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68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用!”黎七羽跑下床,跌跌撞撞地冲进浴室,狠狠甩门。
  不会的,她一直在服药,解离症不会同时出现两个人格,是她多想了。
  黎七羽面色苍白,双手撑着洗漱台,盯着镜子里美魇的自己——
  【凶手我认识?】【你见过。】
  北堂枫说她见过,而不是熟识。她每天都照着镜子看见另一个自己。
  而能同时在薄家和北堂家来去自如的,只有她了。
  北堂枫和薄夜渊视同敌火,他们都不可能在对方的领地一手遮天!真有这个能力早杀了彼此。

  北堂枫明知道凶手是谁,为什么包庇下来,藏着不说也不处罚!
  黎七羽脑海出现形形色色的人——
  【黎小姐,是你买凶杀人,这回怎么不认账了?】教堂里凶恶的歹匪。
  【我当时眼睛被绑了看不见,可是听到你的声音,你让他们把我丢进井里。】叶之璐惊恐看她的双眼。

  【小少爷只有她抱过!证据一定在她身……】亚瑟管家拿出探测器。
  【项链不是我的……】
  可是分明链子从她身拿出来,落在薄夜渊的掌。
  黎七羽的手按着镜子,第一次那么陌生地看着自己,如果不是被冤枉的,所有坏事真是她做的,该怎么办?
  【黎七羽,你那么恨我,想要报复冲我来!】薄夜渊嘶哑的低吼声冲破她最后一道心理防线。
  黎七羽的身体滑落在地,痛苦地抱住自己。她去医院的时候,弄坏了监控器,并花重金买通值班人员谎称是打雷坏的。而这次,凶手先弄毁了监控器,行事作风和她如出一辙……
  她现在为了复仇而生,可心太善良不够狠,难道下个人格她会彻底黑暗化?
  黎七羽开始疯狂地调查,那口井被封锁了,薄夜渊的人留下来取证过,在开启井口雕像的机关取得她的指纹——这是薄夜渊怀疑她的原因之一,证据确凿,连她都开始不相信她自己!
  真的是她么?
  她明明可以戴着手套,做得更悄无声息。真想杀叶之璐何必大费周章弄到北堂山庄里来?
  仿佛黑暗有张嘲笑她的脸,妖娆而美魇,肆意地将她玩弄在股掌间。
  逼她……放弃这个人格。

  黎七羽来到广场的教堂,她曾在这里执枪杀人,开枪的时候她脑子一片空白,仿佛被恶魔俯身了……
  站在十字架下,仿佛罪恶的化身。
  那几个歹匪她查过资料,竟都是绝症、艾滋病患者,因为生命无多,卖命赚钱,在地下黑街里混迹。
  黎七羽曾在黑街买过人给黎百伊换猪心,又意图强她。
  她的作风,是她……
  忽然有脚步声从身后靠近,阴影罩落下来,黎七羽虔诚祷告的姿势微僵。
  “是谁!?”她还没回头,只感觉身体被电一麻,软软地昏倒过去。
  醒来,她躺在奢华昏暗的房间,可以看出这是个地下室,没有窗口。
  她的手被系手铐,长长的链子另一头锁在墙壁。

  她一动,那链子的铃铛轻轻响了起来。
  有佣人推门走进来,送来食物,并开启了屏幕cd。
  佣人是个聋哑人,什么也听不见更不会回答问题,推着餐车离开,锁房门。
  黎七羽用力扯了扯链子,她睡了很久,虽然分不清时间黑夜,可她很饿。
  【黎小姐,解离症也分很多症状,例如解离性木僵症、附身症、漫游症、伪痴呆症、甘瑟氏症等等,你原本是解离性失忆症,发作通常很突然。患者会无法回忆先前的生活和人格。损失的主要是过去的记忆,重建人格。而现在,你可能转化为解离性人格症。】心理医生的话回响在她耳边,【患者会表现出两套或以的人格,一个人格作用时,另一个人格隐没不见。两个人格有各自的记忆、情绪、行为模式、态度等,而且差异通常很大,好像两个灵魂住在同一个躯体身。当然,也有可能其一个人格知晓另一个存在,并共有记忆。】

  【这和多重人格有什么区别?】
  【你是解离病变的表现,最终会以一个人格消亡为代价。解离症本来罕见,你的病例特殊我只是推断,并不代表权威。我想,如果不是你执念坚强,又一直在服用精神药物抑制,你现在的人格已经被杀死了。】
  黎七羽明白了,她曾一度厌弃、憎恨自己,想要死。
  在那时新人格出现,可她为了小七夜顽固活下来,又服用药物压制,导致新人格自我相杀失败?
  是在酒店浴缸那次么?黎七羽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她甚至冷冷地看着这个世界仿佛已脱离躯壳变成主宰。

  凶杀案都是从那之后起。
  这是“黑暗七羽”对她的报复和驱逐!
  【你一定要每天都服用精神药物压制,以免被彻底占领。同时,你要有更顽强的活下去意念,一旦你放弃自己,是她趁虚而入的时候。】医生告诫。
  双重人格可以彼此共存,而她只是解离前的过渡阶段。她延长了人格转换的过程。
  谁的意念强谁做主导,这是一场自我相杀的战争,谁败了谁死!
  在这时,门打开,颀长英俊的身影走进来,泛着冷然的死亡之气。

  黎七羽双手抱着膝,小小地蜷缩在床头,想到所有的事都是她做的,恐慌地颤抖着肩头。
  听到脚步声,她蓦然抬头,男人刀雕的脸映入她漆黑眼瞳。
  薄夜渊嘴唇是樱花色,浅抿着薄情的味道,走到她面前。
  黎七羽看着他空洞冷厉的眼,他像行尸,变得没有血肉和灵魂了。
  “是你派人抓的我?”黎七羽胸口像被打了一拳,闷得喘不过气。
  大掌扼住她的咽喉,薄夜渊俯身下来,靠她极近,那死亡之气笼罩住她:“我说过,你再动我身边的人,我绝不姑息。”
  他的气息喷在她脸,冷漠得她心惊。

  大掌一点点地收力,他冷漠无情,手指在她脆弱的脖颈出现红痕。
  黎七羽瞠然睁大着眼,他要杀她,只是这个念头像一把利剑狠狠穿透了她的心脏。
  曾经让她感觉安全的男人,变得鬼魅还危险。
  黎七羽像一只脆弱的鸟,纤细得不盈一握,在她以为自己要窒息而死的时候,他又猛地放了手。
  “咳……咳咳咳……”她白皙的脖子有着手指印,靠在床头,长发婘魇,她凄美地笑了,“怎么不真的动手杀了我?原来不过是做做样子……薄大少不敢杀人吗?……”

  她笑得眼光波动,似乎有水痕要滴淌下来。
  然而她满脸倔强,不让一滴泪滑落……
  薄夜渊收紧了拳头:“我只不过让你也尝尝,死亡的滋味。”
  好几次他以为要死了,可偏偏活了下来。这种面临死亡的感觉。
  黎七羽收敛笑容,要说死亡的感觉,她这个死了无数次的小身子,谁都清楚!“叶小姐又消失了?我不是警告过你看好她吗?连自己的女人都关不好,消失了只会找别人算账,你算什么男人!”

  薄夜渊一拳狠狠地砸在床头柜:“我再三警告你别碰她!”
  果然……又是因为叶之璐。
  黎七羽长睫微颤,她白天都是清醒的状态,难道是她睡着后去作案的?这次她把叶之璐藏去了哪,还是已经毁尸灭迹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