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309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于是小谢连忙赶回警局,对嫌疑人乙进行第二次详细审问。
  嫌疑人乙,四十五岁的中年男人,个子较高,极普通的国字脸,咋一看去挺忠厚老实的,多年从事销售工作的经历,让他和任何人说话都是客客气气恭恭敬敬的,很难让人产生恶感。
  当小谢质问他为何隐瞒赌局散场之后胡莉上他车一事时,他却大叫冤枉,他说胡莉只是坐着他的车出了度假山庄的门,到了大路上就放下了胡莉。
  因为从度假山庄到大路上有一段距离,而胡莉又没有车,所以每次他们和胡莉打牌的时候都是这样处理,只不过这次正好上了他的车而已,这种事情他认为并不重要就没有交待。
  小谢紧接着又抛出了乙男妻子的说辞,询问他赌局散场之后的数天时间去了哪里。
  这次乙男却面红耳赤、神色紧张,半晌无法言语。
  日期:2017-05-05 00:08:10

  小谢看着乙男紧张的神情兴奋莫名,如果无法交代出这数天动向的话,他很可能就是真凶!
  半晌之后,乙男终于扭扭捏捏说出了一番话,让小谢和在场警员哭笑不得。
  原来乙男并不是不抽烟不喝酒不嫖娼的三好男人,不抽烟不喝酒属实,但不嫖娼纯属胡扯,相反他嫖娼还挺上瘾,不过每次都是用打牌当做借口出去几天,找个小姐一同吃喝玩乐,完事给其塞上万儿八千的,日子过得优哉游哉。
  回家之后就向老婆坦白“自己打牌输了几千”,反正其每个月能进账十数万,输个几千老婆也不以为意,老婆根本不知道这钱是用来包养小姐的,否则家里必然闹翻天。
  赌局结束的当天,他就驱车径直去了邻市的一个景区,在当地包了一个小姐,白天看风景晚上云雨巫山,过了几天快活似神仙的“性福”日子。

  乙男说虽然找的小姐他没有联系方式,但当时开房用的是他本人的身份证,完全可以查到记录,这足以证明他所言属实。
  之后的调查也证明了乙男所说,虽然其私德有亏,但他确实不是杀害胡莉的凶手。
  不仅如此,小谢还调查了乙男当时入住的酒店,虽然和乙男一起入住的女子带了口罩不能看到容貌,但身高体型和胡莉完全不一样,显然不是一个人。
  至此,当天参赌的三人嫌疑完全排除。

  日期:2017-05-05 00:08:45
  小手机里面其他电话号码之前已经询问过了,绝大部分都是胡莉的赌友,但这些赌友纷纷表示已经很久没有和胡莉一起打过牌了。
  因为号码不多,所以小谢不厌其烦地对每一个人都进行了调查,所得的结果就是排除了这些人作案的嫌疑。
  案子的调查似乎进入了一个死胡同。

  但小谢没有忘记成立案件专项小组之前张警官的一席话,当时张警官提了两个建议,一是去调查胡莉银行卡里资金的动向;另外一个则是对武大爷的女儿女婿进行调查,了解他们这段时间吵架的具体情况。
  当时武大爷说:“女婿性子和自己差不多,平日里也唯丈母娘和妻子马首是瞻,却不知道为何最近这段时间突然硬气起来,一贯跋扈的女儿反倒多数时候低声下气,除非吵得狠了才会反驳几句,和平常的泼妇形象完全不同。”
  这一点确实很奇怪,值得重点调查。
  于是小谢决定将武大爷的女儿女婿传唤到警局来进行询问,而这个决定,也让案件的调查峰回路转。
  日期:2017-05-05 00:09:05
  武大爷和死者胡莉育有一双儿女,都随胡莉姓,儿子胡欧(化名)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最后胡家花费巨款将之从鬼门关硬生生拉扯回来,现在已经基本康复,只是因为重病多年导致体质较差,还需要常年服用昂贵的补品,这也是胡莉嫌弃武大爷自己一心赌博赚钱的主要原因,她要为儿子将来考虑。
  女儿胡美(化名)和丈夫周君(化名)结婚两年,育有一子近两岁,是典型的奉子成婚。
  婚后胡美和周君就住到周君的家中,不过会带着儿子经常回家看望父母。
  胡美今年二十三岁,长得很漂亮,咋一看去有点“狐媚”,胸大脸尖屁股翘,是最容易引起男性荷尔蒙爆棚的那种类型。
  周君却长得普普通通,将其丢到人群中完全找不出来。

