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78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卫弘文和陆明浩联手,两个人都对我恨之入骨,除之而后快,两家联手,想出了此毒计,不过。鉴于两个人的智商,我不敢太确定。

  小王也不能忽视,他是毒蛇,在你周围不停游走,缓缓的吐着猩红的信子,散发着阵阵恶臭,不知什么时候,他便会跳起,在你喉咙上狠狠的咬一口。
  诸多思绪,蜂拥而至,好乱。
  “儿子,他...刚才说多少钱?”我妈身子颤巍巍,眼眶全红,今天流了一天的泪,看到她这样,我心如刀割,再这样熬下去,我妈要挺不住了。
  “你没听错,五百万。”我爸在一旁抽着烟,缓缓的说,他比我妈强一些,看上去很镇定,不过强的有限,夹着烟的手在抖,暴露了他的内心。
  “五百万...我到哪里去弄五百万。”

  我妈悲从心来,惊慌失措。
  似乎,想到了什么,我妈抓住了我的手,说:“儿子,妈对不起了,我和你爸还攒了一些钱,原本打算给你换辆好车的,现在只能拿出来救姗姗了,钱不多,杯水车薪,但有总比没有强,对吧。”
  父母之心,全在自己身上,朴实无华,一心奉献。
  表姐在一旁说:“姨,我们这里也有一点,陶成认识几个银行的管理。能贷出一些钱。”
  我妈重燃了希望,她说:“对,我们还有这套房子,可以抵押,多贷一些出来。”
  眼见越说越乱,我说:“停,钱的事我来想办法。你们不要乱,现在的重点是姗姗的安全。”
  安静了。
  我妈看着我,眼珠又在眼眶里转。
  “姗姗,她...不会有事吧!”

  该怎么说呢,说没事太绝对了,劫匪丧心病狂,做出什么事都不稀奇,可说有事却相当于在胸口上插一刀。
  只能确认一下了。
  我拿起了电话,回拨了过去。
  “我就知道你还会打过来的。”
  绑匪轻笑着说。
  “我要你保证姗姗的安全。”
  “同意。”
  “我要和你视频,我要确保现在姗姗还活着。”

  小声的抽泣从我妈那里传来,我没办法照顾她的情绪,姗姗现在是生是死,我要知道,我要亲眼所见。
  “你这么说真伤人那。我可是专业的,没拿到钱就撕票我可做不出来,等一下。”
  过了一会,一个视频请求发来,我点下确认,手指微微有些抖,仿佛我这一按,便决定了人的生死。
  点开,我妈我爸表姐表姐夫的头凑了过来,呼吸变得急促,热气如夏日的炎炎之气。

  像素不高,对面很暗,可能看清楚一个小女孩坐在椅子上,双眼被蒙上。手脚被捆着,露出的嘴,微微张着,小幅度的颤抖,无助,恐惧。
  是姗姗。
  “姗姗,能听到叔叔的话吗?”
  我对着手机喊。

  “叔叔,是你吗?”
  姗姗委屈的说,声音带着哭腔。
  我说:“是我,我会把你安安全全带回来的。”
  姗姗哇的一声便哭了。
  她还小。

  怎么能受得了。
  就在这时,手机一下子黑了,视频被挂断了。
  我却听到我爸慌乱的声音。
  “怎么了这是。”

  我侧头一看,我妈晕了过去。
  表姐说:“掐人中。”
  手忙脚乱的让我妈坐下,又掐了人中。这才醒了过来。
  那边的电话未挂断,男人的声音传来,“老太太还好吗?”
  我想骂人,真的想骂,可姗姗在他手里,我骂了他,他把气撒在姗姗身上。我怎么办?
  好恨,真想有把飞剑,千里之外取其项上人头。

  “别忘了我的要求,五百万,对了,刚才好像跟你说的不清楚,我要现金。不要连号的。”
  我心一沉,之前绑匪没提这个要求,我还觉得他不够专业,似乎可以拖延一些时间,没想到,他明白着呢。
  我说:“两个小时,五百万,还是现金,很难。”
  “我认为你有这个能力,至于你能不能做到我不在乎,反正条件我已经开出来了,晚一些的话遭罪的是姗姗。”
  我说:“我尽量,希望你能宽容一下,多给我一些时间。”
  “看心情吧。”

  电话挂断。满屋愁眉苦脸,都看着我,仿佛问我怎么办?
  报警我想过,但对方不知道是什么人,报警会不会惊了对方。
  我一下没了主意,可是在这个屋里,没有其他人能拿主意,只有我,
  我进了里屋,关了门,拿出手机,给齐语兰打了电话。
  “齐警官,对方打来了电话,要赎金,五百万,现金,不连号。”
  齐语兰说:“报警了吗?”
  “没有,不知对方是哪方面的人,我怕惊到他们,会撕票。”
  齐语兰说:“我让人过去找你,不是丨警丨察,技术人员,通话可以确定对方位置,赎金是五百万对吧,我现在能调动二百万左右,剩下的钱还需要你想想办法,不行的话,可以跟曾茂才借。”

  我说:“怎么好麻烦你。”
  齐语兰说:“别客气。我们身份敏感,遇到困难时,你帮我我帮你。”
  我说:“好,我也不矫情了,剩下三百万我想办法,我估计能借到,只不过取现的话有些困难。”
  齐语兰说:“我联系银行,可以行个方便。”
  我说:“好。”
  挂了电话,我又给白子惠打了电话。

  第一遍被挂断,应该是在开会。
  我又打了一遍,这次等了一会便被接听了。
  我们之间已有默契,我这样打电话,代表有事。
  “董宁!没出事吧。”
  “我没事,我需要钱。”

  “多少?”
  “三百万,越快越好。”
  “好,马上打给你。”
  “不问什么事?”
  “只要你没事,一切不是事。”
  心暖暖的。
  “姗姗她被绑架了,需要赎金,这钱我...”
  “董宁,不用说,钱是我的,也是你的,快处理姗姗的事吧,还有什么我可以出力的地方,是不是需要现金,你在那边来得及取钱吗?”

  白子惠说个不停,我一阵恍惚,遇到难处,才分得清人心。
  一句话,风里来,火里去,赴汤蹈火。
  挂了电话,我出了屋,迎上渴求的目光。
  我说:“钱已经凑到了,就是提取有些麻烦,但不是问题。”

  我妈松了一口气,不过依旧担心,她说:“儿子,你哪里找来这么多钱,不是借的高利贷吧。”
  我说:“不是的,妈,放心。朋友帮忙。”
  我妈问:“哪里的朋友?这么仗义,说借就借,这可不是小数目啊!儿子,不会有什么事吧。”
  日期:2016-12-23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