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111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明月脸色惨白如死,怔怔的看着他,泪水瞬间掉了下来,“原来,原来我对你而言,始终……始终只是这样的……”
  她哽咽着,难受的说不出话来,眼泪簌簌而落,眼里尽是失望。
  她果然不该抱有希望,他对她再好,也只把她当成包养的女人,一个情妇而已。
  她的眼泪,刺痛了他的眼眸,墨子寒薄唇动了动,刻薄冷酷的话再也说不出来,他冷硬的移开视线,沉着脸压抑着愤怒,该死!她的眼泪让他更难受。

  回到别墅,刚走到门口,墨子寒一把将她拽进去,闪电般扣住她下巴,用力且狠。
  白明月吃痛,挣扎不开,眼泪掉得更急。
  “你竟敢和别的男人纠缠不清。”墨子寒狠狠的看住她,字字狠厉,“谁给你的胆子?”
  “墨少,我我没有……”白明月含泪看着他凶狠的表情,瑟缩着,想要解释。

  墨子寒骤然厉喝,“你当我瞎了吗?”
  白明月吓得浑身颤抖,泪落如雨,他浑身散发着危险气息,深深笼罩了他。
  “他为什么送花?”墨子寒捏着她的下巴更加用力,几乎要把她捏碎,白明月疼的说不出话来,想要挣开,墨子寒却猛地将她甩开,她站立不稳,重重摔倒在地。
  “你竟敢接受?”墨子寒站在她跟前,俯视着她,目光阴鸷。
  “不是这样的。”白明月连忙摇头,想要解释,“他给我送花,是因为……因为……”

  泪水在眼眶里一直打转,她想解释,却悲哀的发现,她根本就说不清楚。
  她说那束花对她而言,并没有任何特殊意义,他会信吗?他肯相信她吗?
  “够了。”墨子寒目光狠厉的看着她,“白明月,你当我是死人吗?”
  “墨少,你听我说……”白明月难过极了,努力想要解释,她手撑着冰冷的地板,艰难的站了起来,如实告诉他,“他送我那束花,没有特别的意思,我们只是……啊……”
  墨子寒一把扣住她手腕,将她按在沙发上,压了上去,目光沉沉的看着她,脸色阴沉至极,“我们?”

  他嗤笑一声,“敢抢我的女人,他找死。”
  白明月脸色苍白,惊恐的看着他,害怕的摇头,哀求:“墨少,不要,你不要伤害他……唔……”
  墨子寒眸光乍然冷厉,倏地低下头,重重吻上她的唇,狠狠啃咬,粗暴的近乎发泄。
  “唔……”白明月呜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唇舌剧痛,不一会儿,她便尝到了血腥味,她挣扎不开,眼泪滚滚而落,又痛又难过。

  “白明月,你是我的什么?嗯?”墨子寒陡然松开她,她白着脸,嘴唇被他咬破,渗出点点血丝,他狠狠的看住她,森冷的喝问。
  白明月泪流满面,心痛的几乎无法呼吸,“你的、契约、情人。”
  她哽咽着,声音细碎不成句,艰难的说完,心也碎得无法完整。
  “还记得就好。”墨子寒咬牙,眼神凶狠:“原来你没忘。”
  她抱着玫瑰花对那个男人温柔微笑的样子,就像一耳光打在他脸上,令他难堪至极,无比愤怒。
  “那就别怪我没警告你,再敢和别的男人纠缠不清,我不会饶了你。”
  白明月气得说不出话来,浑身颤抖的厉害,嘴唇刺痛,心里也痛,痛得她无法思考,她流着泪看着他,眼里的怨恨掩都掩不住
  墨子寒眉心紧皱,她满脸都是泪水,他抬手,下意识的想要去触碰她的脸,白明月害怕的侧头,避开他的动作。
  墨子寒动怒,狠狠的吻了下去,粗暴的去脱她的衣服,白明月羞愤至极,情知自己拒绝不了,哭着哀求:“别、别在这里好不好?”
  在客厅里就做这个让她更加难堪,至少也要回房间吧。

