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674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没有过多的犹豫,踩着油门就直奔登高峰。往哪里找都是有一定的几率,既然如此,那边选择最符合要求的登高峰。
  老陆巡低吼着沿着崭新的柏油马路向前狂奔,车大灯两条光柱刺破了夜空,持续不断地飞快地向登高峰接近。
  登高峰上面,盘山公路上,凯雷德和普拉多一前一后快速向山上行驶着,不时的发出刹车而产生的轮胎和路面尖锐的摩擦声。他们恰好行进到山的反斜面,因此李牧没有发现车大灯发出的亮光。
  当李牧沿着弯曲的进山公路行驶到背对登高峰那一段时,目标两台车从反斜面出来,开到了正前方这一段路,等李牧再转回来,他们又到了反斜面。就这样阴差阳错,双方谁都没有发现谁。
  否则,就车大灯的亮光,绝对是漆黑之中的萤火虫一样那么的出众那么的夺目。

  林栋梁直接给市局副局长打了电话,然后亲自赶到市局说明情况。接到李牧电话后半个小时,特警大队的一个值班中队就集结完毕,其余人员也接到了通知,正在返回途中。
  随即,林栋梁带了两名部下,随同特警中队行动。
  在李牧特意嘱咐歹徒中有枪法高超狙击手的情况下,特警中队全数狙击手都被命令出动,同时请求了武警部队的支援。初步预计,两部分人马会在差不多的时间到达现场。
  前提是,李牧要把准确的位置通报到丨警丨察部队那边。
  李牧上了盘山公路。
  绕着山体往上延伸的盘山公路绝对是玩惊险飙车的好地方,之前就经常有年轻人开跑车上来玩非法赛车,后来连续出了好几次严重的交通事故,执法部门下了大力气整顿惩罚之后,这股歪风邪气才被刹住。
  得亏是晚上,若是白天,心理素质差点的,开这样的山路,那绝对的要吓出毛病来。一边是笔直陡峭的山体,一边是深不见底的悬崖。若是一个不小心没把住方向盘,坠入悬崖不死也重伤。

  老陆巡毕竟是硬派越野车,跑烂路那跟坦克没什么区别,爬山涉水不在话下,跑铺装路面,还有这样的山路,那就有点力不从心了,起码过弯的时候速度不敢太快。别忘了,老陆巡有二十年的车龄了,那个时候的车什么车身稳定系统可是没有的!
  不过有句话说得好,只有肉人没有肉车。
  在李牧娴熟到如同使唤自己的四肢一样的操控下,老陆巡居然保持着很高的速度行进。入弯的时候,李牧不松油门,稍稍带点刹车,速度降下来的同时保持着充分的扭矩,同时右手马力降档。
  当车辆姿态恢复平衡的那一刹那,李牧松开刹车,同时用力踩下油门,老陆巡就发出低沉的轰鸣声催动着庞大的车身加速往前奔,强大的扭矩和充沛的动力储备给驾驶员很强的信心。

  居然的,李牧把双方的距离拉近到了五百米范围之内。
  抵达山顶的时候,李牧远远的看到前面山顶的一块空地上,两辆车的刹车尾灯亮起。李牧果断的关闭车头灯,随即缓缓往前开了一段距离之后,靠边停下来,人下车后蹲下来,极目望着空地上的情况。
  山顶是经过休整的,以前建雷达基地的时候,实际上山顶就是一个兵营,常年驻扎着几十号人。光秃秃的山头上有一座混凝土结构的底座,那是雷达的底座,而雷达自然的早被拆除了,连雷达罩都没有留下来。
  影影倬倬的几个人朝里面走去,李牧甚至可以看见,有三名步伐蹒跚的人被架着往里面走。

  李牧顿时皱眉,安龙一共四个人,被打死了两人,怎么还会有三个人?
  来不及想那么多,李牧把92式5.8毫米手枪拿在手里,并不敢托大还插在快枪套里,猫着腰,踩着战术小碎步向前运动接近。就算穿的是便装,但是他还是不折不扣的手上有百几十条人命的猎人突击队队长!
  这些年来,死在他手里的人,或子丨弹丨爆头或军刺割喉,连他自己都数不清楚。海湾战争以来最惨烈的地面步兵作战就发生在他头上。当年凭借着区区七个人,把住了三个山头,经手了数百名全副武装毒贩的冲击以及火炮的轰炸,不但扛住了阵线,还几乎屠光了那些毒贩!
  从这种战场爬过来的李牧,就如同能工巧匠要编织一个简单的箩筐一般,手拿捏来一般简单。
  靠近了李牧才发现,废弃的雷达站前面空地上赫然立着一块有红色字体的警告牌——军事重地禁止进入!
  转念一想,空军既然完全撤离了这里,就不会留下一兵一卒看守。也就是说,这个山头,极有可能变成了大量的军队所有的空置土地中的一部分了。军队在全国范围有大量的土地,都是历史传承下来的,所谓军事用地。为了支持地方经济发展,陆军把大量的位于城区的闲置土地移交地方,而空军则不断地交出航线支持民航发展。有些部队的驻地原本是属于郊区的,城市化覆盖了之后,再加上历年来的裁军,从六百万人裁减到二百三十万人,就有一些营地或者土地用不上了,移交地方发展经济。

  眼前的山头无疑也是如此,军队如果彻底放弃了,可能会被地方用来开发成什么旅游景点。
  不过此时的雷达站还是处于废弃状态,没人敢光顾,估计是因为那块还竖立着的警告牌。
  这帮人端得是会选地方。
  雷达站基座并不在兵营里,因为考虑到辐射的关系,两者之间是保持着一定距离的。
  山顶空地进去之后,便是兵营。兵营的大门,那铁质门早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拆走了。进去之后是三排呈“门”字形的排房,基本建筑就是这些,容纳少则二三十人多则四五十人的起居,这些已经足够。简洁到不能再简洁的部队风格。周边就是树木,可以看得出有修理的痕迹,因为长时间没人搭理,逐渐生长圆润了起来。
  李牧取出手机给林栋梁发了一条信息,随即把手机调整成静音和免震动。做完这些,他准备潜入,刚刚到门口,他忽然顿住了步伐,随即缓缓地放低身姿,几乎是蹲坐在了地上。

  他浑身的寒毛都竖立了起来,那种动物天敌的直觉让他强烈地感觉到,黑暗之中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或者说,有一双阴冷的眼睛,在观察着周遭的情况。只要弄出一点点动静,他就会暴露踪迹。
  有可能吗?
  劫匪里有这样的高手,有可能吗?
  李牧缓缓调整着呼吸,飞快地冷静下来。他发现自己的战场嗅觉有所减弱,也许是因为长时间安逸的生活,也许是离开腥风血雨太久,他的战场感知能力正在减弱。
  猛然遭遇到这样强劲的对手,李牧一下子居然有种手足无措之感!

  想起公路上的现场,那名神秘的狙击手精准的一击,比射击发动机还要困难几分的狙击,此时回想起来,突然的让李牧有种熟悉之感!
  顿时,李牧的脑子活跃起来,飞快地回忆整个过程,目光雷达电波一般扫视着周遭。
  如果自己是劫匪,那么一定会在某个黑暗的且视野良好的角落安排一名暗哨。因为雷达站兵营背靠山头,靠近雷达站兵营基本上只剩下一个方向,也就是他所在的这个方向,从停车的空地进入的门口。
  日期:2016-12-23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