。
  新的一天对于江南大学的所有人而言,这一天都是令人心情分外舒畅的。而在一些老生翻纷纷返校的人流之中,一名名明显还没有过了兴奋劲儿的新生们,此刻则吆五喝六地向校门之外走去。
  当然,那群模样朴实的工人依旧在干着他们的事儿,而这里有些奇怪的情况,也在一群新生们面有傲然的描述之下,那群颇感兴趣的老生们则一下子记住了尹天赐这个猛人来。
  不过,对于某人而言,此时的感觉却绝对说不上好,至少两名如花似玉性格各异的大美女,就让这个一下子有成为江南第一帅潜质的家伙感到焦躁不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