  “一个情妇,有资格和我讨价还价吗?”墨子寒讥诮嘲讽,手下动作丝毫不停,动作粗暴且狠,很快便剥了她上衣,扯了她短裙,就要去解她的内衣。
  白明月脸色苍白如死,身体暴露在空气中,在空荡荡的客厅里,与在大庭广众之下有什么区别,她羞耻至极。
  白明月再也忍受不了,拼命挣扎,“不,我不要,我不要……”
  她不要在这里,就算要被他上被他侮辱也不要在外面。
  “不要?我上你就让你这么难受?还是说你想要那个男人上!”墨子寒扣住她的手,压在她身侧,字字侮辱,句句诛心。
  他恶毒的侮辱,激起了她心里所有的怨恨。
  “是,墨子寒,被你上我很难受,我很恶心,我……唔……”
  墨子寒大怒,狠狠咬住她的唇舌,用力啃咬,嘶啦一声,浅蓝色内衣被他大力扯脱,松松的挂在身上,他还在用力拽着,仿佛要将她整个人全部剥光。
  白明月拼命挣扎,嘴里呜咽着说不出话来,泪水簇簇而下,隐入鬓发,被强bao一样的感觉,深深刺痛了她,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她猛地抬腿,狠狠踹了出去。
  墨子寒措不及防,被她一脚踹下了沙发,直起身愤怒的看着她。

  白明月脸色惨白,满脸泪水,又恨又怨的看着他,护住几乎不着片缕的前胸,一个劲的往后缩。
  “你竟然敢拒绝我?”墨子寒脸色难看至极。
  白明月惨然一笑,凄然的望着他,“与其这样被你侮辱,我宁愿去死。”
  她就像一个玩物一样,任他发泄,这种感觉,让她生不如死。
  “你想死也要问我答不答应。”墨子寒厉喝。
  “命是我的,我想死不用你答应。”白明月噙着泪,恨恨的看着他,绝望到心死。

  墨子寒眸光睁大,脸色沉的像坚冰,死死的盯着她,白明月毫不畏惧的与他对视,她都不想活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墨子寒倏地一笑,笑容有说不出的阴狠,“你想死是吗?那蔡舒雅呢?要不要她陪你一起。”
  “墨子寒!”所有强撑起来的抵抗瞬间被击溃,白明月绝望,痛苦的哀求,“不要,不要伤害我妈妈。”
  他怎么可以伤害她的妈妈呢,妈妈对她来说,比她的命还重要,她可以去死,但不能让妈妈受到伤害。
  墨子寒缓缓凑近她,捏住她下巴,眼里的神采复杂难言,良久,他缓缓开口,“那就看你怎么表现了。”

  “你想我怎么做?”白明月心如死灰,瘫坐在沙发上。
  墨子寒倏地抱起她,大步走进房间,直接闯入浴室,按住她抵在镜子跟前,白明月没再挣扎,茫然无措的看着他,人却如木偶一般,任他施为。
  “看清楚。”墨子寒捏着她的下巴,迫她看向身后浴室的镜子,镜子里的她几乎不着片缕,整个身体几乎都暴露在他面前,暧昧的和他紧贴。
  白明月羞愤欲死,脸色红得滴血。
  “看清楚你是和谁在一起。”
  墨子寒看着镜子里羞愤交加的她,冷哼,一字一句,“你是我的情妇,我怎么对你都行,别摆出这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

  “你怎么对我,我没得选,我情不情愿对你来说重要吗?”白明月哑着声音,颤抖着问他。
  “当然,我突然不喜欢强迫。”墨子寒冷笑,“我要你心甘情愿。”
  白明月身体颤的更厉害,胸口堵的说不出话来。墨子寒声音清冷,在她耳边继续响起。
  “怎么,不情愿吗?如果是阮启轩的话,你就会心甘情愿吧?一个戏子,有人捧他,他就有现在的风光。我雪藏了他,看他还能不能出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