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77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懂,哥。”
  肾虚男很陈恳的说。
  他弯着腰,小心卑微。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怕是我猜错了。
  “姗姗是你劫走的吗?”
  肾虚男激动起来,他说:“哥,话可不能乱说,刘哥都跟我打好招呼了,我就是有熊心豹子胆,我也不敢太岁头上动土。”
  我冷冷的看着肾虚男的双眼,说:“说谎的话会被打的!”
  肾虚男哀求起来,他的身子更低了几分,膝盖弯曲成很夸张的角度,双手抱着拳,说:“哥,我真的不敢骗你啊!”
  表面谦卑,内心却愤慨似火。

  “草你大爷,装个毛啊!上次抢我的人。这次无缘无故的打我,你妈个比,老子现在没混出来,你等我混出来的,我让你跪在我面前唱征服,我让你打我。我都会还回去的,我他妈的把你身上的毛一根根的都拔下来,冤枉我死我了,姗姗的事我早不管了,跟我什么关系,奶奶的,败类,扫把星,昨天打麻将还输了一千,操蛋。”
  肾虚男心里骂个不停,脸上却堆满了笑。
  “哥,真跟我没关系的。你不信好好查查,我没那个时间,再说我也没那个能力。”
  我松开了手,抓了一手油,有点恶心。
  我说:“我信你,不过...”
  肾虚男说:“哥,不过什么?”
  “以后有什么别在心里骂,憋着多难受。”

  肾虚男一愣,心虚的看看我,低下了头。
  走到刘锦身边,我说:“刘警官,谢谢你了。”
  刘锦笑笑。说:“那个,还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
  我说:“你已经帮够多的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如果我能帮的上,一定帮你办。”

  刘锦说:“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深吸了一口气,灌入满腔的寒气,说出话也带着萧索。
  “那么,咱们回见,刘警官。”
  婉拒了刘锦送我的请求,我拦了一辆车,疾驰而去,来之前已有预感。不会是肾虚男搞的事,不过,总有那么一丝妄想,因为姗姗被肾虚男带走,是最容易解决的,其他的卫家陆家小王。都不那么容易。
  还有,最放不下的是姗姗的安全。
  几个对头可都不是好说话的,一言不合注射丨毒丨品,张口闭口要你生你就生要你死你就死,姗姗还那么小,她的小身板怎么能承受的住。

  整个一个下午,我都如一只无头苍蝇,毫无头绪的飞来飞去,期间跟齐语兰通了好几个电话,也与本地的特勤见了面,他身份需要保密,没有向我透露太多。不过给了我一些讯息,可惜没什么卵用,那辆套牌面包车被丢在废弃的停车场内,陌生男人带着姗姗又上了另外一辆车,这个人反侦察能力出色,心思缜密。早有准备,不是新手,是老手,这种人狡兔三窟,心理素质出众,不会被轻易抓到。更重要的是心狠手辣。

  特勤让我做好心理准备,有可能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不想听到这种话,可是知道特勤说的是对的,这件事让人无能为力,如果对手普通还好,抽丝剥茧,还有可能抓到,但对手不是普通人,给我们留下的线索极少,破案是可以破案,可需要时间,而时间就是姗姗的命。
  在外边的时间过得特别的快。好像一眨言,便到了晚上,电话震动,我妈的来电。
  “儿子,有...消息了吗?”
  小心翼翼的询问,我可以想象电话那头我妈的脸是多么的憔悴。
  我想她现在的感觉是最钟爱的东西丢失,那种痛彻心扉。
  “妈,没有。”
  一声叹息从电话那端传来。
  “你先回来吧,还没吃饭吧,姗姗找不到,你别累坏了。”
  “好。”

  坐车回了家,倍感疲惫,更多的是愧疚,自己没用,救不了姗姗,无法面对爸妈的目光。
  表姐和表姐夫都在,两个人跟着忙活了一下午,脸上也有些倦意。见我回来,表姐张罗着吃饭,菜是订的,这种时候,谁都没心情做饭。
  吃饭的时候,没有人说话。有种诡异的安静,吃完,表姐把饭盒打包,虽说还剩下大半,可谁也不吃,剩下只能扔掉。
  突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我妈一下子站了起来,声音有些颤抖的说:“是我的手机。”
  我走过去,拿起手机,陌生的号码。

  将手机递给了我妈,我说:“妈,免提。”
  我妈点了点头。接听了电话,按下了免提。
  对方没说话,只有呼吸声,很静的时候,听这声音,有些毛骨悚然。
  “喂?”
  我妈先开了口。
  笑声。声音很陌生,很短,只有三声。
  “你们好!”
  “姗姗在我手里。”
  表姐似乎有些害怕,不仅仅是她,现场的人都没经历过这个,大家都是普通人。头一次遇到心里忐忑不安神情慌张是正常的。
  我妈激动起来,她哭着说:“你想干什么,不要伤害姗姗,你有什么要求,告诉我,我答应你。”

  “我不跟你谈。姗姗还有一个叔叔吧。”
  我拿起了电话,说:“我是姗姗的叔叔,让我听她的声音,我要知道她还安全,之后,咱们再谈条件。”
  男人笑了一下,说:“痛快,我就喜欢跟你这样的人谈,请稍等。”
  没用多久,电话里便传来了哭声,姗姗的哭声。
  “奶奶,爷爷,叔叔...”
  我妈伸出了手,捂住了嘴,不让哭声发出来,我爸摇头晃脑,唏嘘。

  哭声突然消失,但还有呜呜的声音传来,应该是被堵住了嘴。
  我妈慌了起来,应该是心疼姗姗,我示意她稍安勿躁。
  “你的条件?”
  “不通知丨警丨察,我要五百万,两个小时准备好。”
  我说:“我做不到。”
  “抱歉,有人说你做的到。”
  啪的一声,电话挂断。
  有人说我做的到,那么说,是熟人喽!
  五百万,不是小数目,我没有这么多钱,只能借。
  谁是冤大头,两个选择,白子惠和曾茂才。
  鉴于我和白子惠的关系,我更倾向于打电话给白子惠,因为更心安理得一些,虽然我一个老爷们管女人借钱,说出去不那么好听,可我不想欠曾茂才太多。

  知道我有此关系的是卫家和陆家,卫家知道我和曾茂才来往过密,陆家知道我和白子惠狼狈为奸,两家对比,我更倾向于是卫家,因为卫老三不择手段,可能会做出绑架的事,陆家行事风格没有这般激进。
  可是想想又觉得不合理,陆明浩说卫老三想跟曾茂才较量较量,说要跟我做朋友,奶奶的。就这么跟我做朋友?
  话说过来,也有可能是欲扬先抑,先绑走了姗姗,回头再送回来,装作是卫家出的力,我心存感激,没准真的倒戈到卫家那边。
  可惜。这算计未必骗得了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