  这一对看起来挺像武大爷和胡莉的结合,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小谢首先询问的是胡美。
  或许是因为突然得知母亲去世的消息,胡美脸色苍白、神情无比憔悴,整个审讯的过程无精打采,不过对于小谢的询问她还是做了比较详细地回答。
  胡美说自己这段时间确实和丈夫吵过架,她脾气继承了母亲,本来就大,平常丈夫只要有事情不如意她就会大发雷霆,一般情况下丈夫都会容忍她,不过最近她做了一件错事,自己贪慕虚荣一时冲动花了一大笔钱买了一个天价包包,几乎相当于丈夫半年的工资。
  丈夫得知后臭骂了她一顿,脾气暴躁的她虽然听得丈夫骂他很是不爽又骂了回去,但她心里知道丈夫平常省吃简用维持这个家庭不容易,自己这次确实是做错了,所以她罕见地没有和以前一样一定要丈夫服软,而是低声下气容忍丈夫的咆哮,虽然没有主动认错,比起之前的她来说已经是天大的让步了。
  母亲失踪的那几天,她和丈夫也都尝试着数次拨打母亲的电话,始终是关机,不过母亲以前也经常会失踪几天去赌博,赌博的过程中母亲是习惯性不开机的,所以她也没有在意,万万没有想到几天之后就阴阳两隔。
  说完这些之后胡莉嚎啕大哭,说母亲还只有四十出头却被人害死,如果找到杀人凶手的话,她一定要将其碎尸万段才能消心头之恨!
  拳拳爱母之心溢于言表。

  等胡美情绪稍微稳定之后,小谢又询问了她这几天的动向。
  日期:2017-05-05 00:09:25
  胡美说上个星期儿子不小心从床上摔了下来,额头磕到地上破了一个大口子在医院缝了几针,所以她这几天都没有出门,一直都在家照顾孩子。
  但除了丈夫之外没有人能证明,因为她住在城郊,是丈夫已故的父母留下来的一个独立老屋,只住了她们一家三口,平常除了父母来帮忙带带孩子之外很少有人去她们那里。

  这一个星期母亲失踪,父亲心情烦闷,所以她们一直没有将儿子磕破额头一事告诉父亲,也没有让父亲来家里探视。
  小谢的最后一个问题是死者是否有仇家,胡美斩钉截铁地说没有,不过她补充了一句:“母亲打牌是和外人打的,那些人我都不认识,所以他们是否和母亲结仇我不敢保证。”
  结束了对胡美的询问,小谢交待一旁的警员送走胡莉,在胡莉跨出审讯室门槛的一霎那,小谢似乎觉得有点不正常,但又想不到哪里不正常。
  这是一种常年办案积累下来经验形成的第六感,或许很是神秘,但它却真实地存在于大部分的警员身上,不同的只是第六感的敏锐程度或高或低而已。
  送走哭哭啼啼的胡美之后,小谢通知警员将其丈夫周君引到询问室
  周君给小谢的感觉和武大爷很像,或许是因为两个人都是典型“妻管严”的原因,连说话的神态都一样。
  周君言语中对死去的岳母有些怨言,更大的是遗憾,虽然岳母对他算不上好,而且性格也让他吃了不少苦头,但他还是蛮敬佩这么多年独自一人撑起这个家庭的岳母。
  岳父是个老实巴交的手艺人,如果靠着他赚的那点钱,说不定一家人都会饿死,更别提养着自己那个疾病缠身的小舅子。
  周君的讲述和妻子胡美基本上一致,吵架的原因就是妻子买了那个天价包包,吵了几次之后也就消停了,包包钱反正也退不回来,而且妻子难得的没有冲他咆哮,已经让他很知足了。
  这几天他也呆在家里没有出去,儿子的磕伤比较严重,出于关心他请了几天假一直在家陪着老婆孩子。
  两个人的交待都完全合情合理,孩子因为年纪大小离不开父母,所以胡美也将他抱过来了,孩子的额头上确实有一个缝了数针的伤口,用消毒纱布包裹着,这也验证了夫妻俩所说。
  到目前为止,所有有价值的线索全部都断了,要想找到新的线索似乎成为了一个极困难的事情。
  小谢内心极其郁闷,难道自己第一次挂帅调查的案件就要陷入僵局?
  日期:2017-05-05 00:09:41

  去找张警官求助或许能找到新线索,但是好强的小谢暗暗告诉自己,这个案子肯定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一定要凭自己的能力找出新线索来。
  小谢在警局走廊里跺着步苦苦地思索,之前查明的所有案情在她脑海里如幻灯片一样一一闪过,而此时,休息室的胡美抱着孩子轻轻哼着儿歌、充满了母性的光环。
  忽然,小谢眼睛一亮,她抓住了之前稍瞬即逝的灵感,也让这个即将陷入死胡同的案件获得了重大的突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